終於,我回來了!


        今年決定伴父母到新疆一遊,這是半年前就決定的, 正好呼應父親八月一日退休,想去新疆的願望。和去年去西藏唯一的相同點,兩者的路途都是遙遠的 — 在中國邊境。


        而在七月底,聽到學妹在討論年底想找些人一同去埃及,問我要不要參加?這時又有些心癢起來、、。雖然八月的新疆都還沒去呢!不過想到能和熟人一起出國玩,特別是兼當可愛學妹的camera桑 ~~~ 嗯,那倒也是挺吸引人的。只是晴天霹靂,七月底臨時接到通知,要被派到壢新醫院去支援半年,這下埃及想都別想了(這是否算是另一種形式的放逐邊疆呢?我的新疆旅行會不會泡湯呢?憂 ~~~ )

        

        與壢新院方磋商,院方人員當然希望我改月再出國去了,因為她們最缺人就是在八月;不過這是難得與家人一起出遊的機會,而且早就請好假繳完錢了。我只好厚顏請求林口的同事在這段期間協助紓解人力缺乏問題,並且承諾壢新,拍照回來後放大一些照片辦個小攝影展。說實話我覺得這家醫院的藝文氣息還挺濃厚的,比較肯投資在這方面;而許多小地方都會讓病患感到用心。

        去新疆一路下來,第一個感想就是、、、、累!新疆的面積可是佔全中國六分之一呢!要在十六天內逛完南北疆(扣除東南疆部分,也就是絲路的後段),套句林口一位常去大陸旅遊的耳鼻喉科學長說的,應該會『拉車拉到瘋掉』。事實上也確實如此,每天平均走五百到八百公里,晚餐在晚間九到十點吃的機會很大,吃完就去睡了;隔天又繼續坐車、、、。一位同行團員每晚打電話跟老婆說,老婆我好可憐唷~~~每天都十點多才在吃晚餐。把大家都逗笑了。


        不過新疆的風土民情卻讓人覺得不虛此行。和西藏之旅是迥然不同的體驗。


        北疆的重點在風景,特別是新疆人最自豪的,被中國人稱為大陸的瑞士的『喀纳斯湖風景區』、以及圖瓦人世代居住的世外桃源『白哈巴村』、諸多風化地形如拍攝『臥虎藏龍』、『神話』的五彩城、其他如『烏爾禾魔鬼城』等等,雖然均是長期風化地形,型態卻各自不同。到了中國第二大草原『巴音布魯克大草原』騎馬時,你才知道「無邊無際」的草原是這樣子的;在台灣遊樂區牽著馬繞圈子根本是小家子氣。而在我們橫越天山時,居然在前一晚下了雪,而這是今年初秋的第一場雪。清晨起來冷得要死,但吉普車開進山群後看到滿山的白雪覆蓋在山頭,讓大家讚嘆不已。我一向怕冷,所以冬天的旅遊(特別是會下雪的地方)我是敬謝不敏的;但那天穿梭在山裡,看著數千隻牛羊在天山山脈白雪間靜靜佇立著,卻有一股無可言喻的興奮;意料之外,卻是大呼值得。

        

        到了南疆,看的就是風土民情了。這裡的風景整體而言沒有北疆多,參觀的多的是與伊斯蘭教有關的人物墳墓。不過當車行穿越『塔克拉瑪干沙漠』,世界第二大,俗稱死亡之海,沿途六百多公里黃沙滾滾的滄桑,嘴裡鼻裡都不知道如何充滿細沙的、、、一天下來只能說是灰頭土臉。然而我想經過此行,日後會想去全世界最大的非洲撒哈拉沙漠去見識挑戰一番。在克孜爾千佛洞,聽著年輕的女解說員口述,眼見許多千年古寶遭到歐美人士盜取或是破壞,又不免感到一絲惆悵。


        另一個較有趣的要說是沿途看到的人了。維吾爾族、圖瓦族、克爾克茲族、、、、。我這次特別帶了一台相機專拍黑白人文照片,只因為上回去西藏太著重拍風景,沒拍什麼人文題材;這次倒是拍得很愉快。草原上的遊牧民族,瓦礫堆中的貧童、巴札(當地的市集)裡的生意人、、、諸多神情都捕捉到了。最討喜的要算是我帶的拍立得相機了,充分達到了交流與促進友誼的目的。面對願意讓我拍攝的族民們,多拍一張拍立得送給她們總引來側目,甚至在巴札裡連拍了幾個可愛的孩子,結果卻引來一堆孩子追著跑要求我幫她們也各拍一張,差點落荒而逃而走不出巴札。去遊牧家庭作訪問時,無論拍照送給誰,都是快速而有效的禮物。
        

        旅程中讓我懷念的,是新疆的水果。我最愛吃的西瓜,甜度夠又好吃;其他哈密瓜、葡萄等等,大家吃得不亦樂乎。車子曾在路邊攤旁停下來,導遊買下西瓜當場切開讓大家品嘗,一行十九人就吃掉二十一公斤,大呼過癮!後來每餐之後都有水果。那裡西瓜每公斤只要人民幣1.5元,真是吃到飽;對照回台後我在夜市買的西瓜一台斤十二元,還真懷念在新疆的西瓜。
 

       這幾個月我會陸續整理相關照片,寫點小遊記。期能對此行的景點與小故事作一些紀錄。

 
       我應該會把新疆的所見所聞跟去年西藏的故事交替著寫吧。如果我抽得出時間來的話。


                                                                                   (本文寫於民國96年8月29日)

    全站熱搜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