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三十幾歲年輕人由母親陪同來求診,據他說左側手腳已經麻一個月了,沒其他症狀。他因為這問題到新陳代謝科求診,才發現有糖尿病與痛風。


        我幫他作理學檢查,其實不只左側手腳,連右邊手腳也有問題。初步判斷應該是多發性神經病變,與糖尿病有關;且合併雙側腕隧道症候群。此外,雙側肩頸緊繃,或許也是造成他抱怨上臂痠麻的原因。


        我告訴他,要開藥給他吃,並且安排『電神經』檢查。媽媽忽然插口說:「醫生你是說某某傳導的檢查嗎?我聽我兒子說上個月在亞東醫院作過了。」


        我耳朵一豎,回答說:「作過了?是神經傳導嗎?那這樣就不必再作了,先吃藥看看。妳們下回去亞東複製檢查報告來讓我看看。」


        兒子突然對著母親咆嘯說:「妳亂講!我哪有作過甚麼檢查!、、、」而母親嘟嘟囊囊的說:「我、、、好像聽你提過這名詞。」


        我一邊解釋可能的病因,一邊在病歷上用中文打「家屬表示,患者曾在外院作過檢查、、、」,患者看我打字,氣極敗壞強調「醫師,你不要聽我媽亂講!我沒作過檢查,你覺得該作甚麼就作甚麼。」接著轉頭又罵母親兩句。


        母親委屈的小聲說:「醫生,我是想說,能不能改作腦部與腰部的檢查看看?」


        我看他們一眼,回說:「他又不是腦部與腰部的問題,為什麼要作這兩個部位檢查?」


        就這樣看母子對罵一分鐘,活脫脫一齣親情倫理大悲劇,只差沒斬雞頭發毒誓了。我想他們當下是不會再承認的啦!我又無法查證,這樣僵著也不是辦法。最後我心裡暗罵三聲,在病歷上原先打的字句後頭加上「、、、但檢查結果不詳。」以免日後被健保局找麻煩。最後還是安排了『電神經』檢查以佐證我的判斷。他們才心甘情願的走了。


        有些人真的難以理解,為了作檢查,甚麼鬼話都扯得出來。

, , , , , ,
創作者介紹

兼善天下的心情故事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