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有『學長病』。


        大學以前,還沒那麼明顯的症狀。自從當住院醫師後,後頭幾屆陸續有好幾位學妹,有的體貼、有的可愛、有的搞笑。對於從小生活環境只有弟弟的我而言,一直希望有妹妹可以照顧,終於在工作後造就了這個疾病。


        還記得當R時候,儘管自己有時累得像狗一樣,還是全力支援學妹A的工作,只因她照顧的某床患者與家屬難纏到不行,所有R避之唯恐不及。學妹B在R2要輪派到內科去學習之前,擔心不會on CVP而惶恐,我陪她在ICU裡幫忙患者打CVP,搞到自己很晚下班,也要撐在旁邊幫她壯膽。另一位學妹C遇挫折而難過時,我只能靜靜陪在一旁,我最無法忍受女孩哭泣了!會非常、非常心疼的。


        學妹們都知道我其實只有一把刷子,沒啥本事,也曾在很多時候感嘆能力不足而自卑;但遇到問題時我總是不吝於助人,這是長期個性使然。「學長,我臨時有事,可以先代班(或幫忙看會診)嗎?下次再還你。」;「學長,可以教我如何拍照嗎?」;「學長,我要結婚了。你可以擔任我的婚禮攝影嗎?」;「學長,可以陪我們夫婦去挑婚紗照片嗎?我怕沒人阻擋會買太多張」; 「學長,我要安排演講卻找不到人手,你可以上場嗎?」;「學長,我寫的稿子,可以幫我潤飾嗎?」; 「學長,聽說嫂子又懷孕了,可以跟你要幾片好孕棉嗎?」 甚至離職到其他醫院的學妹偶爾也打電話來會診:「學長,可以幫我想想這位患者該如何治療嗎?」多年來這些狀況都曾遇過。
 

        近幾年智慧型手機當道,有時連話都沒說,只靠line傳話。然而每個人用字遣詞的風格不同,看著螢幕上活蹦亂跳的字眼,內容無論是溫柔的請求、體貼的問候、撒嬌的拜託、或逗趣的要求,總會讓我聯想到她們站在眼前的模樣- 結果我絕大多數請託都會答應。用成語來比喻,雖不至於『有求必應』,但更貼切的應該是『甘之如飴』吧;用日劇對白來說,就是「全~然無法抗拒」(雙手一攤,搖頭貌)。


        雖然常常覺得自身難保而心情低落,或者見到她們在研究、工作與演講的優異表現會讓我感嘆不如歸去,我還是希望她們能開開心心健健康康的,有機會多少能幫一點忙- 只差沒辦法幫她們帶小孩、或陪同去做子宮抹片檢查了。沒辦法,我沒有親妹子嘛!人家喜歡當老大,我喜歡當學長,而且已經成癮了。


        人生路上有緣遇到這些學妹們,見證她們的蛻變,又能適時讓我展現學長的價值與風範,也算值得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兼善天下 的頭像
兼善天下

兼善天下的心情故事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