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過去曾參加睡眠研討會,
對於睡眠的分類有了詳細的描述。

許多睡眠障礙是因為情緒因素、生理週期失調、周圍環境不適所引起的。
這些情況的重點應該是少用藥物,
多以生理回饋訓練、物理及心理治療來代替。
這又讓我想起一件關於失眠的故事。
 

這是我在台北榮總眼科實習時候的故事。
我已經想不起那位醫師的名字了(只記得他是讀北醫的)。


我並不是對讀北醫的同學有偏見,
不過我們那一年的實習醫生裡,
從北醫來的有幾位確實是很怪的。
他們的個性與舉止真會讓人摸不著頭緒,
有時卻會拍案叫絕。
 

在眼科實習值班時,
其實是很輕鬆的。
絕少有什麼突發狀況產生,
大約只要按時幫患者測測血糖即可。
(很多患者是因為糖尿病導致視網膜病變或白內障而入院治療的)
 

那夜我值班,
一位值隔壁風濕免疫過敏科的實習醫師閒著沒事跑來找我閒聊。
接著護士告訴我說有一位阿婆睡不著,
一直嚷嚷著要吃安眠藥。
那阿婆本來是白天我負責照顧的患者,
其實我覺得她太焦慮了,並不是很希望她吃安眠藥。
此時這位醫師自告奮勇說要幫我跟阿婆『勸說』一下;
我想那也好(其實我是想趕快完成我的作業)。
 

過了幾分鐘,
我好奇的繞到病房外聽聽他去跟阿婆講什麼,
他正大費唇舌講述「安眠藥多吃不好啦!」「我跟妳聊聊天啦!」之類的話語。
接著開始講他工作上遇到的事。
我笑了笑,回到護理站繼續寫我手邊的報告。
 

結果過了半小時後,
護士湊過來跟我說:「謝醫師!我剛剛去隔壁床發藥,那位醫師居然還在跟阿婆說話,你要不要過去瞧瞧?」
我也很納悶,
已經快十一點了,
他今天值班的區域該不會『太閒』了吧?
到現在還沒離開?
還是跟阿婆聊得太投機了,居然能聊這麼久?


在護士們的慫恿下,
我終於忍不住再度走進病房了解他們到底在聊些什麼。
 

進去後卻發現該名醫師已經變成坐著了(不知道何時拉個椅子來了),
話題也轉換成他跟女朋友之間的故事了,
講到跟女朋友去哪裡約會、、、、、比手畫腳興高采烈的。


阿婆一看到我出現,
趕快拉住我,很小聲的問說:「醫生啊,請問我可不可以睡覺了?」
 

我忍住心中的笑意,
匆匆把那位醫師拉了出來,
請他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本文原寫於民國95年4月21日)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