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藏人三跪九叩餐風露宿,為的就是到心目中的聖城朝拜;而我們不畏高原反應的威脅遠道而來,也是為了親眼見到它。


        布達拉宮。


        前一天傍晚達拉薩,除了兩位隊友因為長途跋涉而覺得疲憊之外,大多數的團員都是精神奕奕的,也許是在高原反而讓人興奮吧!這晚刻意不安排行程,等待休息之後明天能去看布達拉宮。


        用餐前經過飯店大廳,遇到另一家台灣旅行社團員,和領隊在櫃檯前吵得不可開交。細問之下是因為七月青藏鐵路開通後遊客暴增,使得布達拉宮門票飆漲,從原先一百人民幣喊被哄抬到四百人民幣,仍然一票難求(每日有管制參觀人數);這使得那家旅行社無法湊足門票;明明全團十六個人來旅遊,卻只能拿到九張票。只見領隊一再鞠躬道歉,卻平息不了團員的怨氣。好不容易來了這兒,卻因門票擺不平而無法全團去參觀,那怎麼能不嘔氣呢?然則李先生吃晚餐時打包票說,他的西藏辦事處這邊已經確實拿到票了,我們三團共六十人都可以進入,大家忍住了歡呼聲愉快的用完餐點。


        從我們住的天海賓館窗外就可以眺望布達拉宮,沿著山頭佇立。在天色完全變黑前的餘光下,十分動人。


圖:布達拉宮前廣場

        Pentax ist* Ds + 18-55mm

 



        上午,站在布達拉宮前面的廣場,那感覺是震撼的!儘管所有介紹西藏的宗教和旅遊書都一定會拍到這座建築,來之前也已經記得了它的模樣;但真正面對數百公尺遠的它,還是會讚嘆不已、、、。


        就算不懂得宗教文化背景,它無疑是一座偉大而美麗得讓人屏息的建築。我出遊多半愛拍自然景觀,對於拍攝建築古蹟總是點到即止;然而站在廣場前這一刻,我開始了解為何歐美非洲的諸多偉大地標會讓世人嚮往了,儘管我以前都沒興趣,卻開始改變主意想去把它們拍透透。


        我拍古蹟建物時,習慣從遠處就開始拍,然後每走近一段路就再拍;而且常常手邊的每台相機都拍一次。常常隨著所站的位置不同、或是構圖比例不同,建物會有不同的風貌。遠有遠的壯觀,近有近的特色。


圖:全團團員合照

  


        除了在廣場拍照外,我們來到了布達拉宮前方的公園水池前。這裡是拍攝宮殿全貌與倒影的好地方,我在這裡拍了很多張。


圖:廣場旁的水池

 

 



        布達拉宮就位在拉薩的中心,沿山而建。它和大昭寺是西藏唯二列名的世界遺產,也是海拔最高、集寺廟與宮殿為一體的特殊建築。它建造於于唐貞觀中期,約西元七世紀,吐蕃松贊干布與大唐聯姻,為迎娶文成公主而首建此宮。主要建築分為紅、白兩宮,紅宮有歷代達賴喇嘛的靈塔和各類佛堂,而白宮則是達賴喇嘛處理政務和生活居住的地方。這裡被稱為達賴喇嘛的冬宮(有別於 青藏采風 (12) — 羅布林卡 
是夏宮),因為終年陽光普照,儘管在冬季嚴寒的拉薩也相形充滿暖意。


       
殿的戒備森嚴。從山腳下的側門邊排隊進去時,得依序通過安檢,除了搜身外、甚至還設有等同機場的金屬探測門與X光機檢查隨身行李。我跟同伴戲稱他們可能怕恐怖攻擊,把這座千年古蹟給毀了。


        等到通過安檢,發現裡面別有洞天。在進入各宮殿之前,還有花園綠地和長長的階梯。我收起了方才的戲謔之心,只因為舉目所見,除了觀光客,多的是魚貫進入的藏民。他們衣著不同、手持各式轉經筒,相似的是刻苦耐勞的面容。儘管分不清哪些是當地人、哪些又是外地民族,但那似乎不重要,大家的目的是明確的。我在這裡,再次被四周的虔誠所淹沒。


圖:宮裡的草地

 

圖:父母在紀念碑前合影

  

圖:長長的階梯
        得先爬好幾層

 


        漫長的階梯之後才會到白宮。我們得一面擔心高原反應,一面卻又硬著頭皮往上爬。進入宮殿後禁止攝影,所以只好把那些圖像留在腦海裡了。


        踩在布達拉宮裡的宮殿地上感覺很特別,有點像是半濕的稻草材質或泥土,浮浮的;而一層一層上去的閣樓木板樓梯又狹小,這似乎是西藏寺廟的共通現象,靠著扶手走著提心吊膽,生怕一不小心會踩空甚至整個塌陷了!畢竟這是西元七世紀的建物,能夠維護至今確實很不容易。不過人潮太多,每個殿堂都有僧人進行控管,同時也是盯著遊客不准攝影。常常導遊還沒解說完畢,後頭喇嘛就急著揮手趕人,好讓下一批人輪著進來;這讓我想起醫學院考試時的「跑台」。欣賞古蹟的氛圍該是件從容的事,如果因為人潮暴增而必須如同趕鴨子一般,那可失去了好好感受的機會。


圖:白宮
        這裡被稱為日光城、夏宮。光這樣看拉薩的艷陽,就不會覺得冷了。

       
        在頂樓平台可以俯瞰全拉薩,儘管遠處仍有許多巷弄土屋,反應藏民貧困的一面,但鄰近市中心卻也興起了許多新穎建築。這樣的布達拉宮,在歷史洪流中顯得雄偉而孤寂。


圖:在半山腰俯瞰拉薩市區

  


        下山時,我不禁又回頭望了望高聳入雲的布達拉宮。一座偉大的建築是會讓人留連的,我在這裡初次體會到這一點。


        接下來待在拉薩的兩天,巴士進出時都會經過布達拉宮。因為它前方的路是拉薩的幹道。我看過清晨霧間、正午艷陽、黃昏夕照時的布達拉宮,呈現的分別是神祕、光明、與滄桑,我迷戀這座建築,全然不同的光影和風貌,可惜未能全部拍下。


        當時盛傳2008年起將會停止所有遊客入內參觀,改在廣場上建博物館放置文物,因為怕古蹟不堪負荷。而事隔兩年,雖然博物館仍在興建,但布達拉宮依舊繼續允許遊客進入。或許古蹟保存與觀光之間,還是很難抉擇吧。

 


哈蘇xpan寬幅系列、Fuji reala 彩色負片

圖:橫幅與直幅的布達拉宮

        在這裡,我試了兩張不同的構圖。橫幅的壯觀無庸置疑,但回台灣後有些同事表示說更喜歡直幅的清幽。
        各位覺得呢?

 

 

圖:從半山腰,俯瞰拉薩市區

  

圖:下山離去時,再度回首仰望。

 


Rolleiflex FW系列、RVP 100 彩色正片

圖:正方形的布達拉宮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