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的鬱金香花季,很快就過了。幸好,我二月底來得及再去一趟。


        算算去桃源仙谷已經是第四趟了。初次去是2003年,那時醫院裡的相館蕭老師跟我閒聊,問我要不要去拍照?當時醫院裡已經另外有個攝影社,聘請外面來的老師來上課,定期會去外拍,不過我沒空參加;蕭老師希望用另一種方式,偶爾邀集常去他那裡洗照片的攝影同好去外拍,每次大家各自分擔費用即可。對於我這愛拍照又沒開車的人來說,很具有吸引力,於是第一次跟著他去這個「鬱金香的故鄉」。


        這裡其實以前並不出名,不過蕭老師可是識途老馬。那年二月大清早,一群互不相識的院內同仁在他帶領下來到仙谷,面對眼前的鬱金香花田無不讚嘆。台灣也有這樣大的面積種植鬱金香啊!鬱金香於我,有特殊的故事,所以我拍了不少。(見另一篇文章  花的聯想:鬱金香)

 

圖:桃源仙谷入口  巨石
        Canon 5D + 24-105L

桃源仙谷


        聽蕭老師說,這裡的主人因為想好好經營這山谷,輾轉透過朋友介紹他,請他代為拍攝谷中風景,作為文宣。所以他那段期間三天兩頭跑這裡,自由進出都不必門票。他很喜歡這裡環境,所以也推薦給我們這些同好。那時這裡的開發面積還沒有現在大,但是對於我們來說已經綽綽有餘。

 


               跟著蕭老師去拜訪老板。清晨的他和一群花農們低頭默默的整理著花田,在人群中並不顯眼。閒聊中發現老闆也是愛好花卉之人,講到園裡各區的植物更是如數家珍。我想有這樣個性的人,才能不惜功夫打造一座夢想中的大花園吧!


        後來幾年內又去拍了兩次。這裡的每個時期,彩虹花田(仙谷的中心)會種植不同的花卉。一次在六月,主花是薰衣草,不知是否因為空間不如日本北海道或法國普羅旺斯遼闊,在這裡單純的紫色卻拍不出壯觀。另一次好像是秋天,主花是百合,美則美已,色彩卻總不如鬱金香來得多采多姿;反倒是山坡上變黃的林木更搶眼些。如果一年只能來一趟,我還是最推薦在鬱金香的季節造訪此地。


圖:園中隨處可見的鬱金香

鬱金香

圖:鬱金香

鬱金香


        某次跟蕭老師聊起,他造訪仙谷次數已經達到八十餘次了。他很高興的跟我說,仙谷裡頭的花種已經被他拍得差不多了,他改拍裡頭的昆蟲生態。有趣的是,隨著拍攝工作持續進行,他的相館裡也賣起了鬱金香的照片、明信片、月曆、相片座、甚至後來還有花卉與昆蟲圖譜等等。他說,作一個工作,要能樂在其中,並且從中學到經驗;像他就多認識了很多昆蟲,而這些以前他從來沒想過。     


        對於這件事我的感觸很深。常常我們去做一件事,只會嫌他枯燥麻煩,但是老師卻可以從中得到知識,甚至把這些不涉及版權的花卉昆蟲等圖片,衍生成一些週邊產品販賣。一位藥廠業務也曾跟我閒聊,說他以前都不會美工;自從跑藥之後因為工作需要常辦研討會、跟印刷廠等相關行業接觸,後來他也對電腦美編方面有些長進了。儘管他不曉得在藥界不景氣情況下能待多久,卻扎實的學到了其它的長處。


        數年前蕭老師收掉了在醫院地下街的相館生意,此後也沒機會再跟他聊到桃源仙谷的生態環境與拍攝心得,或是裡頭又多了哪些變化。然而今年二月,麗回國後的第二個春天,卻一直想帶她來這裡,忍不住想把美景與她共享。這次同行的還有好友錦一家人。

 


 

        由於報章近年來的推廣,這裡已經不是當年默默無名的山谷了。在停車場就看到許多遊覽車。遊客們更是鏡頭腳架一個比一個高檔,磨刀霍霍準備大拍特拍。


        進到彩虹花田前會先遇到ㄧ大棵鳥梨樹。我一直夢想家裡能有個大前庭,種著一棵大樹可以遮陽在樹下聊天,或是像日劇裡的櫻花樹能夠落英繽紛。這棵樹雖不是櫻花樹,但大大飽滿的花朵卻總讓我流連許久,走到樹下還可聞到香氣,及聽見許多蜂兒的聲音。


        圖:我最迷戀的鳥梨樹,每次來必拍。
        Canon 5D攝

鳥梨

圖:錦一家人

錦全家福

圖:錦的子女


錦的兒女
       

        等到進入彩虹花田,麗也忍不住發出讚賞,而錦的一雙寶貝更是到處亂跑。我就是這樣喜歡陽光下色彩繽紛的花朵!如此充滿生氣。麗說她在英國唸書時,曾到過荷蘭的霍夫肯花園,那邊三月的鬱金香季舉世聞名。這裡除了規模小些之外,隱隱具有那種氣勢。


圖: 錦一家人

錦的全家福


圖:麗和錦的女兒合

       
        在彩虹花田旁的立板海報裡放的是蕭老師的作品。看看介紹,原來這些年來他到此已經超過一百五十次了。儘管久未見面,知道他依然持續捕捉這裡的美,也很替他高興。


        這趟我沒有拍微距,事實上我也沒這鏡頭。對於弟弟不想拍而轉手到我防潮箱裡的這台Canon 5D,一切都還在摸索中。風景模式對我而言太豔,人臉又常常過曝;紅色黃色常會爆掉而喪失細節,但綠色倒是挺討喜的,如果拿來拍青青草原應該挺適合。與數年前Pentax 拍的色調截然不同,Pentax仍是較為暖調些 (見另一本2006年拍攝相本:桃源仙谷)


圖:樹下的麗

樹下的麗


圖:麗與鳥梨樹

麗與鳥梨樹


        行前我特別叮嚀麗要穿深色衣服,以免衣服太亮而淹沒在花群之中。這套藍色顯然非常適合她,在花叢中達到巧妙的對比。


圖:花叢中的麗

麗與鬱金香


圖:彩虹花田裡的麗

麗與鬱金香


圖:麗與山坡上的小黃花、山櫻花

麗與山櫻花 


圖:櫻花樹前的麗

麗與山櫻花


圖:離去時,錦的女兒趴在父親的肩上睡著了,晃啊晃的很舒服、、、流了好長一道口水  @^_^@

慈父的背影


        我喜歡拍麗,一直都是。如果我心中有感動的畫面,都會希望與她分享。

 


Rolleiflex 2.8GX系列    Kodak 100VS彩色正片


圖:鳥梨樹,春天開滿了花

桃源仙谷


圖:彩虹花田 

桃源仙谷


圖:小徑 (這裡本來應該有流水的)

 桃源仙谷 

 


(本文寫於民國98年3月15日)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