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尼公路


        終於到了前往珠峰大本營的日子。到西藏的行程裡,這裡是海拔最高的地方,如果說會發生高原反應,這裡是可以預期的。在青藏公路越過唐古拉山那段,忘了戴帽子而吹風導致頭痛的印象仍歷歷在心,此後一路上緊記戴帽的原則,也沒再發生過任何不適。


         聽到說早上要四點出發,團員們又是一陣哀嚎。只因為這天行程要直開到珠峰大本營附近的絨布寺去,中午前得通過哨站,事實上就是尼泊爾邊境;一旦晚了就會管制進入,那就去不成了。所以大家在三更半夜上車,帶著飯店準備的簡易早餐(一顆饅頭、一包鹹菜)出發。


       
窗外飄起了雪花,但對於穿得厚厚的我們並不覺得太冷。開著山路上卻被前頭車陣擋了下來,車輛靜止不動才漸漸有寒意。探聽之下前方在修路,只容單線通行,所以一時三刻走不了。司機們紛紛下車抽菸閒聊,對於這修路導致的塞車早已司空見慣,倒是李先生和導遊及得像個熱鍋螞蟻,擔心天亮後進不了珠峰保護區。於是和幾位導遊衝到最前方義務當起了指揮,疏導兩方車輛各退一步,好不容易慢慢將我們這團十八部吉普車通通趕過修路的隘口,繼續前進。


圖:清晨的中尼公路   攝於車上

        Pentax *ist Ds +18-55mm

前進珠峰

圖:大塞車,大家下來拍照

前進珠峰 

 


定日(協格爾)


        車輛在中尼公路上奔馳,這段的柏油地面就好得多。四周遼闊而讓人心神寬闊。近午時分來到定日,這一路上較具規模的小鎮,說要在這裡用餐,否則再前行就得等到絨布寺招待所才有得吃。


圖:定日

小鎮


        我們在一戶小餐廳裡用餐。來到西藏之後吃的大都是「粗茶淡飯」,簡單的幾樣青菜,肉類則是豬肉或雞肉片等等,除非在大城如拉薩,不然方圓數百公里能找到的小鎮,店家多半像是幾十年前的台灣路邊小店,難以說得上好胃口。幸虧大家到此旅遊,也都有了刻苦耐勞的心理準備,以致一路上仍能談笑風生。


圖:巴蜀餐館   我們用餐的地方

小鎮 


        用餐時刻總是有小孩站在餐廳門口叫賣,細看之下都是些片狀或螺旋狀的小石頭裡,含有類似魚類的骨頭等等。但是李先生與導遊警告我們,這些化石不能買!青康藏高原是數萬年前因地殼變動而隆起的,所以這裡的礦石類含有生物化石並不稀奇,當地小孩也以此牟利。不過中共官方嚴禁化石出口,如果在海關被查到可是犯法的。


        用完餐大家走出戶外,小朋友們仍然打游擊似的四處向團員們兜售化石;不過團員們都很有默契的看都不看。在我蹲下整理相機的時候,忽然身後傳來一句稚嫩的聲音:「叔叔,請問你有沒有鉛 -筆 -?」那聲音真是悅耳。


        我趕忙大喊媽媽,因為鉛筆都在她那兒;我這趟除了背著三台相機外,身上一無所有。這女娃不會像其他熱鬧地區(如青海湖)的小孩世儈,老是追著你兜售物品或索錢,一點都不可愛!跟她簡單比手畫腳了一番,給了她好幾支筆。她笑得好燦爛。


圖:小女孩   開心的與我合影

 

小女孩       


        這女娃看來真乖,純真讓她贏得了不少文具,也吸引許多團員來合照。但沒多久那些賣化石的小孩也紛紛聚上來索取糖果或筆類,又讓大家紛紛走避。女孩的媽媽也很靦腆,操著略捲舌的口音與我們對話。在這鄉下地方遇到這對母女真是讓人高興。


圖:小女孩與他母親

小女孩  


邊防站、加屋拉山口


        離開定日鎮,沒多久就即將進入喜瑪拉雅保護區。在魯魯邊防站前停下來驗證件,大家也暫時下車來活動筋骨。這裡離珠峰基地營還有一百多公里,公路旁就是拉薩河岸,在晴朗的天空下,白雲十分立體。如果我此生得了一種看到白雲會讚嘆甚至尖叫的病,那一定是在西藏感染的。


圖:邊防站  與父母合影

進珠峰保護區的哨站 

圖: 拉薩河

拉薩河     


        經過邊防站後,街下來的路程就是連綿不絕的山路。沒多久到達加烏拉山口,這裡是遠眺喜馬拉雅群峰的好地點。向南望去,天空的雲層猶如絲綢般,襯托著遠方最高的幾座山;就像一幅磅礡的畫軸呈現在眼前。除了用力吸氣,我想不到更好的反應。


圖:加烏拉山口   許多前往珠峰的旅人在此駐足

路旁幡旗


        有一塊大石碑上標著它們的相關位置。在藏族神話裡,幾座山峰都是姐妹,海拔都超過八千公尺,當中以珠峰最高而位置在左方數來第三位,故又被稱為『第三女神峰』。


圖:石碑
      標示幾座山峰:瑪卡魯峰、洛子峰、珠穆瑪朗峰、卓奧友峰
 

加烏拉山口


圖:加烏拉山口看遠處喜馬拉雅群峰
        山口風極強,有一些藏民擺攤在此。

加烏拉山口


無止盡的連續彎路 (搓板路)

 

        在山口可以看到仍有藏民叫賣飾品。從山頭下望,接著要走的是數以千計的S形連續彎道,就這麼延展到遠方雲霧中的喜馬拉雅群峰。當地人稱這種路為『搓板路』;顧名思義,就是像洗衣板一樣的規律性凹凸的路面,常常還有超過180度的大迴旋。吉普車在上頭以約時速三四十公里開過時,會規則性的「咚咚咚咚、、、」細微振動,不時還會壓過大窟窿而引起劇烈搖晃,彷彿車上的所有零件都會掉下來。連續四個多小時繞下來,就算不頭痛暈車屁股痛、全身骨頭沒散掉,卻也是畢生難忘的經驗。


圖:搓板路  就這麼一路彎著越過諸多山頭
 

加烏拉山口 九彎十八拐


圖:搓板路  
     我的鏡頭不夠長,用父親的Nikon D200+28-200mm攝

九彎十八拐

 

        中途我們那部吉普車拋錨了。前後幾部吉普車馬上跟著停下,幾位師傅湊在一起討論,很快下了診斷,然後各自回車帶了工具來協助轉轉打打,沒多久車子很快又繼續行駛。在車上我和師傅聊起,他們在這裡除了開吉普車執照外,還必須通過乙級的汽車修理資格。那倒是,在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方圓百里見不著商店,如果車壞了,也不可能叫拖吊;假如自己不能修復,或許就會凍死在山裡。


       
搭了這趟連續彎路,你才發現台灣的九彎十八拐,或是記憶裡曾走過的所謂羊腸小徑,只能算是這裡的零頭而已。往珠峰之路的高海拔、惡劣天象與巔簸路況,在在考驗著師傅技術與吉普車性能。如果會有「西藏拉力賽」,難度必定不下於世上任何沙漠、沼澤或冰原地區。


圖:山頂積雪

山頭積雪

 

        領隊指著遠方山頭說,越過那座就可以看見絨布寺了。這時我看見似乎有團橘色物體往上緩緩移動,跟母親說那似乎是個騎車的人,母親回我說:「該不會是犛牛吧?」我狐疑了。犛牛能爬到這裡嗎?再過片刻靠近那團橘色,居然是個騎著單車的外國人 (後來知道他是法國人,見下一篇描述),真是佩服他的傻勁,居然能騎車騎到這裡來。


        下午七點多,總算抵達絨布寺了。


圖: 絨布寺招待所 (圖中橘色衣服的就是那位騎單車的法國人)
 

絨布寺招待所 

 


哈蘇xpan 寬幅系列    reala 彩色負片

圖: 清晨   中尼公路 

日喀則


圖:拉薩河畔

日喀則


圖:連續彎路

日喀則

 


中型相機 Rolleiflx FW 系列、Fuji RVP 100 彩色正片

圖:拉薩河岸  白雲動人

拉薩河

圖:加烏拉山口   雲若棉絮
        遠處就是喜馬拉雅群峰

 日喀則山區

圖:搓板路

 

日喀則山區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