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批照片應該是半年前的遊記。


太極峽谷與天梯


        太極峽谷我在很小的時候去過。自從民國75年發生大山崩 (好像是落石造成傷亡),後來就一直封閉。直到幾年前設計了天梯,重新開放後才又吸引人潮前往,只是我工作後始終沒機會去。


        春天時請了幾天假,本來想跟麗去武陵農場的,因為看到幾位網友拍的櫻花很不賴。後來父母說:「回中部玩吧!」想想也好,反正一年回家不超過五趟,許多地方都是太小的時候去過,舊地重遊對我來說都在重新建立回憶。


        我帶了Contax G2 + G28去拍。這台底片機是很物超所值的底片機,比起Leica M機要便宜太多;儘管已停產,二手市場卻仍有許多人詢問。我在數年前買這套送給父親登山時使用,但後來他以數位為主了,所以我要回來自己拍。而底片選的是Kodak pro foto 100底片,手工放像的師傅說這隻底片色彩飽和度低,淡淡的像日系風格,送兩捲建議我試看看。這樣的組合對我來說是新嚐試。


        去太極峽谷這天是週五,非假日卻仍充斥人群,不少人都是衝著天梯來的。尤其是許多外地中老年人包著遊覽車前來,嚴然是中部重要的觀光景點。聽說本來沒收門票,在我們來的前兩週才開始收門票。


圖:入口處的攤販

太極峽谷 

 


        進入口後就是一連串的下坡,接著是一片平坦的竹林。有攤商賣愛玉及飲料,也有原住民權充司機要載觀光客快速抵達目的地。儘管我自喻耐力不錯,連續的下坡還是有些費力,可以想見等會兒上坡要爬多久。


圖:茂密的竹林

太極峽谷  竹林 
       

        轉過一個山頭,大老遠可以從樹木的縫隙中看見天梯。儘管已經多次從格友的相片輯裡看見它,還是得親自走一趟才能感受那是什麼樣的工法。其實天梯是眾多階梯的組合,有別於一般的吊橋;只是兩側山頭高度不一,真是佩服能建造這橋的人。橋頭標明有乘載人數限制,但台灣人似乎都不吃這一套,大家還是不停往橋上走,還有人走上癮了來回穿梭;雖然橋並沒晃,這場面卻使得我走得七上八下。


圖:遙望天梯
        這隻底片的色調比較淡

太極峽谷  天梯 

圖:天梯

太極峽谷  天梯 


        走過天梯,我們繼續往下走。在岩石縫間有座簡易的土地公廟,許多遊客在此休息並拜拜。再往另一條路走到了青龍瀑布,我記憶中並不記得這裏有瀑布,但是往峽谷下方看也是水勢湍急。我很喜歡拍瀑布,其實台灣有很多中小型瀑布都是精緻迷人,觀光部分實在應當多加宣傳。


圖:在峽谷下方、土地公廟處仰望天梯

太極峽谷  天梯 

圖:青龍瀑布

太極峽谷  瀑布  


        正如我所預期的,沿著原路回來已經氣喘吁吁。我們沒有去更遠的飛來石等地方,因為父親說可以繞去八卦茶園。回程在竹林附近的攤販,吃了手工的愛玉;麗一向只願意吃手工的愛玉,滋味透心涼讓她直呼過癮。

 


八卦茶園


        這附近的道路多是竹林,一不注意就會錯失小徑。八卦茶園儘管父親去年才來過,卻也一度迷失方向,所幸後來還是找到了。


        八卦茶園並不是單一農夫所有,而是泛指竹山軟鞍茶區,一群茶農所擁有的山頭。他們順著地勢把茶種成八卦型,因為徐若瑄拍攝的茶飲廣告才讓這裡一舉成名。不過我不太喝茶,會聽過這裡純粹是看過攝影朋友的作品。


        午後的山區涼風陣陣,雖然沒下雨卻是雲霧飄渺。我穿了外套來到茶園附近的山坡,這裡可以一覽茶園,而且依稀可以見到遠方的太極峽谷。


        最主要的地形是兩個像八卦狀的(其實更像同心圓形)山頭,栽著一圈一圈的茶樹。順勢而上涼亭,可以看到更多沿著山坡排列的茶樹,但論整體造型就不如起初看到那兩個八卦狀的山頭了。這讓我聯想起大陸的元陽梯田與龍勝梯田,儘管我都還沒去過,但那也是人類順著大自然造成的世界級美景。人家說數大便是美,要比起來台灣論「壯闊」還是差了些。


圖:八卦茶園   茶樹從高處看起來很像八卦

八卦茶園 

圖:另一面的茶園

八卦茶園 

圖:母親、甜甜(已過世的狗狗) 在八卦茶園合影

八卦茶園 


        這裡停車位不多,但在我們停留的時刻,還是陸續有車開上來。有趣的是旁邊茶農立著告示牌,歡迎大家拍照留念,但如果要用作商業用途必須與他們商量(就是要收費吧),否則會保留追訴權之類的、、、。看到這則告示我不禁莞爾。事實上當我六月在坪林山區的茶園拍照時,也看到類似八卦型的茶樹排列方式;只是論山勢,坪林的山頭看起來又不如竹山這邊的美了。


        我們到傍晚才下山。然則出了意外!視線不清居然出了車禍。車子撞上路旁水泥護欄,車頭全毀。在後座的我們睡夢中彈起而受了皮肉傷,而前座的氣囊則全爆開,所幸全車人都沒嚴重傷害。那一瞬間撞下去只覺一陣錯愕,我渾然不知發生何事。護欄旁就是兩層樓身的竹林,如果當時衝下去真是不堪設想。事後幾天那種恐懼感才慢慢浮現,報紙上寫的車禍意外,以前都是事不關己的社會新聞,那次才真切的感受到,生死之間的差異真的一瞬間的事啊!

 

(本文寫於民國97年10月10日)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