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附近的花店總是生意興隆,

特別是母親節、畢業季節、東、西方的情人節都可以見到應景的花束。

這些日子的花比較貴,但顧客卻也比較捧場。

 

我跟老闆娘打招呼:「今天很忙喔?」

她也笑了笑:「是啊!要不要買一束啊?」

這幾乎是我們每次不成文的對話。

其實她曉得,

我從沒買過一整束花的,

因為我曾回答她說「沒對象可以送」。

 

和麗是無話不談的朋友了,

只是一直擦不出火花。

問題或許在我,

一方面太忙了,

而且彼此太熟,

從來沒有『心動』感覺。

學妹總取笑我說「日劇看太多了」,

滿腦子充斥浪漫與感性是會錯失許多緣份的。

然而我喜歡攝影、麗喜愛被拍,

偶爾找她看電影或一起吃飯也不會覺得不自在,

更可以隨時跟她分享心事,

那是種輕鬆自在的感覺。


幾年前的七夕那天我悶得發慌,

於是試著打電話問她晚上有沒有約,

她說沒有。

我說:「那我們去吃一頓好了。」

結果兩個人在街上晃來晃去,

漫無目標的行走,

幾乎找不到較像樣的餐廳還有空位。

最後乾脆繞到士林夜市去。

 

席間我忽然笑笑說,

這種日子有人作伴真好,

不然以往都不敢出門,

只能窩在宿舍『暗自啜泣』。

「喂!」她白了我一眼,

用一貫略帶笑意的眼神。

 

成雙成對的遊客佔據馬路,

有小販兜售包裝好的單朵玫瑰沿途推銷,

我心血來潮買了朵送她。

她原本搖頭說不必破費的,

我笑說:「總要讓我趕一下流行吧!」

後來,

她還是笑著收下了那朵花。

 

隔年麗決定到英國進修了,

我默默的跟著同事參加她的歡送會。

朋友問我:「為何不隨她去呢?」

我說:「我沒有出國的規劃。」

「那為何不說服她不要去呢?」

我想,我好像沒把握、也沒理由能慰留她。

就像日劇裡演的劇情一樣。

 

我因此開始接觸MSN,

偶爾心血來潮要跟她說話卻得等到凌晨兩三點;

加上寄宿家庭的網路不發達,

要上網聊天並沒有原先想像的容易。

 

有陣子我因急性腎盂腎炎住院兩週,

只能寫e-mail告訴她,

還不知她何時能看得到信。

慢慢我才發覺,其實挺懷念她在台灣的日子。

很想讓她第一時間知道,我當時很可憐的。

 

當倫敦發生舉世震驚的地鐵爆炸案時,

卻怎麼也沒在MSN上等到她;

所幸數天後她終於回信說爆炸發生時已經抵達學校了,

一切無恙。

 

七夕這天路經花店,

看到成堆的花束,

每一束都將送達某人手中,

傳遞甜蜜與祝福。

不禁讓我又回憶起那年七夕,

街上擁擠的人潮,

平凡如常卻格外美味的小吃,

難得的送花經驗,

以及走在身旁的溫柔女孩。

 

思念是會醞釀的。

我緩緩下了決心,如果麗學成回來,我不會再放手了。

就像日劇裡演的劇情一樣。


圖:麗的舊照  二二八公園
        Leica M7+ 75/1.4攝、Fuji reala 負片

二二八公園  

圖:麗與兒子近照
        Pentax K-7攝  

北斗國中校園

 

本文原寫於2005年,而發表於2009年本部落格 生活隨筆- 七夕

# 本文參加  我的小確幸  網路徵文比賽。如果你喜歡,請不吝用FB帳號幫我投票、拉票。

 

(本文修改於民國101年514日)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