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年輕女性病患,患有妥瑞氏症和某些情緒障礙。在數年前第一次來看我時,全身邋遢,一臉沮喪。她重複訴說著自己被家暴,社會局都不理她、朋友也看不起她;來到醫院求診甚至被醫護人員嘲笑、在本院精神科也住院得不甚愉快等等。當然其中幾分真實難以短時間釐清,我只記得第一次光聽她敘述自己的坎坷身世就花了半小時,但我常常遇到這樣的患者,所以再多一個也不會太驚訝。


        我勸她規律在精神科就診,並且如她期望的推薦一位「有耐心、願意聽她訴苦的醫師」,此後她來找我時的抱怨就沒那麼多了。她總是不定期來掛號,主訴也多是頭暈或偶爾頭痛;想當然爾,每次的看診就不必花半小時了。


        接下來的一兩年間,我越來越知道如何與她交談,就算忽然見她的名字出現在當天掛號名單上也不會頭大如斗;甚至可以用閒話家常的口吻鼓勵她。她曾告訴我說跑去愛盲基金會賣鉛筆、罕見基金會當志工、、、、、總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跟我分享新的工作經驗,而我也樂觀其成;嘗試不同工作真的能讓人忘卻不愉快。


        三個月前她告訴我自己要開始創業,去批了一些『麝香香水』來賣,還是Hello Kitty 商標的喔!我不放心的詢問她說,是有正式授權的嗎?因為台灣很多Kitty 產品都有仿冒商標問題。她很認真告訴我,當然是正版的。接著她碎碎念說,『後宮甄嬛傳』裡把麝香演得一文不值,甚至很多人擔心它的毒性,害她香水賣得不好。我沒有看後宮甄嬛傳,不了解戲裡對麝香的描述,只能鼓勵她兩句,然後順口問說她有沒有現貨?有沒有網址或店鋪?有機會我可以幫她宣傳幾句,至少同事裡就有人喜歡Hello Kitty相關產品。


        她聽了非常高興,直說下回要帶產品來給我看。


        結果她在今天掛了號,看診離去時忽然又繞回來,很高興的拿了一瓶香水出來跟我展示。我只是大概看了一下,問了一下價錢要1500元,沒有進一步動作;她卻認真的催促我要幫她的商品拍照,才能幫她推銷啊!也不管下一位患者已經走進診間了。


圖:麝香香水 有三麗鷗標誌的喔!

香水01  

圖:桃花麝香淡香水

香水02  


        由於避免被其他患者誤認為我看診太慢是因為在閒聊打屁,我只好尷尬的拿起手機快速幫這瓶香水的正反面拍了照,順口再次問她有沒有網址或店鋪?她還是回答沒有,因為不會架網路、而承租店鋪(像格子趣)租金又太貴、而她也不會去擺地攤、、、。結論就是一直要抄她的手機號碼給我,要我幫她推銷。


        最後我問:「我是可以幫妳宣傳啦!但是如果別人要跟妳買怎麼辦?妳也沒有店面實品可看,要面交也麻煩。」她居然很輕鬆的說:「沒關係!我只有三瓶而已。」


        我:「三~ 瓶、、、、(那還需要我幫忙宣傳嗎)?」


        不過為了履行承諾,完成她的創業心願,我還是把這消息寫出來了。如果有意願的同事可以告訴我、、、、如果下次她回診時那三瓶還沒賣掉的話。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