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四: 兔子花

        兔子花在花店比較少看到,但我一定要寫到它。


        兔子花有很多種顏色。一隻莖長長的,上頭開了十來朵花,每朵都像是兔子的嘴型。當花掉下來後,把拇指和食指分別套在花瓣上面,還可以學兔嘴般開合,所以大家從小都叫它兔子花。


        你問我兔子花的學名叫什麼?我一直不確定。有一說叫『金魚草』,仔細看看那花形確實也挺像金魚。不過在我心裡,它一輩子都是兔子花。


圖:兔子花
Rolleiflex 2.8GX攝,RDP III 彩色正片

溪州花博會 


        國小五年級時我被分配到的掃地區域是一塊花圃,裡面種滿了兔子花,共有白色、黃色和粉紅色三種。我每天早上、下午都會去除草澆水,連星期天下午和同學騎腳踏車出去玩,都會繞回學校看看有會不會被偷摘。同學小彬常跑來參觀我的兔子花圃,他老嚷著要和我交換掃地區域;但我嫌他打掃的那片草坪太單調,我還是比較喜歡我的兔子花。


        升國中後我得了肌無力症,嚴重時連日常活動都無法應付,那是我一生最艱苦低潮的時期。小彬和幾位同學們一直熱心的協助我,像我需要上下樓梯時扶著我走(有幾堂課的教室在二樓)、放學後幫我背著書包直到家門口、上戶外課時幫忙搬我的桌椅等。多虧有這群朋友,我才能順利的讀完國中階段。


        國三畢業旅行有三天兩夜,原本父母不放心我去,然而我躍躍欲試,加上很多同學的鼓吹最後仍是成行。前幾個景點確實玩得挺愉快,都沒發生問題。當到達墾丁森林遊樂區時,老師說可以停留四小時。同學們太興奮了,一下車就一哄而散,沒人注意到我跟不上大家步伐。我只好一個人慢慢的走,卻沒看到半個認識的同學;另一方面又擔心萬一走太遠體力不濟,到時候會走不回來,甚至跌倒在半路沒人發現。所以才走了一小段,就默默折返入口處。我獨自坐在入口旁的涼亭等了快三小時。那是我記憶裡相當寂寞、難熬的三個小時,覺得全世界的人好像都遺棄我了。看著遊客進進出出,卻沒一個認識的;好幾次都有想哭的衝動,卻都還是忍住了。


         上車後,大家興高采烈的聊著說誰跑的最遠、跑到了一線天等等。我坐在最後一排不說話,眼眶濕濕的只差沒流出來,只有小彬發現。下一站到鵝鸞鼻參觀時,他靜靜的陪著我的步調慢慢走,扶我跨過一塊又一塊的的岩石。我看到大家都跑很遠了,心想我們一定來不及走到燈塔,叫他自己先去;小彬揮揮手說沒關係 - 「燈塔沒什麼好看的」。後來雖然沒能走完全程,也是半途折返,但我卻覺得很窩心。因為我擁有一位很好的朋友。


        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小彬第一次去鵝鸞鼻。


       
相較來說,我並不是第一次去墾丁(國小時已經去過兩次了);但發病後的墾丁之旅卻是充滿遺憾,尤其那是值得紀念的畢業旅行。所以我希望,以後能在不必別人攙扶的情況下再去一次墾丁,親自走完全程。




        現在想想,年少時的心情單純而可愛,但當時的受傷卻是難以承受的;不過也因為這樣,讓我以後更懂得珍惜身邊的人事物。


        前些日子到士林官邸去看花卉展,逛著逛著居然意外發現了久違的兔子花。我蹲下來仔細端詳,黃色、白色、粉紅色都有,長得真是漂亮啊!靜靜的看著,忍不住就笑了出來,引來旁人側目。我看了看週遭的人,然後帶著笑容繼續欣賞我的兔子花。


        我真的應該大笑的。兔子花對我來說,不但是童年朝夕相處的回憶,更代表著一份誠摯不移的友誼。


圖:兔子花    攝於2004年彰化溪州花博會
        Rolleiflex 2.8GX攝,RDP III 彩色正片

溪州花博會

 

(本文原寫於民國92年6月)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