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起


        在2012年8月,中國的衛生部門來函邀請癲癇醫學會到蒙古(內蒙古)去交流共六天,名稱為『兩岸青年醫師西部行』。一般這種行程除了參觀當地醫院、開些學術會議甚至義診,順便東道主也會帶來賓去參觀一下風土民情,算是忙裡偷閒。


        本來我不是很想去的,因為儘管去過了西藏與新疆,還缺一塊蒙古,但我對於四川與雲南的興趣還比蒙古高些;再者先前看過了台灣的旅行社行程,對於蒙古能逛的地點似乎也不是那麼多(蒙古行程多安排在6-7 天,不像西藏是9-16天,或是新疆光北疆就有在9-11天上下),所以一直躊躇不前。


        但是在出發前幾週,審視了看自己的門診週期,那段時間門診病患正好比較少,如果說請幾天假,合併門診或麻煩別人代診或許還行得通。再者我也是癲癇醫學會理事,在這種兩岸交流的活動,帶台相機去負責記錄活動資訊也是不錯,這一向是我喜歡且習慣做的工作。所以在最後一個月左右毅然決定就去蒙古逛逛了。但老婆麗因為大腹便便,萬一在塞外要生產就麻煩了!這趟就不方便帶她同行了。


        出發前,幾位民族意識高漲的理事們還不忘開我玩笑說,去瞧瞧無妨,別被對岸統戰了!我笑說得了吧,老婆還在台灣呢!難不成我要當蘇武去北海牧羊啊?


        第一天搭機先到北京,再飛到海拉爾;由於飛機誤點,到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夜裡的海拉爾,燈光稀微,看得出是個發展中的城鎮,但是蒙古的天空明顯的跟北京的霾害不同,涼爽而乾淨。這點在隔天感觸更是明顯。


圖:北京  鳥巢機場
        Canon 5D+ 24-105L

北京機場  

圖:深夜  呼倫貝爾機場

呼倫貝爾機場  

歡迎會


        隔天一早梳洗完畢,我們進入歡迎會場。這醫院在當地雖算不上三甲醫院,但規模看來仍不小。院長副院長及各層級主管大張旗鼓歡迎來自台灣的『兩岸青年醫師西部行』參訪團,我第一次被這樣高規格對待還真不習慣。


        行前才知道,此次台灣去參訪的人員除了癲癇學會為主的幾位神經科醫師外(學會公告後有幾位報名參加),另一部分人則是來自中南部醫院為主的兒科、過敏科、感染科醫師等。而另外,中國的衛生部門也邀了廣東、廣西等沿海地區、及北京等大醫院的名醫去指導。所以參訪的總人數其實挺多的。


圖:兩岸醫師西部行  歡迎大會

學術交流  

圖:交換禮品

學術交流  

圖:大會會場 擠滿了人

學術交流  


        我們於出發前便受邀要在歡迎儀式裡演演講,分享台灣的醫療現況。我們談的是頑固型癲癇在台灣的高科技治療,而感染科則提到SARS期間台灣的防疫成果。而蒙古方面醫師(簡稱蒙古大夫)則分享當地流行的傳染病防治。原來在台灣教科書上提到的恙蟲病,我一直背不熟;但在蒙古,特別是大興安嶺林區是司空見慣,當地醫師累積了相當豐富的治療經驗。所以不同地區,流行病學真的很重要啊!


圖:我方代表團

學術交流  

圖:演講完畢  與院內員工在醫院大門口合影留念

大合照  


        後面還有個活動,本來是說安排兩岸醫師『義診』,但礙於法令,台灣醫師未經報備也不能在那邊行醫,所以院方挑了幾個疑難雜症,由我們與當地醫師共同會診討論。


        大廳裡擠滿來自各地的媒體朋友與好奇的病患。我這組分配到的遇到的一位媽媽帶著自小罹患癲癇的女兒,從黑龍江搭火車來就診。她藥物吃的種類並不少,但聽起來發作仍十分頻繁;顯然的母親對於遠方來的名醫充滿期待,但我們謹記分際,只提供意見而不主導治療。跟她原來的主治醫師討論後,了解了該院所具備的癲癇用藥種類後,一致同意她的癲癇並不容易處理,或許得考慮轉到北京等大型醫院作更積極的外科手術處理、或是考慮像台灣所具備的深部腦刺激術等等。但我知道以這樣患者的經濟收入情況,要花費更多可謂緣木求魚,只能徒負荷荷了。


圖:我與該院帥哥醫師合影

合影  

 


 

餐敘


        中午,當地衛生局設宴款待我們,就在該醫院的員工餐廳。滿桌都是牛羊肉製品,口味偏辣,說真的還真吃不習慣;但就如北方人的習性,東西要醃過、口味重,冬天才能保暖。席間相互敬酒、客套一番是免不了的儀式。關於喝酒這件事,雖然我不從政,但只要有這種交流活動,每每觸及這話題就會讓我覺得尷尬,我也懶得一一解釋了(就是不喜歡酒味嘛)!此時起身拍照就是個保護傘,可以免去被敬酒甚至灌酒的的尷尬,所以我總是相機不離身啊。


圖:該院幹部敬酒  院長(左三)看起來就很豪爽,也很會喝

醫院餐廳  午宴  

圖:交換禮物

互贈禮物

圖:理事長與院長合影

互贈禮物  

圖:交換禮物

互贈禮物   

圖:敬酒

醫院餐廳  午宴  

圖:獻唱歌曲

唱歌  


        倒是蔓越莓,原來蒙古地區盛產蔓越莓,而且很多廠商在做。在台灣我從來不吃蔓越莓或喝蔓越莓汁,不過在這裡沒得選,也沒我慣喝的柳橙汁或汽水;跟烈酒比起來,餐桌上的蔓越莓果汁相形之下可口多了,而且都是整瓶有顆粒果肉的(有點像美麗果柳橙汁那種口感)。這趟蒙古行我喝了至少五六種品牌的蔓越莓果汁,味道都差不多。你問我怕不怕是黑心食品?果肉會不會是假的?我當然擔心啊!但話說回來,台灣現在不也是一堆黑心食物?


        午餐用畢歇息片刻,院方派專人帶著我們,到離醫院最近的巴彥呼碩草原去走走,聽說那裏可以看到敖包,以及草原上美麗的夕陽。(見 蒙古遊蹤(2) — 巴彥呼碩草原、伊敏河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