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兒子們與麗   我最大的依戀
        Fuji X-M1+ 16-50mm攝

居家生活  

 

        本篇取名靈感來自山崎豐子的『命運之人』。只不過她描寫的是男主角在政治、工作與婚姻之間的動盪與失落;而我想寫的是對於健康與家人的感慨。


        自從不良於行,被院內同仁診斷是免疫系統疾病以來,病情就幾乎霧裡看花,每個專家的解讀都不盡相同。近半年來症狀好好壞壞,還出乎意料的因蜂窩性組織炎住了一次院,真是衰到不行。隨著逐月的追蹤,有時自己欣慰『柳暗花明又一村』,但偏偏又『山窮水盡疑無路』。而我仍是盡力做好臨床與教學工作,只不過查房時得掩飾忽然要站立時,以及床邊解釋病情後轉身欲離去時,那種類似木頭人的僵硬步伐,甚至家屬好心質問時的尷尬。


        這半個月帶完一批學生,其中一位見習女學生寫了卡片給我,大意說從我分享經驗裡學到很多(其實我就是示範與各種家屬溝通的技巧、提醒病歷一定要寫清楚、以及分享自己被投訴及被告的心情而已)。最後一句她祝我「腳痛要趕快好起來喔!」我只能苦笑了。


        一直在擔心自己一年來的走路情況。隨著兒子昊昊長大,本來只是抱他感覺吃力,現下他亂跑時我都無法立即追趕。上周帶家人去大溪,昊昊貪玩,吃飯時間一直要跑到草坪去跟其他小孩玩,我氣得罵了他幾句,擺臭臉給他看;而他雖然自顧自的玩,還是會偷偷瞄我有沒有在遠處注意他,讓我啼笑皆非。老婆麗總是笑我「兒子在時氣得要死,不在身邊又很想他」,可不是嗎?但是怎麼那麼番啊!我可是很擔心他跑太快,出了甚麼意外呢!


        現在侑侑剛學會走路,還可以控制。以後如果我症狀不能改善,兒子們要跑要跳,要找爸爸踢足球,我該怎麼辦?不能盡興陪他們度過童年,可是很遺憾的。


        從大溪回來,累了一天。我問昊昊累不累?他點頭說好累。我跟他說「爸爸腳腳痛痛,以後不要亂跑好嗎?」他覆誦了一句,似懂非懂的。其實我家兒子算很聰明的,會看人臉色,會逗人開心。那天他在大溪就有兩次體貼的湊過來問我:「爸爸你為什麼看起來在生氣?」我瞪了他一眼說:「因為你不聽話啦!」但安靜沒多久,他又完全不當一回事的去玩耍了。


圖:大溪  兄弟倆

2013 大溪012.jpg  

圖:兄弟倆

2013 大溪024.jpg  


        今天感慨的跟同事說,幸好我十月有去遼寧透透氣,不然心情恐怕比現在更糟;但是隨著新事件的發生,明年能不能去更艱困的地方拍照(例如秋天想去的四川稻城亞丁)都沒有信心了、、、。幸好西藏、黃山、九寨溝、張家界等等需要走路的幾個地方在過去十餘年都去過了。但其他地方,何時才能去得了呢?


        健康這事說煩,可真的很煩。老婆常說我是一家之主,嫁給我時知道我有這麼多缺點,工作得早出晚歸,薪水不多,可必定沒預料到我的身體在這一年出這麼多狀況。兒子們總黏著她,可真是難為了她;卻也幸虧兒子們多黏著她,我幫不太上忙,但每次經過一個假日折騰還是挺累。


        如果不做現在的工作,我還真不知道可以做甚麼養家活口,同時兼顧病情追蹤?可以確定的是,換了環境的話不會再有這麼多夥伴可以幫我分擔解憂。所以儘管現在醫病關係越趨緊繃、茶房看診越來越累,加上醫院評鑑瑣事越來越多,我也只能咬牙繼續撐下去了。


        希望挨過今年寒冬,明年能夠見到一些新希望。


圖:中國遼寧  瀋陽  赫圖阿拉古城  深秋的蕭瑟
        Rolleiflex FW、Fuji RVP 100正片

清 永陵  

 

(本文寫於民國102年11月20日)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