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總是忙得發慌,不是很有時間整理關於婚宴的賓客等等瑣事,以致於被認識的朋友們、以及未曾謀面卻熱情的網友們頻頻追問婚紗照的事。在大家殷切盼望下,這兩天終於拿到數位照片了!


        我們選擇的店家是桃園『花園婚禮』的南崁台茂店。本來去台北問了幾家,同樣組數,比起桃園平均大約貴了一萬元。麗是很節儉的,一方面考慮價格,再者到桃園離她家比較近,以後要多次看修片或挑衣服也較省事,於是在跟台茂店丁總監相談甚歡後,就決定給她們拍了。


        說起來我和麗都很忙。第一輪拍照在四月份,由於桃園飄著細雨,所以在棚內拍到下午;結果拍完後才開始出太陽,於是只好另約出外景時間。第二次就約到六月了,說起來在外頭拍照心情比較好,可能因為有出去兜風的緣故。我租了車子,造型老師余老師隨行,一天下來跑了不少地方,余老師還暈車呢!真是難為她了。到最後大家都兵疲馬困的回到店裡。
       

        我一直不喜歡拍得太制式的照片,這是多年來跑婚宴場合協助拍照的結論,光看大照片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跑錯場。和丁總監討論後,他推薦了桃園市區總店一位林晉義攝影師。這位攝影師充滿活力,他知道我有在攝影(我高中就開始玩了),在拍照時吆喝得更起勁了。我一直在想做這行的,可能腦袋裡要存有上百個pose,但未必每一組人都能拍出一樣的效果。儘管如我擔任主角,也未必一時能夠想出主意提供給攝影師。


        起初我只要求,要帶我的相機入鏡,彰顯我愛拍照這個興趣。多年來與麗相識相戀的過程少不了「攝影」這件事,她從不會拒絕我的邀約拍攝,說是我的最佳模特兒實至名歸。所以我第一天背了三台相機 (Rolleiflex 2.8GX、Leica M7+ M50/1.0、以及Polaroid one 600)來當道具。


圖:我抓得住她

玩相機 

圖:愛妻、愛機

玩相機 

圖:拍立得

玩拍立得 


        以結果說來,這樣的拍攝成品是挺搶眼的。兩人手上有了道具,拍起來不像空手時一般拘謹。只是玩到後來兩人狂擺姿勢,感覺變成有點像購物台賣相機的,這一階段才作罷。


        我自己也很喜歡白紗系列。余老師把我弄的鳥窩頭是很大的嘗試,我以前連燙頭髮都不敢;結果每個人看了照片都說比平常好看得多。甚至有護士戲稱,要我以後週一至週六上班日都弄這髮型,周日再恢復原狀。只是我的髮型長年不變,萬一改變太大,恐怕很多門診的阿公阿婆會嚇到說不出話來。
 


圖:白紗
 

白紗 

圖:動人的麗 (我很喜歡這窗邊自然光帶來的柔和)

白紗 

圖:我的鳥窩頭   
        余
老師鼓勵我要創新,拍婚紗就是嘗試從沒試過的造型。
        相片出來後卻是出乎意料之外的頗受好評

白紗 

 
       
值得一提的,麗的眼睛本來就大,但是攝影師精心打光之後,拍出了我平常拍素顏的她時所未曾捕捉到的眼神。這讓我著迷不已!專業果然不同。所以後來我要求把幾張麗的獨照另外做成一頁。


        另一個插曲是,後來麗的侄女看這批照片時,居然天真的問她:「姑姑,妳的朋友是要跟誰結婚啊?」童言童語讓人莞爾。
 


圖:旗袍

旗袍 



        第二次是純外拍。我看過人家抱熊玩偶、或是帶串汽球等等當道具。本來想到的是改背兩台Contax T3(一黑一銀)去點綴,象徵雙雙對對;但既而一想不妥,出外景背太多相機太麻煩了,而且老是用相機當道具又跟棚內重複,最後就空手出門了。


        總共到了坪林、菁桐、嶺腳等地,繞了一圈直到傍晚,晴時多雲偶陣雨都經歷到了,可謂人仰馬翻。在菁桐還遇到日本觀光客把我們當活道具而在一旁猛側拍。在菁桐車站附近,本來大家都笑不出來了,我瞄到路旁賣枝仔冰的小販,跟攝影師提議:「咱們買枝冰來吃吧!」手上有了冰,本來快陣亡的麗又恢復元氣起來,於是我們又很戲劇性的開始玩起來。這系列很自然,麗吃不到冰時嘟著小嘴的可愛神情都被捕捉下來,所以這系列我們也挑了好幾張。


圖:坪林 橋邊
     我提議要摸麗的鼻子、、、於是攝影師就教我爬上橋了

坪林  白紗

圖:坪林  茶園

 坪林  茶園 

圖:坪林  水庫旁的山頭
     當時是中場休息就玩起來了,被攝影師偷拍。事後覺得笑果還不錯。

坪林  水庫邊 

圖:當我側拍麗換造型時,被攝影助理偷拍了下來。
     手上相機為Contax T3 黑機

坪林  玩相機 

圖:菁桐  爬滿藤蔓的牆

菁桐 

圖:菁桐  吃冰
       麗其實比較想吃她自己手上那支百香果口味的。不過這樣餵對方吃的pose,卻一直是由我吃到,讓她一直嘟嘴。

菁桐  吃冰 

圖:菁桐  吃冰

菁桐  吃冰 

圖:菁桐  走鐵軌
     來這裡勢必得走一段鐵軌。這段是廢棄的(最後一段封閉了),不是火車通行的鐵軌,所以有些人很多人站這裡照相。

菁桐  火車站 

圖:菁桐   鐵軌旁掛滿了許願竹筒

菁桐  許願竹筒 

圖:嶺腳  嶺腳瀑布
     攝影師希望我撩水下去、、、、早知道就不帶太好的西裝來了。

嶺腳瀑布 

 


 

        兩趟下來數位檔共拍了五百多張。挑片時本來麗很嚴謹的要求我只能挑滿30張,不能再多!反倒是我覺得難以取捨。當晚一路從500 -> 100-> 60 -> 50- >40,四輪篩選下來共計剩下40張。後來折衷後改用40張定案,從晚上八點挑到凌晨一點,讓女經理哭笑不得頻頻哀號。


        後來跟女經理比較熟了,她詢問我,為何她的部落格 (寫些攝影師的故事、專長)都沒什麼人來看?她希望我多教她。我說她內容太少,要多寫些工作甘苦談,多點趣事比較有特色。在面授機宜後,我笑說:「看妳的誠意囉!很多人想看我的婚紗照呢!你多送幾張數位檔給我,我就可以多貼出來啦。」


        女經理畢竟最後算阿莎力,還是額外挑了幾張遺珠之憾送我。這讓我有更多照片可以跟各位分享。


        另外說到為我掌鏡的這位林晉義攝影師,看起來年紀搞不好都比我輕。他這年代的婚攝工作都是直接玩數位單眼了,所以反而對底片機很有興趣;連一旁協助打光的助理也抽空跟我討論。至於我則跟他請教我用未滿一年的Canon 5D。


        拍了兩天,我真的相信這工作非常辛苦。不僅林先生跳上跳下,助理為了出頭天,跟外拍打燈光,也得一邊學經驗,直到快半夜才離開公司。


        對於林攝影師一直吆喝帶動氣氛,聲音近乎沙啞,我勸他要多喝枇杷膏。他詢問我腳會麻的問題,我診斷他是攝影器材背太重導致的足底筋脈炎。可惜他在這家店備受倚重,看來無法多休息。


        不過林攝影師的風格我覺得挺不賴,在拍攝及後置排版等溝通上也能達到我的要求。如果各位住大台北,婚紗外拍想就近選擇桃園 (相同組數,行情約比台北便宜一萬左右),我覺得這家花園婚禮倒是可以考慮。


圖:側拍花絮   余老師與麗看雜誌討論造型
      Leica M7+ M50/1.0  Kodak foto 100 彩色負片

化妝 

圖:余老師專注的替麗化妝

化妝 


要看其餘相片,請見我的相本:婚紗照片

花園婚禮  女經理的網誌 (號稱沒什麼人氣的)      http://tw.myblog.yahoo.com/garden-261/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