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阿婆由兒子陪同來到神經科門診,我很有禮貌的問她:「婆婆,請問妳來看診是有什麼不舒服嗎?」


        她劈頭告訴我,要我先聽她說。然後告訴我這半年來常常小便很急,有幾次去到其他醫院,醫生都說她是尿道炎,給她吃抗生素:但是吃一吃以後,沒多久她還是會覺得尿很急、、、、、。


        我聽得一頭霧水,幾次想詢問都被她打斷,一直在聽她扯尿尿的顏色與次數。數分鐘後護理師看出我的無奈表情,作手勢中斷她:「婆婆,我們不是泌尿科或腎臟科耶!妳是不是掛錯科了?」


        婆婆不太高興的說:「沒有錯啦!肖年的你聽我說,後來我發現我每次尿急的時候,左邊鼻孔就會有種『辣辣的』感覺,就好像要感冒一樣;我一直想不通,想說腦袋瓜是不是有問題,所以來問你。」


        我與護理師愣了一下,這麼奇怪的主訴?感覺上膀胱、尿道跟鼻孔好像沾不上邊耶。於是我還是很誠懇的說:「婆婆,我總覺得妳的尿急聽起來很奇怪,妳要不要再回去跟腎臟科或泌尿科醫師詢問一點,看看是不是可能有反覆結石或尿液滯留之類的問題,導致身體不適、、、、。」卻被她再度打斷:「肖年的你怎麼那麼沒耐性?我覺得泌尿科治療效果都不好,讓我的鼻孔一直辣辣的、、、、、」


        依我在本院的看診口碑,居然會被指責沒有耐性,這可真是絕無僅有的事,真是鬼打牆了。於是我認真問了:「婆婆,妳的鼻孔辣辣的,有沒有伴隨其他症狀例如鼻塞、流鼻水、或是頭痛、頭暈、耳鳴之類的症狀?」結果婆婆說都沒有。口頭上雖然說有點像感冒,但卻連一點典型的感冒症狀都沒有。


        我又問:「那妳印象中的感冒是什麼症狀?」 「那除了尿急之外,還有什麼情形下會鼻孔辣辣的?」她也說不清楚。


        我不放棄的問:「那失眠、天氣變化、或是緊張焦慮時,妳會有其他症狀嗎?」她想了想說,平日都在頭暈失眠,好像也不記得有什麼特別的。


        她忽然想起什麼告訴我說:「有時我覺得自己的嗅覺非常靈敏,我坐著唸經時,都可以聞到自己下體尿液傳出來的味道、、、。」但我問她是不是會尿失禁,她又堅決否認。


        由於那是最後一位患者,而且婆婆又重聽,東拉西扯都問不出個所以然,倒是細節離奇。我開始天馬行空發問:「那妳覺得為什麼辣辣的會只有左邊鼻孔,而沒有右邊鼻孔?」婆婆聽懂後,板起臉來說:「那你是醫生,你都想不通,ㄚ我怎麼會知道?」這句話倒是所有對話裏最正經的,我自己都啞然失笑 — 反而被教訓了。


        這時他兒子接口了,說媽媽常常覺得渾身不對勁,一直想說是不是『自律神經失調』,所以要來問我的意見。聽到這裡我恍然大悟,我們臨床上常常把很多找不到原因的、或是心因性的症狀給推到『自律神經失調』或『腦神經衰弱』這個名詞,在報章也都廣為流傳;但當患者常常以為自己屬於這些症候群而求診時,我卻又不知如何將她拉出來或婉轉的『圓』這個名詞。但有件事是我可以確定的,這類患者大多數檢查都查不到原因。


        於是我先用言語打預防針,以免後來的醫師不好處理。我說,嗅覺異常確實是很怪的症狀,例如我有患者遭遇火災後就覺得會聞到臭味啦!或有人腦傷後嗅覺喪失啦!但這些常常做檢查都無法呈現異狀,最後只能觀察,或試圖用藥看能不能緩解症狀。


        看婆婆連連點頭,附和一句「對對對!我有時也會聞到異味。」我心想不得了,再舉例下去,搞不好症狀會越冒越多,趕緊打住。看來婆婆比較能聽我說話了,我趕快切入正題,跟她詢問說有沒有看過耳鼻喉科?這次她平心靜氣說沒有。於是我轉向兒子說,這種鼻孔的問題無論是聞到異味或是特殊感覺,應該要先排除鼻腔鼻竇等局部問題,例如感染或異物等等。


        眼見兒子頗為認同,婆婆也貌似被我說服,我趕緊介紹隔天的一位耳鼻喉科醫師幫她做初步篩檢,然後開給一些抗焦慮的藥物。當然我得先跟那位醫師聯繫說明婆婆的主訴,免得他會有錯覺以為自己變成泌尿科醫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兼善天下的心情故事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