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這天,我們繼續往東走向額爾古納地區。在當地衛生局人員的陪同
下,會經過幾個相對醫療較貧脊的區域。


蒙古包

        開了幾小時,見到當地人騎著機車來接應,這倒是很新奇的體驗,在草原上騎機車想必是很奢侈的活動。車子帶領我們到一個蒙古包,這裡是幾戶人家居住的地方。不過看得出來還算先進,因為這蒙古包上都有裝太陽能面板,能源應該是自給自足的。大家在衛生局人員引見下,見到了主人,跟她閒話家常。原來這裡設備雖然不錯,但如果生病,還得送到數十公里外的小城鎮去才有醫生,那應該跟台灣的偏遠鄉鎮差不多了。


圖:此行遇到的第一家蒙古包  有太陽能設備
        Canon 5D+ 24-105L

蒙古包   

圖:蒙古包  眾人合影

蒙古包  



   繼續趕路,天色逐漸陰暗起來,感覺上是山雨欲來。蒙古的地理位置雖然常常與新疆被連想在一起,但並不如新疆的乾燥;蒙古有西伯利亞的濕氣灌溉,許多草原地區也是會降雨的。像新疆有些地方年雨量才60mm,台灣一場雨就超過了。而這也反應在兩地的地貌上,雖然都是偏遠地區,蒙古的草還是較多。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門診見到一位年輕女士陪著一對老夫婦進來。我查了下舊病歷,老先生在上個月剛因為腦中風住院,出院沒多久。於是我詢問來意,那女士劈哩啪啦講了一堆,大意是說老先生晚上都不睡覺、雖然願意吃藥但緊抓藥袋不給別人、小便控制不好等等、、、、總之就是一些性格上的改變。


        接著她提到,老先生已經九十多歲了,太吵了!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應付不來。由於她們有固定看其他科,而他科醫師建議來找我幫忙解決,因為我「最有愛心」。我差點沒咬到舌頭,因為我跟那位醫師並沒有熟到如此程度,這種話常常是家屬自己加油添醋的。一開始的稱讚越多,越是古怪,可能有求於你。


        老先生住院時是另一位醫師診治的,但我看那位醫師當時是懷疑老先生有失智症狀;不過剛發生中風,很多症狀作不得準,比方性格改變也是可能因中風而短期惡化的,於是該醫師建議追蹤一段時間再評估。但看到病歷上寫得洋洋灑灑,與我的推論相去不遠,家屬是希望盡快申請外勞,跟那位醫師鬧得不歡而散。


        這位女士講得義憤填膺,說老先生有多難照顧,老太太以後應該會撐不住而先倒下等等,醫生要多幫忙。接著批評前一位醫師沒良心,沒有認真解決她們的問題。我回頭問她是誰?她說是這對老夫婦女兒的朋友。我說,那他女兒呢?她回答說兒女都在國外,而她因為自身工作繁忙,只能義務幫忙這對夫婦到九月多,所以希望九月之前能夠「有個解決之道」。


        所謂「解決之道」無非就是希望醫生趕快幫忙開個外勞,我用膝蓋想也知道,但那並不是根本解決的方法。如何改善老先生的生活品質,減少混亂比較重要;而且家屬也要費點心啊!總不能把全部希望壓在一個外勞身上吧?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年來很少出去玩,連學術研討會都很少去。三個多月前得知在六月底墾丁將舉辦一場癲癇研討會,忽然覺得心癢癢的。只是有幾點顧慮,第一當然是帶兒子們很麻煩,再來是老婆預產期在七月,也不知到時候會不會在墾丁陣痛;但以後小孩又多一個,要出遠門的機率又更少了。幾經思索之後,就報名了。


        其實我對墾丁、墾丁國家公園、恆春這幾個區域的具體印象是很模糊的,但來過次數卻屈指可數。除了小時候被父母帶去墾丁之外,國中畢業旅行到墾丁國家公園卻無法走到盡頭(詳見舊文 我的生病故事 (1): 走過從前 ),深深引以為憾;大學四年級時曾跟同學前來,租機車在濱海公路奔馳;十餘年前當住院醫師R2時有一次和某護理站的護理師們到屏東去拜訪離職的護理師,到她家玩了兩天,卻也沒去國家公園或墾丁大街,那些想重溫的地方;電影『海角七號』紅了之後,曾經很希望去一趟恆春,卻也抽不出時間。直到今年終於有機會去,偏偏又不良於行、、、。只能說時不我予,命運真是一波三折。


        但後來6/28 我夫婦倆還是帶著侑侑,連同幾位友人一起出發搭高鐵到左營,然後有專車載我們到墾丁。只是侑侑出門太興奮,又是第一次到高鐵站,居然一下子衝下月台,引發一場虛驚;幸好最後平安無事(詳見前文 給台灣高鐵的感謝與建言 )。


圖:高鐵上  兩兄弟玩得不亦樂乎
        Fuji X-M1+ 16-50mm

高鐵上  

圖:兩兄弟

高鐵上  

     
        到了高雄,陽光果然比北部更毒辣些;車行往南,看到路旁岸邊不時出現賣著芒果冰沙的小販,忽然很想喊停,下車品嚐。中圖到了一個小休息站,很多人在這裡上廁所,迎著欄杆就是海風。這就是久違的恆春味道吧!


        恆春也是芒果盛產地,我有機會品嚐嗎?


        午後往墾丁這條路大塞車,據說是因為這星期正好是放暑假的第一週,許多學生和家庭已經湧入這裡了。經過久仰大名的墾丁大街,看著琳瑯滿目的招牌,但只有少數開始營業。我想我只能路過瞧瞧,現在情況應該是沒機會來逛的。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與太太偕同小孩於6/28(周六)上午從桃園站搭乘約十一點多,桃園上車的高鐵要到左營,預計赴墾丁參加研討會。懷有近九個月身孕的太太牽著兒子(一歲八個月大,第一次搭高鐵)走在前頭,而腳傷撐著拐杖的我在後頭跟著。當我搭第二層手扶梯欲下月台,搭到中段時忽然聽到尖叫聲,還搞不清怎麼回事,就看到幾個人跑來跑去。原來我家兒子一下到月台後就掙脫媽媽手亂跑,居然就跌到月台下了!


        當時離列車進站只有五分鐘。除了幾位婦女的尖叫聲之外,我看到有一位先生衝過我面前去按緊急鈴,然後另一位見義勇為先生跳下軌道把我家兒子抱起來,然後他再被其他兩位熱心民眾拉起來(事後詢問,月台高1.5公尺)。


        我家兒子顯然是嚇哭了!連抱著他的媽媽也不斷流淚。身旁不斷有乘客發表評論,而這時
月台警衛、高鐵駐站護理師才陸續跑到。其實不僅護理師,我們也很緊張。但由於我本身是醫師,初步審視兒子外表並無擦傷,只有手肘有點灰塵;太太目擊說兒子跌落瞬間並非頭部著地,是背部先落下然後翻到月台與軌道之間。我快速壓了壓全身與四肢骨頭,不似有骨折。


        本來太太心都碎了!懊惱沒能拉住兒子,想說不要去南部了,先帶兒子去醫院做檢查;護理師與站務人員也持相同看法;但臨時放著我這跛子自己搭車卻也不方便(因為還有其他家屬要在台中站上車會合,原本是一家團圓之旅)。後來陸續有幾位同行友人下到月台,由於大家都是醫療人員,為免耽誤會議行程,討論後決定先觀察,按原訂計畫上車,萬一半路發現有異常,再就近到高雄的醫院。


        這是很倉促的決定,更是大的賭注。因為不想臨時反悔而拖延會議進行,也不能拖延高鐵;但卻又暗自祈禱兒子狀況能一直像當下評估的一樣無大礙,儘管自己知道有些神經學症狀要延遲數小時甚至幾天才會陸續出現。


        兒子在高鐵上哭了半小時,媽媽也跟著哭,最後兒子睡著了。一路上該列車的列車長來巡視過幾次,提供我們冰袋把可能撞到的地方消腫。車子到了左營,一下車就有站務人員守候詢問是否有新狀況?再三提醒我們,萬一有問題要跟她們連絡。


        我詢問站方人員,高鐵開通以來是否常有兒童不慎掉落軌道事件?他想了想後說:「這是第一次,以前會掉下去都是醉鬼。」我哭笑不得,不受控制的兒童果然跟醉鬼一樣,而兩者受了傷也都不會講,只能祈禱不要有後遺症了。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前言:


        最近回家一趟,整理一些舊雜誌要捐給北斗國中圖書館。翻到一本95 年五月份某一期的商業週刊,封面標題是『藏獒鬥志』。照片是一隻炯炯有神的藏獒,讓人印象深刻。本期刊頭文章是敘述一些大陸經理人在台灣逐漸展露頭角的故事。他們出生於文化大革命時期,焠練出極強的生命力,帶來迥異於台灣草莓族的工作態度。他們性格像藏獒一般,都是苦幹過而出頭,對挑戰與競爭甘之如飴。這也代表了現代中國精神的新觀點。當初看完了這期週刊,我便去書店找尋總編輯口中的
靈感,亦即曾在大陸造成轟動的小說,後來推出台灣版的『藏獒』一書,由楊志軍撰寫,後來還出了第二、三集。


        這篇文章在我到西藏旅遊之後就寫了,現在將它略做修改放在部落格上。

 

之一:藏獒


        其實我很少看小說的,因為很花時間,而且時常買了後有一搭沒一搭的看,擱了幾個月都看不完;但這本『藏獒』我倒是四個晚上就看掉了。一方面延續於對商周此篇報導的興趣,再者也因為本書作者對藏獒的特性與人狗情誼的描述,讓我這愛狗人士嚮往不已。


        藏獒產於西藏和青海,皮毛長而厚重,耐惡劣天候,能在冰雪或沙漠中安然入睡。「牠們像熊一般強壯、像豹一樣敏捷、像獵人一般聰明。」這是西元一二七五年,馬可波羅在遊記中對藏獒的描述與稱許。


        藏獒擁有『犬中之王』的美譽,是世上最勇猛的大型犬之一。當年成吉思汗以藏獒作前鋒,席捲歐洲,許多今日熟知的大型工作犬如德國大丹犬、法國聖伯納犬等都是藏獒和當地犬種繁殖的後代。


        藏獒被形容為一頭『雪山上的獅子』,充滿傲氣與競爭性。牠們不屑與比自己矮小的狗打鬥,生存意義超越獵食等功利目的。如果牠們會和狼群或熊類搏殺、或者和其它藏獒、陌生人搏殺,完全不是為了要吃牠們,而是為了對主人的仗義與忠誠、及保護領地的安全性。為了主人,牠們會主動出擊、勇不退縮、沉著判斷,直到打到對手無法動彈為止。


        作者寫此書是為了紀念生前長駐西藏的父親。他父親在草原上當記者、辦學校二十餘年,與當地部落人民及藏獒有不少故事流傳。另外作者本身也對藏獒有特殊情感(他只餵過小藏獒一個月就分離了。結果隔了十四年再度相逢,那隻藏獒居然還是認得他)。作者有一句話簡單而傳神:「只要你對牠好,牠就會永遠記得你。」以擬人化的語法描述人和藏獒之間的互動與牠們的靈性,讀來令人動容。對藏獒嚮往之人值得一讀!

 

之二:土狗


        看完書後兩週,有一場會議在苗栗某度假村舉行。那裡說實在挺偏僻的,如果不是有會議召開,我可能永遠不知道要去這個地方吧。


        該度假村佔地頗大,但明顯的開發範圍並不多。除了主體客房外,有部分甚至是老舊的平房(老式的汽車旅館);雖然不如豪華飯店舒適,但至少『悠閒』這意思是到了。


        初到這裡,讓我感到興趣的是一隻土狗。牠是隻懷孕的母狗,慵懶的趴在主體建築的門外。牠對進出的客人毫不畏懼,甚至會跟著客人走來走去,但就是不會跟進大廳。


        後來我問餐廳工作人員,原來牠是老闆收養的,名叫恰比。


        那一晚大家開完了會,在廣場上燃放天燈。在天燈順利飛上空中時,大家手舞足蹈,恰比也站在人群外,左看看右瞧瞧的,彷彿在感受大家的喜悅。我蹲下來試著摸了摸恰比的頭和肚子,溫馴的讓我摸著,好像熟悉已久的朋友。過去常常遇到其他人養的狗,牠們總是不會怕我而願意讓我撫摸,讓主人嘖嘖稱奇。這種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總回應說是因為家裡有養狗,手上有狗味吧?我總相信狗兒嗅覺靈敏,而感應也特別強烈的。同樣的,恰比應該也能很快知道我是『愛狗人士』吧!呵呵。


        我住的地方是舊式的汽車旅館改建的建築,就是房門外頭還有個車庫那種。深夜睡覺前準備關上車庫電動門,居然發現恰比還賴在父親車旁。我對說了說話,卻不肯離開,我只好彎下腰把抱出車庫外。指了指主體飯店方向,恰比才慢慢走回去。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這趟來到東北之前,我其實並未研究過中國東北有甚麼賞楓名所。之前看過的紅葉只有日本日光(秋天旅程的最後)、以及台灣的武陵農場而已。中國各地紅葉眾多,依地勢高低濕度變化而有不同的分佈,而各地也有各自的宣傳台詞,例如最多、最廣、最艷等等。


        我有一套書介紹中國春夏秋冬四季適合去的地方,當然這是以攝影家的觀點評論的。來東北賞楓,遼寧省為首選之地。而位在本溪的關門山國家公園,更是秋季攝影師朝聖之地,這裡素有『東北小黃山』之稱。這裡被稱為「中國紅葉種類最多的地方」,光是楓樹就有多達一百二十餘種,其中還有許多全中國唯一的品種。而這也是促成我在十月旅行選擇東北的主要原因。


        由於行程順路的緣故,前天先經過本溪水洞,東北著名的鐘乳石洞。我發現中國各地都有鐘乳石洞,像我去湖南有黃龍洞,而桂林的聽說保存更好。


本溪水洞


        本溪水洞前面其實是個大花園,也得搭一小段環保車才能進到洞口。我們沿著下波台階走路深入地底再改搭船,約莫十五分鐘船程裡,我們看見了各式形狀的鐘乳石。這趟我新購的數位相機派上了用場,在船上用iso 6400勉強可以捕捉一些畫面。


圖:本溪水洞  停車場的銀杏(尚未完全變色)
        Fuji X-M1+ 16-50mm

銀杏  

圖:本溪水洞  洞口

本溪水洞 入口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一年來很少出去玩,特別是最黏媽媽的老二侑侑,帶他出門基本上挺辛苦的。不過上個月當同事提議要全科出遊,而地點又是去宜蘭吃烤鴨,我就心動了。


        兩年前曾經去宜蘭吃過一次烤鴨。事實上我吃雞肉的機會遠大於鴨肉,而鴨肉只愛吃烤的;在小的時候,大舅舅逢年過節從高雄回來北斗,總會買一隻烤鴨,而那就是我每年引頸期盼的一餐 (見 舊文:烤鴨 )。至於出社會工作之後,因為烤鴨要大家一起吃才好吃,買一隻吃不完,所以也沒太多機會買。


        關於蘭城晶英的烤鴨由來,據說是飯店剛成立時處於虧損狀態,主廚靈機一動利用宜蘭的櫻桃鴨來製作烤鴨,用櫻桃木烤熟,弄成一鴨多吃的套餐型態。後來飯店裡的紅樓餐廳越做越響亮,也讓飯店轉虧為盈。現在要吃都得事先預訂,當天才去可是吃不到的!


        當時在友人的推薦下,赴該飯店開會的空檔訂了一餐烤鴨;那趟是帶岳父母一起去,除了招待她們之外也可以幫忙顧昊昊。只記得在大家期待下,主廚和助理推著鴨進來,就在桌邊表演切片秀,就像日本美食節目一樣噱頭十足。而實際的鴨吃法除了常見的麵皮包鴨片之外,還有鴨壽司、炒鴨肉片、鴨肉湯等等;口齒留香,實在很好吃,讓我回味不已。


        另一個特色是飯店裡的設備。在飯店中庭有一個遊樂區,可以讓小孩丟球,開玩具車、溜滑梯等等,只是兩年前我都沒時間去看兒子玩。所以聽到同事說要再去這家飯店,就讓我充滿期待。


        巧的是兩年多以前媒體曾經做過一次票選與專家評選,「十大會讓人流口水的烤鴨」中,蘭城晶英勇奪第一名,其次是龍都酒樓、潮江燕、世貿聯誼社、華泰王子大飯店、宋廚;至於優選則是國賓川菜廳、喜來登、京站等幾家。憑良心說,這幾家裡我只聽過宋廚很難買到,但喜來登跟京站或許曾在某些時候開會後的晚宴上有吃到烤鴨(可能只是前菜冷盤、或自助餐,而非全鴨);至於其他幾家根本沒嚐試過啊!如果有朋友要買其他幾家名店的來品嚐,請不吝通知我一下。


        扯了一大堆,無非是要說明我跟烤鴨的情感。其實現在行動不方便,去到宜蘭大概是「吃」最期待了,也不太會想去哪玩,就是定點休息吧。那天大家共同搭中巴到宜蘭,放好行李後就帶兒子到中庭去玩了。昊昊本來因為在車上沒睡飽而有點鬧脾氣的,看到中庭的玩具就忘記要鬧了。至於侑侑更是搞不清楚狀況,但只要哥哥高興,他就會在一旁跟著很興奮。這就是我家兒子們可愛之處。


        放好了行李,就帶兒子們到大廳。這裡的擺設和兩年前相比有些不同,但還是適合小孩玩。旅遊節目『時尚玩家』說這裡是全台票選第一名的親子飯店,其來有自。昊昊就開著電動車繞來繞去,長輩們得跟著他走;這種車
我家沒地方擺,所以也沒考慮要買,只能讓他趁機在此多玩點了。


圖:兒子在飯店中庭玩電動車
        Fuji X-M1+ 16-50mm

飯店 遊戲區  

圖:兒子玩電動車

飯店 遊戲區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前言:  本文於徵得患者女兒同意後撰寫。 謹以此文紀念我與婆婆一家人的緣份。 


        我在桃園分院的門診是星期二下午。這裡病患病情比較單純,步調比較慢,反而比較有機會能夠跟患者閒話家常。

       
        一對七十餘歲的老夫婦讓我看了五六年了。婆婆當初的主訴是耳鳴、手麻,診斷是腕隧道症候群;爺爺有痛風、重聽和步態不穩,走路總是慢慢的。

       
        這對夫婦是截然不同的性格。婆婆總是笑咪咪的,會告訴我說她去哪復健、或是最近才到台灣哪裡去旅遊;爺爺對自己的症狀則鮮少主動開口,有時我連問了好幾聲也愛理不理,都靠婆婆補充。開完了藥,爺爺就默然無表情的起身離開,都不會等後頭的婆婆;婆婆老是笑著賠禮說「真不好意思,他這人就是這麼沒禮貌。年輕時候不會這樣的!」我則一笑置之,看久了也就習慣了。


        婆婆有一陣子經鄰居介紹,使用祖傳的『藥洗』來改善手麻手痛,聽起來是類似某些中藥跌打損傷的藥物;我只是提醒她,不要任意使用來路不明的藥物。爺爺近半年記憶力開始變差,有時夜裡會幻聽,例如以為鄰居有小孩在哭;我提醒婆婆說可能他有失智症或其他問題,我會好好查一查。

       
        數月前婆婆表示肚子脹,我作了理學檢查初步沒摸到硬塊,腸胃蠕動聲音也正常,但還是建議她應該去看胃腸科。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下午最後一位患者是初診,坐輪椅的阿婆,自言自語又不時哭哭啼啼,由女兒、老先生與外勞陪同前來。女兒說阿婆近半年來一直懷疑老公有小三、小四、小五、小六,都沒回家睡覺,以至於她傷心欲絕,常常一直哭又不睡覺,把全家人都吵死了。她希望我開點藥物讓阿婆好好睡。


        阿婆的樣子乍看之下就像是失智症。我問這家人,阿婆是否有在其他醫院就診?老先生說阿婆本來在另外一家醫院看糖尿病、然後也被懷疑失智症,有在吃藥,但效果不好。我問:「那為什麼不在原來醫院看就好?」 他居然說:「聽說你們醫院的藥物比較有效,所以跑來這裡看。」但我接著問阿婆血糖控制得好不好,他也答不出來。在外院到底吃了甚麼鎮定劑沒效?問了也是白問。更不用說任何關於阿婆原本的用藥或就醫紀錄了。


        因為阿婆全盲、聽力又極差,幾乎沒辦法做一些記憶力、計算能力等等評估,我只好粗略的做了一些理學檢查。大致上肢活動是可以的,只是下肢力量較差。


        我問阿婆現在的行動如何?坐輪椅坐多久了?老先生說她自從去年跌倒、腳開刀後就走不好了。我順口問女兒,是哪一隻腳手術?女兒愣了幾秒,尷尬的說「我嫁出去了,不清楚耶!」於是趕快轉問外勞說阿婆是哪隻腳骨折?居然外勞用生澀的國語結結巴巴說:「我也不知道耶!」 我板著臉,問外勞來台灣多久了?她說八個月;我說,所以跌倒已經是超過八個月前的事嗎?但女兒又堅稱是外勞來後才發生的。


        
最後我改問老先生,到底阿婆是何時骨折的?只見他沉思片刻後,分別拉了拉阿婆左、右腳的褲管,好像也難以決定、、、、@#$%%^^&、、、。我想,他應該也搞不清楚。但還是忍不住說:「妳們真的是一家人嗎?」


        我告訴這家人說,我可以先開控制精神的藥,但不保證一定有效;因為不知道阿婆以前吃到多少劑量,得慢慢試。另外病情也得評估,除了失智症外或許還有其他可能性會造成目前的精神狀況。所以我排了抽血、以及腦波檢查,請她們隔天帶阿婆來做檢查。


        
老先生拿了一罐沒見過的奶粉,上頭註明『糖尿病患者可使用』。他問我說讓阿婆吃這瓶好不好?我說我不知道,上面是寫可以,但還是得看阿婆的血糖控制得好不好,不能只靠這罐奶粉。


        
「那這瓶是誰介紹你買的?」他說是原來替阿婆看血糖的醫師。我說,那你問他就好了,幹嘛跑來問我呢?我可是第一次看阿婆,完全不知道她以前是怎麼回事呢!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135
底片機拍攝的高寬比例是2:3(24mm x 36mm),已經是約定俗成的比例,連現在數位相機也不例外。然而,最接近人眼視覺比例的,其實是左右較寬而上下較窄的比例。也就是說,當人眼注視正前方時,其實雙眼對左右橫向的視野是比上下方要寬廣的。


        另外,人眼看事物時,潛意識習慣由左而右掃描,而看直立的物體則會由下往上掃描,由近而遠凝視。這也成了攝影師構圖時考量的原則,希望讓觀眾注視在他想強調的重點。


        有鑑於此,在中型相機裡出現了各種比例的相機,除了常見的66、67、68相機外,如69相機(6:9=2:3,只是原本135相機的放大版);另外有較寬景的612(6:12=1:2)、615(6:15=1:2.5)、617(6:17=1:2.8)等等。就連電視的9:16 也是高寬比大於2:3,電影院螢幕的比例甚至越長。這樣的構圖很接近肉眼所見,特別適合風景,而且讓人有一種穩固感;而直立構圖時則特別能凸顯其高聳,或是遠近的相關聯性。


        底片越大則通常放大後效果越佳,尤其適用於風景攝影。然而中型相機普遍較笨重,除非是專門風景攝影者,否則多半力求輕便,不會刻意扛著中型相機跋山涉水;更別提一般旅遊攝影為主的玩家了。於是哈蘇(Hasselblad)在1998年石破天驚的推出第一台由135底片片幅的寬幅相機 xpan。


圖:哈蘇xpan

哈蘇xpan  

圖:哈蘇xpan  從後面快門簾  可以見到寬幅的比例 1: 2.7

哈蘇xpan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前言:


        原本去年中就請了十月的假,老婆要我好好歇息;然而我還是想維持一年出國拍一次照的原則。只是十月適合玩的地方不多,歐洲太貴、日本人潮又多到不行,還是考慮中國便宜又大碗。四川稻城亞丁季節正好,這年出兩團,但考量我的腿部情況應當是去不成了;本來在桂林山水、雲南梯田中猶豫不決,忽然發現鳳凰旅行社的秋季路線裡跑出遼寧來- 一個先前從未研究過的地方。打電話請經理轉問領隊,到底這行程要不要爬很多山?我怕當下自己力不從心啊!這年頭已經不是當初去黃山、張家界的腿力了、、、結論是,除了虎山長城和五乙女山城得爬較高之外,其他還好。

 


        於是很快的做了決定,秋天就該去秋意濃的地方。儘管身體狀況渾沌不明(那時還沒個診斷),很悶,但就當是出國散心吧!

 


        到了機場,居然發現我夫婦年紀算是最輕的。一對兄弟帶著它們老婆、一對姊妹帶著她們老公、還有一對台商、一家三口邀好友同遊。後來得知這些團友們多是周遊列國身經百戰,所以盡挑旅行社的「新開發行程」參加。而遼寧團去年初創,沒成團;今年三團才均有成團。所以我們導遊洪英子小姐也是第一次帶這檔秋季賞楓行程,這樣的組合很妙。

 


        第一天直飛瀋陽已是晚上了,一個很熱鬧的城市,據說早晚下班時也會大塞車。這使得我們第二天前往盤錦得一大早出門。

 


圖:機場出來  瀋陽夜景

       Fuji X-M1+ 16-50mm

 

瀋陽夜景  

 

圖:清晨  飯店對面的街景

 

瀋陽市清晨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神經學是很玄的一門醫學。有些時候是結構上的異常,可以用影像學檢查;有時候是功能上的異常,得用電生理儀器監測;但很多時候是許多主觀的障礙,看不到也測不出來,很難用任何方式去佐證。再說就算認定是某些功能失調,也往往難以對症下藥。

 


        我其實很怕遇到精神科病患,因為她們除了自身的精神疾病之外,會跑來神經科求診往往是為了一些主觀症狀,可以很具體,有時卻又天馬行空。能不能給她們一個適當的解釋(或者該說安撫),就得靠個人的功力了。

 


        今天初診患者很多,護理師特別提醒我某位患者是憂鬱症患者,而且主訴很奇怪。當她進來後,我發現是位二十餘歲,外貌清秀的女性。當她開口後,又跟一般很『盧』的患者不同,不急不徐的。

 


        原來她說幾年前開始使用抗憂鬱藥後,發現自己某些感覺喪失了。她曾經問過精神科醫師,醫師認為不是藥物造成的,但還是幫她換過許多藥,只是那感覺卻始終沒恢復;她自己也曾為此自行停藥三個月,但還是沒效。她自己上網查,認為可能跟『迷走神經』有關,所以來掛神經科尋求我的意見。

 


        乍聽之下我覺得真是離奇,這真的是我聽過另一個奇怪的感覺異常。照常理說,這種異常應該跟迷走神經八竿子打不著邊才是,但要問我診斷為何?我也不知道。因為這些都是臨床上患者主觀的感覺,她說有,你就只好相信她。

 


        保險起見,我還是仔細的問了她的疾病史、用藥史、以及做了理學檢查,並沒有發現異狀。聽說她在其他醫院的其他科也嚐試過一些藥物治療,但都沒效。抽血驗荷爾蒙或內分泌、腦部影像等等都做過了,也都沒發現異常。她甚至自言自語說「看來我真是臨床上的特殊案例」。

 


        聽到這句話,感覺她雖然困擾,卻已經能部分接受事實。於是我接口表達同感說「我也曾遇過諸如吃了麻辣鍋後就喪失味覺、或是發燒之後失去嗅覺等等的案例,這些例子都很難檢查,也沒有特效藥,只能跟它和平相處,試著習慣它。」見她沒反對,看來似乎能認同現代醫學仍有其極限這概念,
我心中石頭才落地。這點比起有些精神病患東拉西扯,吵著非得給她一個解釋或診斷不可要好得多。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過去那一年算是比較不順利的,總是在跛行中度過,直到現在都還不知道確切發生在我身上的疾病(關節炎、蛋白尿、、、)是不是由單一疾病所引起?風濕科堅信我是紅斑性狼瘡(SLE),但其他科醫師都覺得不像。只知道吃了半年沒效的類固醇,然後十月的假期,猶豫再三之後還是選擇出國拍照,因為不確定這病會搞多久。直到十一月才決定去看骨科,發現晴天霹靂!雙側股骨頭骨折,連骨科醫師都很驚訝我能撐這樣走來走去。只好在很快的時間內被迫接受建議,快刀斬亂麻的手術打了釘子。

 


        術後的傷口癒合尚可,幾次追蹤還不錯;只是皮膚似乎受到吃藥後的體質影響,動不動就破皮,接著變成化膿,從八月後幾乎每個月都來一次,先是手臂、後來變成大腿,害我不禁自嘲自己是『與膿共舞的男人』;甚至因此跟兩位皮膚科醫師變成朋友,而且常常跑到護理站脫褲子,請美麗的護理師同事們幫我換傷口。幸好最近沒再出現新病灶,我就姑且當它是改善了吧!

 


        知道術後要復健,但是畢竟說的比做的容易,一是沒空二是偷懶。再者吃不多加上吸收差,大腿小腿都比以前萎縮。本科系裡專精肌肉學的前輩一再提醒我要做『重量訓練』,問題是肌肉太少,越撐越痠痛。轉眼間三個月(骨科醫師建議撐拐杖的最短期限)過去了,對於脫離拐杖卻覺得有恐懼感;在幾次幾乎跌倒之後,更是視放手走路為畏途。到醫院的路上也是坎坷不已,光上下樓梯的路線就考倒我的步伐。沉寂三個月後,這兩星期終於開始查房,發現遠不如預期的容易。用單腳拐杖在病房內行走雖然較帥,但是改變姿勢還是會卡卡的。相形之下,被患者耳語說是『怪醫豪斯』或『小兒麻痺』已經不是重點了。自己能夠走得穩,不要因為代償而導致背痛肩痛,以奇怪的姿勢行走,就是我現階段最大的期望了。

 


圖:過年  我家兩個兒子與表姊表哥們玩耍
       Fuji X-M1+ 16-50mm
       

小公園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這星期我開始查房。在病房由於地勢較平坦,加上怕給患者與家屬不好的觀感(例如「這醫生看起來比我更嚴重」之類的),我都改拿單腳拐杖行走;但是除此之外像看診、上下班我都拿回雙腳拐杖,雖然笨重但較穩些,可減少跌倒風險;缺點是沒有多餘的手可以拿東西。

 


        到台北看診是比較麻煩的。醫院的泛航客運上車樓梯較陡,上週我上車時,司機看到我費力的把兩支拐杖放到同一手,而用另一支手去拉扶手,於是主動站起來問我需不需要幫忙。我笑笑請他幫我拿著拐杖,讓我雙手並用自行拉扶手上車。很幸運的當晚乘車回林口時也遇到另一位同樣熱心的司機,他一開始見我吃力的爬上車,到站後還特地確定我最後一個平順下車後才將車駛離。

 


        但也不是人人有這種時間或想法。像今天中午到台北去,要上車時我主動跟這班車司機打招呼,先說聲抱歉,因為我的動作較慢;但他似乎沒甚麼反應。到了台北後,因為車道上被停了其他車,以至於客運無法駛近到最靠近大門口雨遮處;而司機也真絕了,停車後就自顧自的消失了,乘客魚貫下車,而平時下車時會幫我拿拐杖的腸胃科醫師今天似乎也不在車上(也許是剛好停診吧)。我只好拖著僵硬的腳慢慢移動,花了點功夫走下車,幸好雨不大,也沒人趕我。

 


        我知道這不能算是司機必備的職業道德,他也不欠我甚麼;但是除非他有急事,否則能夠多關心一下行動不便的人,會讓乘客心情更加愉快。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第三天我們即將繼續往北走,到靠近俄羅斯的滿州里。

 


        這裡的陽光依然強烈,但沿途的景致有了變化。聽導遊說這裡由於靠近俄羅斯,所以兩國人民在此通商頻繁;無論是建築、貿易商品、甚至貨幣流通都是常態。

 


圖:往滿州里沿途的建築
       Canon 5D+ 24-105L

 

滿州里 建築    

 

反法西斯戰爭紀念公園

 


        在半途我們先去參觀『海拉爾反法西斯戰爭紀念公園』。這個公園是中國境內少數的主題式公園,遊客不少。這裡原是日本人在二次大戰時的軍事遺址,當年日本人在東北大肆破壞,建了十餘處基地,但這裡是規模最大且保存得最好的一處。後來在1996年,這裡被評為內蒙古自治區的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而在2006 年被呼倫貝爾市命名為『呼倫貝爾市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園區分為地上、地下兩部分。放眼望去看到的除了幾個博物館、廣場之外,最醒目的要算是各式各樣的坦克、大砲、飛機等等。而在地下工事更是讓人嘆為觀止。我沒去過金門、馬祖,不知道所謂戰事坑道能夠大到甚麼規模?只在金瓜石鑽過礦坑;但在這裡,透過地下盤根錯節的坑道,可以看見日軍司令部、宿舍、通訊室等等,綿密的走道與網路彷彿參與當年戰時的環境。

 

圖:大門口

 

反法西斯紀念公園  

 

圖:軍事地圖

 

反法西斯紀念公園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