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12 Wed 2018 10:26
  • 回家


        頭痛是神經科門診最常見的疾病,一個門診遇到十位以上是常態。頭痛會讓人難過,但很少需要住院。


        32歲的黃小姐據說從十天前開始劇烈頭痛、跑過診所兩次、地區醫院急診兩次,然後再到本院急診兩次;最後急診醫師不放心而請她住院。她有卵巢癌病史,四個月前才接受全身化學治療,聽說在門診追蹤良好,腫瘤指數穩定。


        住院隔天早晨我去查房,她睡眼惺忪、頭髮微亂,但看來不像嚴重到短期內需就醫六趟。頭痛治療需要時間觀察,有時很難苛責患者密集就醫;但每個人對疼痛的耐受度不同,急診會讓棘手的患者住院,讓專科醫師診治,也是情有可原。


        頭痛在每個人的描述與感受可以有數百種樣貌。但神經科醫師最應快速釐清的頭痛重症有三大類:第一類是中樞神經感染,像腦炎、腦膜炎等;第二類則是以腦壓上升表現,例如水腦症、腦內發炎或其他問題造成的腦水腫、甚至腦瘤;第三類就是蜘蛛膜下腔出血引起的頭痛,通常隱藏著動脈瘤。這三大類的頭痛若不快點診斷,便會有生命危險;其他會跟頭痛搞混在一起的神經痛、肌肉痛或其他疼痛或許會讓人痛得死去活來,但都相對輕微,可以慢慢處理。


        她的理學檢查初步正常,只有脖子稍緊;似乎在某些特定姿勢或咳嗽時會稍痛;體溫則微高,有尿道炎。是否有腦膜腦炎?我不確定;但曾有癌症病史的患者,就算長年未復發,且腫瘤指標正常,我們仍會提防。


        腦部影像檢查看不出感染或腦轉移,仍做了腦脊髓液化驗。腦壓確實有升高,且腦脊髓液疑似輕微發炎,是否有病原需等數天才能知道;不過我第一次遇見檢驗科報告寫『不典型細胞』佔了6%,滿腔狐疑。


        三天內黃小姐精神時好時壞,頭痛症狀也反覆出現。探視的家人頻頻詢問「結果還沒辦法確定嗎?」我只好告知腦膜腦炎、腫瘤轉移均無法排除;除了止痛藥,我們同時使用抗生素和類固醇、降腦壓藥物。


        治療幾天沒改善,忍不住又追蹤了一次腦脊髓液,這回『不典型細胞』居然佔了其中51%。我雖然不曉得那些亂七八糟的細胞是甚麼?但基本上腦裡不該出現這些細胞,而且成長快速,答案呼之欲出。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舅子去訪友,囑我們在旅館裡等他回來。


        等著下午陽光較弱,再去嚴島神社。但是日本的八月儘管理論上要比台灣涼爽,仍是豔陽高照;難怪舅子說,可以晚點出門無妨。


        廣島、宮島、嚴島讓人搞不清楚,大抵上都算是廣島縣的範圍。我們搭火車前往宮島,然無論是乘坐哪種交通工具,到了宮島口都要改搭船。從火車站走出來,大老遠就看到碼頭。這是JR經營的船隻,連車子都可以上去。船開了十幾分鐘,大老遠就能夠看到一個紅色的建物,類似以往書上見到的神社,只不過是架設在海中,那就是我們主要的標的『大鳥居』了。


圖:搭船
            Funi X-M1+ 16-50mm

宮島 碼頭

圖:搭船往嚴島神社  人與車都可以搭

宮島 碼頭

圖:航行於內海

宮島 碼頭

圖:船內

宮島 搭船

圖:遠方的大鳥居 (這時就覺得鏡頭不夠長了)

宮島 搭船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一天開船後,船長已經預告「因為颱風來襲,無法到沖繩,而將改道石垣島」。在晚餐時候聽見鄰桌其他團的團員竊竊私語,表示本來計畫到沖繩去大買特買,這下泡湯了。但我們倒是一切隨緣,本來颱風天就不該冒險。


        聽說台北搭機到沖繩不用多久,開船想必也是如此,所以第二天一大早,船已經到達了外海。因為石垣島沒有像沖繩一般可供大型遊輪停泊的港口,船只能停外海。


圖:清晨 石垣島外海
                 Fuji X-M1+ 16-50mm

2018 遊輪079.JPG


        舅子通知大家早點去用餐,準備快點通關。因為畢竟是日本領土,日本海關人士還是派人到船艙的七樓進行通關作業。我也見識了大型船艙,五臟俱全,有屬於海關的櫃檯、X光機等等。填入境申請表、行李檢驗,花了一番功夫。終於搭上大型的接駁船,一艘船可以搭上近百人(我想這也是救生艇),雖然艷陽高照,但是風浪很大,船搖晃得厲害。一行人就在顛簸中抵達石垣島。


圖:石垣島 接駁船內 
        去程較沒人

2018 遊輪080.JPG


        來到石垣島,感覺確實是個小碼頭。港口裡一排商家介紹可以另外搭船到附近的數個島嶼去玩,大抵都是那種一日遊的行程。事實上我們在這裡只會停留半日,下午就得在規定時間裡上船。幸好舅子早早擬了計畫,購票安排了去竹富島。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年,從事旅遊業的舅子提議岳父母、阿姨們及同輩的表弟表妹大家一起去搭遊輪,選的是熱門的、剛啟航沒多久的盛世公主號。


        我對遊輪一點興趣都沒有,比較喜愛傳統旅行到每個景點、然後拍攝美景。加上兩年前帶兩兄弟去泰國,小孩鬧脾氣太難控制;行前也有一些朋友(無論有沒有搭過該遊輪)建議我,遊輪太大的話小孩會搞丟,得緊迫盯人等等、、、但是兩年前帶小孩出國後洩氣地勸我「以後打消念頭」的岳父母,這回看來還是興致勃勃,覺得眾多親友應該足以應付三人的作亂。所以為了不掃大家的興,我們還是跟著報名了。


        而我母親因為會暈船,在美洲也搭過類似大小的船卻仍會暈船,所以不和我們同行。


        這遊輪可搭四千餘人,噸數非常大,在台灣也有很多旅行社代理。舅子考慮了同型親友約四十人的需求(有些要睡上下舖的、有些要兩張單人床的、有些則是一大床;有的不用面海、有些希望面海),發現很難完全滿足我們這團的要求;嚴格說是房間太搶手了。最後挑了行家旅行社,訂了今年六月底的四天行程(五天售完了),我們在去年十一月就繳了頭期款,可見熱銷程度。


        回來後看了報導,除了盛世公主號之外、麗星郵輪和另一家也在去年宣布把基隆港列為母港,簡單說就是積極經營台灣到日本航線吧!難怪這麼熱門了。


基隆港通關


        我們在當天早上由遊覽車接送到基隆港,近中午就可以上船,但要下午五點才開船。以前到基隆是R1去值班,只會去醫院、基隆廟口夜市兩處。來到基隆港,覺得沒想像中大,但盛世公主號已經停在碼頭— 好壯觀!聽說有十九層高。


圖:遊覽車上合影
        Fuji X-M1+ 16-50mm 攝

2018 遊輪001.JPG

圖:基隆港

2018 遊輪002.JPG

圖:三兄弟

2018 遊輪004.JPG

圖:盛世公主號外觀

2018 遊輪003.JPG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愛吃橘子;我認識一位橘子專家。


        阿忠約莫五十多歲,皮膚黝黑、頭髮花白。他在幾年前發生輕微腦中風,之後出現癲癇症,在加護病房住了數天才轉到一般病房由我接手。所幸中風對手腳力量影響不大,主要是言語有點含糊,但復健之後自行生活應不成問題。


        這年紀發生中風相對少見,難以單純用老化、血管硬化來認定,必須徹查是否合併其他疾病。檢查發現他有心房震顫及內分泌異常,這兩件事必須與中風一同治療,否則難保不會再發生更大災情。


        出院後首次回診,記得是農曆過年前吧!他提了兩袋橘子來分送我和護理師。本來以為他和其他人一樣,只是應景的表達謝意;等他下次又同樣提橘子來,我才知道他是種橘子的。


        記得阿忠初次回診時說:「謝醫師,十分感謝您。如果沒有您,我沒辦法繼續工作。這是我家自己種的桶柑,外面水果攤賣的橘子有種味道,如果吃了我的桶柑,會覺得外面賣的都吃不慣了。」我想他有點托大了;我並不覺得外面的橘子有甚麼特殊味道,對我而言就是運氣好或不好(買到甜或不甜)的差別而已。不過他的神情認真,言辭之間隱約顯示了對自己的農產是多麼的自豪。


        我謙虛地說:「沒有啦!你能健康的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我也很欣慰。」於是高興地收下他的橘子。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續假期多半回彰化家裡,但去哪裡玩就成了問題。整天待在家,兒子一直看電視;傍晚去學校騎腳踏車、跑步,久了他們又嫌無聊。曾經去過幾家親子餐廳,但大多餐點尚可或空間不太大。


        這趟清明連假大塞車,實在不敢去玩。某天父母提到,曾在電視上旅遊節目上看到『就是愛荔枝樂園』,本於讓小孩在家看電視不如外出活動的心態,google 一下就出門了。


        我其實沒去過芬園鄉,看地圖才知介於員林與南投草屯之間,而GPS帶我走的山路是越過一座山頭,進入草屯再繞回芬園。


        芬園鄉以生產荔枝、鳳梨、米粉著稱。這三者裡荔枝我很愛吃,但不確定是否吃到芬園產的;米粉還好,不時有機會吃到;鳳梨則因為個人職業與信仰戒很多年,到去年才放開心胸破戒,至今相安無事。


        這座樂園是以荔枝為主題的樂園。來之前我以為是親子餐廳,事實上它也真的是親子餐廳;只是跟比想像中大的園區比較起來,餐廳所占的面積實在很小。難怪我們本來訂位,後來服務人員卻打來取消,說早已客滿了。我對這回答不是很滿意,但對方說明稍早答應我們的是「新人,對流程不熟」,你就很難再發甚麼脾氣了。難不成要賠償嗎?最後就決定看著辦了。


        來到這裡門口,被大批車輛嚇了一跳,裡頭停車場全滿,外面馬路斜坡路邊停了滿滿一排,我最後把家人放下,自己開到一百公尺外的路邊才找到位置停好,巧的是停在一棵荔枝樹下。


圖:就是愛荔枝樂園 水池
        Fuji X-M1+ 16-50mm

就是愛荔枝03.JPG  

圖:親子餐廳

就是愛荔枝38.JPG    

圖:庭園造景

就是愛荔枝01.JPG  

 

就是愛荔枝39.JPG


        這裡六歲以下兒童免費,所以吸引許多家長帶小孩來。進入裡面先是一座噴水池、而後是造景藝術,接著映入眼簾是一片大草皮。因為這裡地勢相對較高,在草坪邊緣可以看到員林市區(或者還有其他地方)。我跟父母打招呼,示意可以在樹下鋪墊子。這天氣候算多變,雖然半路飄了一點細雨,沒多久又開始出太陽了。


圖:大草皮

就是愛荔枝05.JPG    

圖:遠眺市區

就是愛荔枝15.JPG    

圖:樹下可乘涼

就是愛荔枝16.JPG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日本可以玩的地方太多,這十年來陸續去玩過幾次,卻總是難以一窺堂奧。幸好舅子是專跑日本線的導遊,我夫婦倆只要告訴他說這趟想去哪裡,訂飯店、租車等等瑣事都是他搞定;我們對食物不太挑剔,只要求飯店預算不要太貴,舅子能找到當地推薦的景觀飯店。我只要稱職當個旅客即可,下車拍照上車睡覺,其實很輕鬆愉快。


        今年這趟日本行,完全是老婆大人的意見。她想去四國,但我沒啥興趣。加上這一年被論文搞得焦頭爛額,雖然不算太累,但理不出頭緒總是煩人。所以這一趟的國外旅遊,算是「毫無期待感」,不像以前的旅行會在數月前就開始翻景點資料、猶豫要帶啥相機較好,甚至提早上網瀏覽可能遇到的景點與模擬構圖。直到出門前一晚,才開始有「啊!我要出國了。」之慨。


        這次訂機票是由廣島進、大阪出。不像一般旅行社是在旺季包機直接進到四國,總行程4-6天;舅子說我們共去八天,這樣安排可以自行開車,慢慢玩。那天也是一樣直到抵達機場,我才覺得要放鬆了,開始翻閱日文雜誌。


        到廣島已是夜裡,剛好在車站裡遇見一大票看完職棒的球迷。原來廣島棒球場就在車站旁,正好這一年廣島在中央聯盟戰績處於領先,人人身穿球迷服、持加油棒,蔚為奇觀。我們只顧著在車站裡穿梭,後來我才想到沒好好駐足拍一張「球迷散場照」,殊為可惜。


        來到我們夜間住的飯店,發現有不少球迷住這裡,其中有些拉著行李投宿可能是外地人但卻是廣島球迷,來這裡看球兼旅遊的。在台灣自從簽賭事件後,我是從不再看職棒的,不知是否球迷有這種風氣?但日本因為地較大,像這一票旅遊人口明顯是跟著職業球賽走的,相信也是支持日本國內旅遊的一股力量,值得台灣政府借鏡。

圖:廣島車站
                  Fuji X-M1+ 16-50mm

廣島站  

圖:我們夜間住的飯店    看到不少球迷住這裡

廣島 投宿飯店 

圖:大廳很多球迷

廣島 商店街

圖:飯店附近夜景

廣島 夜景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數年前和科內同仁去六福村後,就沒再帶兒子去過任何像兒童樂園的地方,實在是三人不受控制,以二打三太可怕。


        打算這兩天帶去北市的兒童樂園試試看(測水溫)。


        我問:「如果在兒童樂園走失了,找不到爸爸媽媽,應該怎麼辦?」

        老大:「站在原地等。」

        老二:「找警察,告訴他媽媽的手機電話。」

(os. 為什麼是講媽媽的手機號碼呢?因為老大老二都只知道媽媽手機;他們知道缺食物時誰比較有幫助)

        老三:(茫然聽不懂)、、、、


         媽媽又問:「如果有陌生人要帶你去買糖果,好不好?」

        老大:「不行,我要把他推開。」(立馬給媽媽一拳,假戲真做)

        老二:「不行",要趕快跑。」

        老三:「好!」 (後來又問了好幾樣假設問題。只要是跟食物有關,老三就說好,很容易跟別人走。)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想我有『學長病』。


        大學以前,還沒那麼明顯的症狀。自從當住院醫師後,後頭幾屆陸續有好幾位學妹,有的體貼、有的可愛、有的搞笑。對於從小生活環境只有弟弟的我而言,一直希望有妹妹可以照顧,終於在工作後造就了這個疾病。


        還記得當R時候,儘管自己有時累得像狗一樣,還是全力支援學妹A的工作,只因她照顧的某床患者與家屬難纏到不行,所有R避之唯恐不及。學妹B在R2要輪派到內科去學習之前,擔心不會on CVP而惶恐,我陪她在ICU裡幫忙患者打CVP,搞到自己很晚下班,也要撐在旁邊幫她壯膽。另一位學妹C遇挫折而難過時,我只能靜靜陪在一旁,我最無法忍受女孩哭泣了!會非常、非常心疼的。


        學妹們都知道我其實只有一把刷子,沒啥本事,也曾在很多時候感嘆能力不足而自卑;但遇到問題時我總是不吝於助人,這是長期個性使然。「學長,我臨時有事,可以先代班(或幫忙看會診)嗎?下次再還你。」;「學長,可以教我如何拍照嗎?」;「學長,我要結婚了。你可以擔任我的婚禮攝影嗎?」;「學長,可以陪我們夫婦去挑婚紗照片嗎?我怕沒人阻擋會買太多張」; 「學長,我要安排演講卻找不到人手,你可以上場嗎?」;「學長,我寫的稿子,可以幫我潤飾嗎?」; 「學長,聽說嫂子又懷孕了,可以跟你要幾片好孕棉嗎?」 甚至離職到其他醫院的學妹偶爾也打電話來會診:「學長,可以幫我想想這位患者該如何治療嗎?」多年來這些狀況都曾遇過。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

       
        癲癇症在神經內科是很常見的疾病。與腦中風等疾病不同的是,他會無預期發生,而且有時毫髮無傷、有時卻只要一次就出現嚴重後遺症,這使得患者的求學、社交、家庭方面出現極大不確定性,也因為主客觀因素(自己害怕、家人擔心)而常常無法和大家一起運動、旅遊。


        然而癲癇患者由於無法正常從事休閒活動,又容易導致被標籤化;有時家庭旅遊或同學邀約出國,又瞻前顧後不敢出門,最後連帶影響人際關係。這樣心情會比較好嗎?對身體真的比較好嗎?


        雖然休閒、運動、旅遊三大部分談起來範圍很廣,但我仍嚐試在本文討論我認為癲癇朋友可以(應該)從事的活動,希望能對大家有所裨益。本篇先討論休閒與旅遊。

 

休閒活動


休閒活動可以讓人放鬆心情、甚至增強腦力


        休閒這名詞聽來有點籠統。我的意思其實是泛指興趣與嗜好。舉凡下棋、玩牌;或讀書、念經;或彈琴、寫作;或看電影、聽音樂、、凡是能讓人陶冶性情、心境平和都算是好的休閒活動。許多癲癇朋友容易有緊張焦慮的特質、或是因害怕發作而足不出戶、生活無重心,殊不知這也會加重癲癇發作的機率。所以我都勸患者要培養一些興趣,只要能讓人心情愉悅、投入其中,在醫學上比喻來說,就是「讓自律神經穩定」,自然能夠減少癲癇。


        醫學上研究指出,特定頻率曲調的音樂可以促進睡眠品質,而莫札特的古典樂也有小規模研究顯示對減少癲癇有益。這些都是可以嘗試的休閒娛樂。


        其次,許多癲癇朋友常常抱怨記憶力差、注意力不集中,這一方面當然可能跟病情嚴重度有關、或是藥物的副作用,但許多時候未嘗不是因為缺少動腦的機會。所以像下棋、學習樂器,甚至每天報紙副刊隨手可得的「數獨」遊戲等,都可以嘗試,連帶訓練腦部功能喔!


選擇電玩須當心,不能沉迷


        至於現在很多休閒活動都已經電子化,比方說電視遊樂器、手機會平板上的電玩等等,這些可以玩嗎?我個人是持肯定態度,但是要提醒各位,一定要設定時間,讓腦部與眼睛能夠休息,不能忘我的一直玩下去;因為太沉迷於電玩的聲光效果,反而會誘發癲癇,除此之外也會有視力變差、或變成『低頭族』出現肩頸痠痛、手指肌腱炎。


        更特別的是有一類癲癇稱為『反射式癲癇』,是只有在被特定事物(如特定頻率的聲音或光線、食物、音樂、電玩等等)誘發時才會出現癲癇。例如麻將癲癇,就是打麻將會誘發癲癇,此時就應避免打麻將(包括麻將電玩);如果是音樂癲癇,就應該慎選聆聽的音樂類型。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不愛喝咖啡,同事們都知道。一來是我覺得味道很苦,想不通怎麼會有人喜愛喝這種東西;二是我的胃不好,每次喝完必定胃酸逆流,嚴重時滿腹苦水。在醫院裡常遇到患者家屬或藥廠的業務代表送上咖啡;我不好拂了面子,通常笑笑收下,稍後轉送給護理人員或其他同事。如果是生活上接觸到其他服務業如銀行理專、保險業務員邀請喝咖啡,我都直接婉拒,對方也不會說甚麼。萬一遇到窮追猛打的人,非要追問我為何不喝咖啡?我總是幽幽的回:「唉!人生已經夠辛苦了,我不要自討苦吃了。」結束話題。


        寫這故事之前,我共喝過六次咖啡,每次都有典故。第一次是剛考上醫學系,學長們舉辦迎新,到北港鎮上唯一一家西餐廳聚餐。學長請吃牛排配咖啡,不能推辭;但我加了近半罐糖,那是一種畢生難忘的詭異「甘苦味」,下輩子應該也調不出來。第四杯則是跟老婆大人初次去拜見準岳父母,岳父請喝咖啡,不敢不喝。我也曾在便利商店買過便宜的罐裝咖啡,如伯朗咖啡、拿鐵咖啡,只因有人熱心提議這類咖啡牛奶較多,較甜,應該可以改變我對咖啡的偏見。喝了當下還算順口,但一小時後還是滿腹胃酸。


        孫伯伯八十餘歲,最早來看我是因為漸進式步態不穩,但還可以自己走;曾被診斷小中風,長期使用阿斯匹靈。他總是耐心在診室外等候,不會倚老賣老或因趕時間而吵著先看;也遵醫囑詳實記錄血壓。我最喜歡這樣的患者。


        有一次孫伯伯回診,聊到剛從美國探親回來,要送我夏威夷的名產。那天我看診有些累了,聽到這話精神一振,居然不假思索地喊出『比基尼!』坐在對面的護理師「噗」的一聲笑出來,孫伯伯也有點傻眼,接著露出和煦的笑容。我才發現自己太冒失了;幸虧戴著口罩,他們看不見我的表情。直至今日,我仍然不知當時為何會靈光一閃而喊出那個答案?或許太想出國度假了吧!其實他帶來的伴手禮是咖啡豆與堅果。


        此後,他時常帶咖啡豆來送我,絕大多是嫁到美國的女兒寄給他的,有時候是其他國家的,我其實也分不清楚。偶爾他會直接買杯咖啡,說聲「醫師辛苦了!」


        我不懂豆子,也不想去研究;就如同大多數人對不感興趣事物的態度一樣。但我寫鋼筆,不同的筆身粗細長短、筆尖彈性,與不同墨水、紙張的搭配會影響書寫流暢度,箇中手感只有筆者自己知道,旁人難以意會。而咖啡根據不同品種、不同氣味、各種研磨或沖泡方法、甚至含乳量、甜度高低,組合應該也是千變萬化;好不好喝應該也跟飲者當下心情相關。喝咖啡應該也是此道中人獨自享受的時光,而不僅單純視為解渴或提神而已。
 

        孫伯伯送的咖啡,其實我一次都沒喝過。我不確定他是否發現到我的破綻,但看診時話題一旦扯到咖啡,我總是靜靜傾聽。診間護理師曾經問我,既然不喝咖啡,怎麼聽得那麼專注?我想我試圖捉摸的,不是他享受某某咖啡的樂趣,而是他生命的歷練,以及那一絲漂洋過海、來自他女兒的思念與情意。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位中年男士是某公司老闆。他兩個月前來求診,主訴是幾年來眼皮周圍肌肉常不自主抽搐。他先前在另一家醫院吃很多藥,不僅沒效而且昏昏沉沉的,而且在工作開會時常常被下屬注目,所以輾轉來求診。


        我看他的模樣,十足就像是眼肌痙孿症;但保險起見,還是抽血、做了腦波、神經傳導刺激等等都確定無異狀,才安慰他不要灰心,讓我再嘗試用藥治療看看。


        他問我,甚麼原因會導致這樣?我說原因不明,如果找不到一些腦部病變或其他疾病,可以是神經功能失調:用眼過度、疲勞或壓力、顏面肩頸緊繃、睡眠障礙等等都會誘發。治療主要是用藥物,但很多時候靠按摩熱敷、運動、適度休息、睡眠正常雖然不能斷根,也可以緩解嚴重度。


        他聽了馬上拍大腿說:「對啦!我每天看電腦報表,想說怎樣才會賺錢,但總覺眼睛乾澀。還有我老婆,老是一直罵我沒用心經營事業,讓我壓力很大,我要去告訴她。」


        後面那一段話是他自己的解讀。我沒見到他夫人陪同前來,難以評論。


        看了兩次門診,每次我都微微上調一點劑量,擔心他出現像前一家醫院感受到的副作用;但他覺得還好,因為改善病情比較重要。他上次回來表示「有明顯進步」;今天回來,我見他的抽搐次數有減少,正要詢問他情況時,他居然高興的告訴我:「進步太~~多了!」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兒子逐漸長大,對電玩產生興趣,每次跑去外公外婆家就搶著玩他們的平板;而我家都沒使用這類遊戲。所以年初我把自己多年沒玩的Wii 重新整理,也陸續買了幾片較益智的遊戲,規定假日才能玩,希望培養親子感情。


        隨著老三明甫帶回家,慢慢也想有參與感,所以我前陣子上網訂了第三隻手把給他。


        舉幾件趣事如下:


        之一:


        明甫回家長住之後,越來越會講話,雖然發音不清。他不會玩Wii,卻也想有參與感。像保齡球之類的遊戲,我叫他拿著把手,然後我在一旁發號施令(同步幫他打),打中了他就很開心。只不過今天哥哥玩的遊戲只有雙打(分割螢幕、兩個主角競速),要雙手揮動才能向前跑。我把遙控器拿給他,告訴他要雙手揮動。


        明甫問:「那我呢?(詢問哪一個主角是他)」 我隨手指某一位主角,叫他趕快動。他還是問:「那我在哪裡呢?」


        媽媽在一旁笑到不行,看來沒那麼容易呼攏過去了、、、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

        晚上吃晚餐,老大照例很快扒完一碗飯(他一向只配紅蘿蔔炒蛋,其他盤一概不動);老二照例每盤菜、肉都吃一堆,就是飯(主食)吃不了吃幾口。至於老三平常都默默地吃,但這晚則是顧玩,不認真吃。


        本來是奶奶催著老二吃,老三有時會心情撒嬌要媽媽餵。結果老大今天心血來潮,要跟老三玩「飛機」的遊戲;我耐著性子,看他要怎麼玩。


        原來他是想幫忙餵弟弟,把湯匙盛一口飯當作飛機,飛進老三口中,老三很高興地配合的張開嘴巴猛吃。過一會兒老大越玩越高興,同樣把戲也跟老二玩,讓老二也將那碗飯吃完了。我們幾個大人看得又驚又喜。


        除了最後滿地飯粒之外,這樣的表現已經不錯了!老大開始會指揮小弟了、、、


圖:三兄弟

2017 兄弟生活 003.jpg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天在桃園分院看診時,由復健科轉來一位中年患者。點閱電子病歷,2011年住院時診斷為腦幹中風,基底動脈阻塞 basilar artery occlusion;之後都持續在復健。太太說患者近一個月來脾氣開始改變,有時會無預警的動手動腳踢人,但大多時候很安靜。


        我看了一下他,右側肢體完全癱瘓,意識清楚但說話含糊。方才在診室外候診時安靜的坐著,跟一般具攻擊性的精神疾患明顯不同。不過他大多時候面色猙獰,不自主會咬牙切齒,且有時會快速揮舞健側手腳,但似乎是可以自行控制的(似乎是受到刺激時較會發生,例如旁人靠近或試圖觸摸他時)。初步不像Alien hand syndrome或hamiballism。


        我跟他寒暄幾句,他都能正確回答我的問題。當我小心緩慢接近,告訴他要幫忙做評估時,冷不防他左腳直踢!我心裡一驚,很快縮小腹後仰,還是被掃中小腹。幸好我夠瘦,肚子小。而太太與外勞趕緊湧上壓制他手腳。


        太太連忙向我致歉,表達她的尷尬。而患者則是看來激動,不知是因為緊張、或者我的動作哪裡惹惱他了。


        不到一分鐘,他很快就鎮定了,只是臉部似乎不受控制的一直咬牙切齒。我等他放鬆後,決定繼續我的檢查。這次我一邊跟他說話,慢慢改站到他右邊癱瘓那側,準備測肌肉張力。我心想,「這下你應該踢不到了吧?」。說時遲那時快,他坐輪椅上,左腳居然不可思議的向內急鉤射,我雖心中有防備趕快向後彈,但還是被踢中小腹,一陣疼痛;往下差個幾公分就踢中重要部位了!真是、、、


        心裡罵了好幾聲,暗嘆自己還是太大意了啊!從沒看過腦幹中風,坐輪椅時健肢踢人還能那麼靈敏的。這人生病前搞不好是踢足球的、、、應該推薦給國家代表隊去參加殘障奧運的。


        看這種情況,患者是無法配合做檢查了;不管是抽血或腦波、腦部影像檢查應該都無法配合。我只能初步猜測,他是多次中風後造成的精神行為異常或認知功能障礙。先調藥看看。


        病人出去後,護理師很關心的問我:「有沒有怎麼樣?」我居然毫不思索的脫口而出說:「喔~ 差一點就踢中小鳥了!」 話一出口才覺得不妥,小鳥是我平常對兒子們才會說的話。於是她摀著嘴巴笑,然後我則苦笑。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