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年前一位爺爺由家人陪同來求診。最初子女的主訴是
覺得他的記憶力不好,偶爾忘記鑰匙放哪裡、或是忘記吃藥等等;但性格並無異常,尤其是每天清晨五點必定準時起床到公園走路的習慣更是未曾改變。


        爺爺頭髮不多,但白得很均勻;牙齒少了一大半,配上滿臉皺紋,慈祥的模樣使我聯想起我高齡九十幾歲的伯公。記得第一次看診,我問他身體有沒有不適?記憶力好不好?他把臉湊近我的嘴邊仔細聆聽,然後含糊的回答說「沒有哇!」女兒不好意思的說,爺爺有重聽,請醫師講話大聲一點;我笑笑說沒關係,在腦神經科門診,聽不清楚的患者比比皆是,我們早已司空見慣。


        作了理學檢查之後,初步懷疑是阿茲海默症。此後安排抽血與影像檢查和心智評估,向健保署申請失智症專案藥物,也順利核可了。我告訴家人,要按部就班的用藥,希望能夠延緩爺爺智力的退化。


        爺爺非常有禮貌。每次回診,我總是問他睡得好不好?有沒有出門曬太陽?他都慈祥的說「差不多啦!」然後靜靜的坐著,由陪同而來的奶奶與女兒補充他的近況。每次臨走前,爺爺會揮手致意,並且跟我「阿里阿哆!莎唷娜娜!」


        我的失智症患者在門診比例並不多,少數被診斷為阿茲海默症的才有機會吃到健保核准的藥物。而也不是每個人對於此類藥物都有明顯療效,有些人用藥後卻仍持續退
化,隔年評估成績不過關就無法繼續用藥;爺爺的狀態相形之下是屬於較穩定的。


        兩年前爺爺的大兒子開始描述,有時陪爺爺去散步,他會邊撐著拐杖邊哼著小調,唱的是一首日本歌『北國之春』。爺爺雖然是受日本教育,但子女從小卻未曾聽他唱這首歌。我雖然和子女一樣不
知原因,但當還是給了正面解釋。有些失智症患者,會聯想起過去的長期記憶,比方談論小時候的玩伴、唱小時候的歌;或許這首歌對他有特殊的意義也說不定。


        下診後,我去查了
『北國之春』,那是一首因求學或謀生而離開家鄉農村,不得不來到大城市的遊子想念故鄉之歌曲。這曲子是否反映了爺爺年輕時的際遇,我無從得知。但那首歌膾炙人口,被翻唱為各國版本,台灣版是余天演唱的『榕樹下』。


        一年之後爺爺開始有些行為異常。夜裡常常會醒來,抱怨外頭有個男人在唱歌,唱的還是那首『北國之春』。他有時會向家人表示要出門去制止那個唱歌的人,因為他唱的旋律或歌詞不對;但是經過勸告之後還是可以打消念頭。此外兒子說,偶爾爺爺夜裡聽到的還有一首台中商專的校歌,那可能跟他以前念台中商專有關。但家人確定「半夜外頭沒人唱歌!」


        我問爺爺:「那個人唱得不好聽嗎?或者有唱錯?」爺爺想了片刻,緩緩搖頭說:「那個人唱的太粗俗,其實這首歌是很好聽的。」我又問:「你以前念書的學校有趣嗎?」他回答說:「不錯啊!交了很多朋友。」於是我笑著安撫:「不
是每個人都有好歌喉,爺爺你要多包涵啦!」爺爺點頭表示認可。那次門診就在溝通後落幕。


        我與子女們討論,猜想那是爺爺的聽幻覺,但也不排除是深層的記憶。請子女回家想想,是否有屬於爺爺的獨特事蹟或記憶?假若可以找到蛛絲馬跡,運用『懷舊療法』對於維繫患者的記憶力常有不錯的效果。此外對於那兩首歌曲,假使不會太影響生活和情緒,爺爺愛唱就隨他唱,要抱怨就去抱怨,子女們就當個稱職聽眾即可,不要刻意去糾正他。家屬也同意暫時觀察看看。


        但是許多失智患者,隨著病情進展會出現越來越多的視幻想、聽幻想或精神症狀,比方說妄想鄰居說他壞話、子女要謀財害命、家裡躲小偷等等,倘若疑神疑鬼、心神不寧,甚至造成家庭失和,那就非得治療了。


        幸好爺爺的症狀僅止於此,後來也沒有更多的行為脫序。他似乎已能跟這兩首歌曲和平相處;家人甚至覺得開始使用失智藥物後,他的記憶力與脾氣還更好;後來幾年的定期心智測驗,分數也都持平、甚至小有進步,大家對於現況都很滿意。

, ,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家中最近要添購一些家電,適逢一些賣場如
燦坤等在辦周年慶,價格相對便宜。晚上老婆在嘀咕說,某幾個品牌的淨水器,看來好像各有好壞,不知道該買哪牌比較好?好煩喔!


        我說:「那就不急啊!就像我買照相機一樣,也是有好幾個牌子,規格風評都不錯,難下決定;這時就要好好考慮,分析利弊得失,等到決定好再買最滿意的啊!以後才不會後悔。又譬如、、、」


        我話還沒說完,冷不防老婆突然插嘴:「啊唷?考慮好久,好煩唷!誰像你蘑菇那麼久、、、我想,看順眼就直接買好了。」


        我頓了一秒(差點咬到舌頭,思索該不該講),才結結巴巴把我剛剛剩下的話說完:「、、、譬如像我挑老婆一樣,也是考慮很久,最後才挑最好最滿意的。」


        這回換她笑了!


        不過當我把這段對話放到臉書時,得到的卻是一段挖苦。原來,我挑的是最好最滿意的,而老婆挑的是最順眼的、、、


        但那也沒關係啦!投資一定有風險,我雖然不算是高富帥二代的,但也一定有獨特的才華,才會讓老婆順眼。我會努力讓她相信自己的眼光。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這一晚睡得香甜,在森林中入睡的氛圍真的無與倫比。如果有來東北旅遊,我強烈建議到奧入瀨星野飯店這裡住一晚;事實上這也是許多作精緻旅遊的旅行社所力推的住宿。



        早餐一樣豐盛,仍有生食;來自平泉的鮮奶更是美味。只是我一貫不吃生冷,且七分飽即可。吃完之後,大家等著搭乘飯店的定時接駁巴士前往奧入瀨溪。要放棄這樣豐盛的美食實在可惜,所以同行友人brain 表示他不去散步了!要好好吃一頓,然後再去泡溫泉。這跟我「寧願睡少一點、吃趕一點、也要多走點路、多拍點照」的心態大不相同。不過這也是自助旅行的好處,只要大方向不違背,旅途中不意見相左,夥伴們可以各取所需。

 


奧入瀨溪

 


        這地方是我此行最大的目標。由飯店處到十和田湖的距離約14公里左右,精準一點說是從十和田湖畔「子之口」到下游「燒山」這一段路,一般來說大約要走四到五小時才能走完。接駁巴士由飯店出發,前往十和田湖停車場之前,共停靠四個站牌,分別為『燒山』、『石ヶ戶』、『馬門岩』、到『雲井の滝』,客人可以選擇在任何一個點上下車。由於我腿力剛恢復,但又想多走一些,於是考慮上午慢慢走,中午再回飯店退房。另外飯店也提供單車可以騎,但我們還是決定散步。



        我們搭到第一站燒山就下車,因為這樣走是緩上坡,不過是逆向,可以沿途看到水流而下;假使從十和田河畔走回來,雖然也許輕鬆些,但就得頻頻回頭拍照了。

 


圖:奧入瀨溪  一下車我就開始拍

        Fuji X-M1+ 16-50mm

 

奧入瀨溪  



        我背著相機與腳架,慢慢沿著馬路旁的步道前行,弟弟則有時幫我背腳架。這裡算山區,清晨的露水或下雨會使得地上濕滑,有時甚至會有小水窟;但大多時候不會太泥擰;如果太濕,還可以走到馬路上,只是要注意安全。

 

       
        飯店的簡介裡寫說,奧入瀨溪沿途有著日本最多特有的植物、蕨類等等,但對於植物外行的我,其實並不在意這些。我從剛下車,就被溪流的美麗吸引了。

 


        步道大部份是沿著溪流而建,偶爾才會跨過馬路繞到對側;溪流並不寬,但是涔涔流水,活脫脫就是我小時候拼圖的風景啊!但這一幕呈現在眼前時,還是在思索如何能將溪流之美拍下來。弟弟貼心地幫我揹著三腳架,走在前頭,待我需要時遞上。於是我就這樣邊走邊拍。

 

, , ,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臨床醫療做久了,照顧過許多重病的患者,最後生命徵象穩定但意識不清。大部分的家屬因為人力不足、欠缺經驗等緣故,會選擇把患者送到安養院;但是仍有少數家屬堅持獨自照顧患者,這時就需要居家護理師定期到宅訪視,協助更換管路與評估患者狀況。


        我是在去年開始參與居家訪視服務。初次去醫訪那天,烏雲密佈。居家護理師惠茹一邊開車,一邊簡介今天拜訪家庭的故事,叫我放輕鬆,這些家庭都很友善的。


        一位老伯全職照顧因腦傷出血而臥床數年的兒子。患者發生意外時,老婆剛懷孕沒多久,還算是新婚吧!我沒想到媒體時常報導的「造化弄人」劇情就發生在眼前,可以想像當時對這家庭造成很大打擊。但太太依然不離不棄生下女兒,現在開早餐店謀生。


        老伯聽說我是初次醫療訪視,很有禮貌的鞠躬,表達「榮幸」之意,甚至準備水果要請我們吃;倒讓我這新手覺得不好意思了。


        在老伯帶領下進入患者房間。空間並不算大,四週堆著抽痰機、清淨機與其他照顧材料如尿布、紗布等等,數量多而不亂。患者睡在一張氣墊床上,而旁邊有另一張小床是老伯歇息之處。


        患者有氣管造口與鼻胃管,呼吸平順,此刻眼睛張開,但意識不清楚。我在護理師眼神示意下,走近用聽診器聽了一下患者的心音與呼吸,尚稱良好;打量了一下他的身軀,因久臥而肌肉萎縮,與大多數臥床患者一樣;但四肢指甲乾淨,身上毫無傷口,可以想見家人平日照顧很用心。


        護理師熟練的幫患者換管子,與老伯閒話家常,互動就像是一家人;我這外人卻愣著不知該作甚麼好。環顧衣櫥與四周牆上,有大大小小各種貼紙或剪報,內容則是可愛動物如魚、鳥、狗,造型各異的史努比、以及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卡通。此外有些塗鴉,畫著眼淚或愛心、或寫著諸如「爸爸要趕快好起來」的詞語。老伯看我沉思,主動解釋這是他的孫女從小畫(收集)的;從前是寫注音,後來是寫國字,他都全部保留下來。


        居家護理師補充說,小女孩現在已經十歲了,從小會問媽媽與爺爺說「爸爸為什麼不能抱我?」「爸爸甚麼時候要醒過來?」後來慢慢懂事了,就不會再這樣問了;但這女孩名符其實是「從小看著爸爸長大的」。


        我點頭表示理解,原來這些圖文背後有這樣一段故事。但該怎麼形容當下在那個房間裡的感覺呢?肯定不會像兒童樂園,而是有點感慨。所有圖案與童言童語,就是小女孩的成長記錄。這患者被家人的愛滿滿包圍,呵護得很好,或許算是不幸中的小確幸吧!


圖:牆上照片 女兒印象中的爸爸

  居家訪視照片  

圖:女孩小時候的塗鴉

居家訪視照片  

圖:這面牆上記錄的是女孩的身高,老伯說捨不得擦掉。

居家訪視照片  

        任務完成後,護理師順手帶來一疊附近的醫療用品店特惠廣告。老伯搖頭笑說,還是送給別的家庭參考吧!講到新北市、桃園中壢地區所有醫療用品店或量販店,無論是醫療儀器或各式耗材,哪一種在哪家買最划算、哪家有折扣,他都一清二楚啦!搞不好以後兒子不在了,他自己來開一家店,專門服務居家照顧家庭。


        老伯講這段話時很豁達,沒有一絲抱怨,倒像是照顧兒子已經滿腹心得,把我們都逗笑了!俗話說『久病成良醫』,病患照顧久了也能變成購物專家。

,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今年二二八連假,我沒值班。正好父母帶著侑侑北上回診,於是留在這裡。但前一週來天氣都不好,本來想去看花燈,但又怕人多而作罷。


        麗本來看到同事們在FB上分享採草莓的經歷,嘀咕著也很想去採草莓,被我潑了一桶冷水— 帶著三個兒子去,不是搞破壞嗎?何況天氣又不好。後來瞧著網路上人家推薦的親子餐廳,麗覺得這家不錯,跟大家說如果天氣改善,帶兒子們去這家試看看吧。


        這想法其實我是贊同的。回顧從前去過的親子餐廳不多,有一次是在新竹某社區(回程時怕塞車而就近google 找到的),只有一間店面,餐點普普,只有些簡單玩具;某次好像也是在楊梅附近,因為想去的遊樂區進不去,也是就近google 找到一家鐵道旁的餐廳,遇見好多對家庭聯誼,那地方就不錯,餐點中上,但餐廳後有許多遊樂設施;而林口家樂福樓上的親子餐廳,道具就多些,感覺適合家族慶生、、、。只是這些地方餐點多半一份三四百起跳,又不怎麼樣。但相對於去其他用餐場所(我擔心小孩亂吵),這類親子餐廳是好很多了,反正要吵大家一起來!


        我現在的想法就是「只要能讓小孩玩耍、大人放鬆體力,對於食物期望就不必太高了!


         這地方在關西,正巧大舅夫婦自泰國回來,目前住新竹表姐家。順便連絡了一下,除了表姐因為早和同事有約而不克出席外,表姐夫可以載著大舅夫婦來和我們會合。


        十點多出發,走機場系統到二高,沒想到在過八德鶯歌出口路段前就遇到塞車。起先以為是車禍,因為早上新聞報導說,國道一號湖口附近發生嚴重車禍,猜想是車輛紛紛改道;後來發現不對,是國道二號車太多而回堵。大溪、龍潭、關西等等交流道附近有各大風景區遊樂區,看來連續假日又加上好天氣,把車子全都趕出來了。


        沿著地圖走,行經關西交流道,走羅馬公路,最後發現這家親子餐廳在去統一度假村、馬武督森林、桃源仙谷的路上,地點大約在桃源仙谷前方三公里左右而已。幸虧出發得早,來得及在中午十二點以前到達。


        我沒看過任何關於這地方的介紹,聽老婆說是「無菜單料理」,店員稍早接到預約電話卻也只問我們「有沒有人不吃牛肉?」倒是不知道她們會端出甚麼料理來。我們六大三小,店員問了小孩的歲數後,只說「那就作六人份好了」。而菜色價目有四百多、五百多以及更高一級的,麗選了一人550 的。我想事前至少要告訴客人是吃飯、麵或燉飯之類的吧(以前去過的親子餐廳料理多是這類的)?生怕對大舅夫婦招待不周。麗說,應該不至於作出小孩不敢吃的食物吧?


圖:親子餐廳外觀
                 Fuji X-M1+ 16-50mm

2016青境花墅02  

,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這天我們前往鴨綠江斷橋後,驅車前往天橋溝,號稱「中國楓紅最艷的地方」。但其實同樣打著這口號宣傳的,還有四川的光霧山。中國地大物博,究竟哪裡是第一,有時各說各話。


        前一天在丹東爬了虎山長城之後,這天的行程算是比較悠閒的。我們乘著巴士,經過許多田野;由於稻糧收割完成,田裡顯得光禿禿的,顯現蕭瑟的秋意,四周遼闊感倒是讓我聯想到秋末的北海道。然後繞經一段小路之後,左近忽然出現一排別墅!我心想怪了?這種窮鄉僻壤居然也有別墅,跟農村景緻頗為不搭。但車子繼續走,路旁的小山陸續出現紅葉,在不知不覺情況下,我們開近天橋溝國家公園了。


        這真是太詭異了!下車的地方是景區門口,但很明顯可以見到旁邊有個大湖泊,活脫脫就是一座高球場,而稍早附近還有成排別墅。我心想,難不成政府放任建商在這裡蓋別墅嗎?但繼而一想,在共產國家,這也沒啥好奇怪的。就連太過民主的台灣,墾丁、陽明山、日月潭景區還不是一堆地主爭著蓋房子、、、我們為了覺得「破壞自然景觀」而可惜,當地人或許覺得這叫「促進地方繁榮」呢!


圖:天橋溝大門外的停車場
        Fuji X-M1+ 16-50mm

天橋溝  

圖:天橋溝外的景色

天橋溝    


        我是對打高爾夫毫無興趣,否則秋天能夠在這麼優美的地方住宿、打高爾夫球,該是多大的享受!儘管當下我還沒真正進入天橋溝,只見到停車場旁的紅葉而已。

       
        天橋溝位於遼寧寬甸滿族自治區的西北部,其實離都市有點距離,有人稱它是『天外小蘆山』。它與九寨溝、米亞羅、喀那斯、大興安嶺等地都是中國著名的紅葉聖地。當地人安排到這裡賞楓,多是兩天以上,可以慢慢爬山。景區裡有天宮、蓮花峰、玉泉頂、曉月峰等名山,一年四季各有不同美景。


        附帶一提,回台灣後我上網站搜
尋,才知道此處當真封閉了數年。幾年前的背包客要到此卻不得其門而入,或是像我一樣看到一片荒蕪的空地而大感詫異(那時還看不見別墅)。當地人說這地是賣給建商蓋房子。我想這就是特權吧!

, , ,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兄弟玩耍  

圖:哥倆好

本照片攝於林口公園。Fuji GF670攝、Fuji reala 負片。

 

        自從老三出生之後,應付三個小孩變成不可承受之重,特別是前兩年我深受疾病所苦。於是後來老二侑侑回到中部去跟爺爺奶奶住。


        每晚兩兄弟藉著視訊電話講話,感情看似不錯,會互相炫耀自己手中的小汽車。但有時候我們回去北斗、或父母上來林口,兩兄弟相處不了多久就開始搶玩具。體型較大的昊昊總是搶走弟弟的玩具,甚至將他壓制在地;然後侑侑總是示弱的大哭,惹得爺爺奶奶必須哄昊昊「先把手上的玩具借給弟弟玩」。但常常協調好一人一部車,侑侑又任性的「總覺得哥哥手上那台比較好」,又開始吵鬧起來。就這樣週而復始,要他們安靜極其不易。


        有時候哭得我心煩意亂,忍不住大喊「你們都不寶貝對方,哥哥(或弟弟)送人好了!」「你們乾脆十八年後再見面好了!」兩人卻又異口同聲說「不要」!讓我哭笑不得。


        我試著回憶自己和弟弟小時候的玩樂畫面,但已經很模糊了;印象較深的反倒是幾次吵架的片段,比方說有一次我轉身飛踢把他踢哭,然後被父親拿藤條打了好幾下,跟弟弟一起哭著被罰站。此時此刻,發現當父親要調解兒子們的紛爭,很難。然而一旦他們能夠陶醉於遊戲時,又覺得天下太平莫過於此。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一位三十幾歲年輕人由母親陪同來求診,據他說左側手腳已經麻一個月了,沒其他症狀。他因為這問題到新陳代謝科求診,才發現有糖尿病與痛風。


        我幫他作理學檢查,其實不只左側手腳,連右邊手腳也有問題。初步判斷應該是多發性神經病變,與糖尿病有關;且合併雙側腕隧道症候群。此外,雙側肩頸緊繃,或許也是造成他抱怨上臂痠麻的原因。


        我告訴他,要開藥給他吃,並且安排『電神經』檢查。媽媽忽然插口說:「醫生你是說某某傳導的檢查嗎?我聽我兒子說上個月在亞東醫院作過了。」


        我耳朵一豎,回答說:「作過了?是神經傳導嗎?那這樣就不必再作了,先吃藥看看。妳們下回去亞東複製檢查報告來讓我看看。」


        兒子突然對著母親咆嘯說:「妳亂講!我哪有作過甚麼檢查!、、、」而母親嘟嘟囊囊的說:「我、、、好像聽你提過這名詞。」


        我一邊解釋可能的病因,一邊在病歷上用中文打「家屬表示,患者曾在外院作過檢查、、、」,患者看我打字,氣極敗壞強調「醫師,你不要聽我媽亂講!我沒作過檢查,你覺得該作甚麼就作甚麼。」接著轉頭又罵母親兩句。


        母親委屈的小聲說:「醫生,我是想說,能不能改作腦部與腰部的檢查看看?」


        我看他們一眼,回說:「他又不是腦部與腰部的問題,為什麼要作這兩個部位檢查?」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高鐵在今年十二月,如期開闢了苗栗、彰化、雲林等三站。而班次也作了許多改變,例如新增了許多班次是「站站停」(要嘛就三站都停,要嘛就跳過去都不停)。對於許多遠程旅客而言,通勤時間拉長;但對於這三縣的人來說,多了一個回鄉的交通工具。


        以我來說,原本開車回家都需約三小時,那是因為得載小孩的行李、推車等等。倘若有時候想回家度個小假(非大型連續假日),行李又不多,搭看看倒是不錯的。於是趁著十二月初高鐵推出「買一送一」體驗價,與昊昊約定,帶他與明甫搭高鐵回去北斗。


        不過人真是超乎意料的多!本來就認定週五較多人,但也許是因為買一送一的緣故,趕到高鐵站時看見人潮還是嚇了一跳。我匆忙在販賣機排隊買了自由座(想說對號座鐵定沒有),進車站時還是被站務人員廣播引導到對號車廂去,因為自由座車廂已經站滿了!運氣不錯的是,在第七廂居然還有空位,一位乘電動輪椅的先生慷慨的叫我們坐他位置,於是老婆抱明甫坐著。搭高鐵像是以前搭台鐵一般,走道站滿了人,前所未見。幸好我只需站一小時,不像以前搭台鐵要站近三小時。


        車行苗栗、彰化新站都有不少人下車,尤其很多是年輕人,我們排了好久才擠出站;推測應是許多遊子返鄉試乘的,特地來玩的恐怕不多。但以這種票價來說(桃園到彰化票價680左右),如果不是目前優惠中,我想我應該除非趕回家才會搭有;倘若是我父母應該還是會選擇搭乘客運(北斗出發直達林口,車程約兩小時二十分,但敬老票只要250 左右)。


        彰化站位於田中,田中央。四週有幾條聯外道路還沒蓋好,包括往北斗的;所以父親開往田尾再繞回來,不過離家才五公里遠,比起我岳父家到桃園站更近。


        這趟回家是散心的,像度小月一般,所以吃吃喝喝,隨處逛。


竹塘榕樹公


       
父親說竹塘這棵樹,其實應該比澎湖或台灣其他地區號稱的樹王更大,只是名氣沒那麼響亮。位於濁水溪畔,本來是一顆樹,後來變成一大片,因氣根極多,已經不好分辨哪裡是最初的樹幹了。當地人搭了棚架,視為神明祭祀;民眾在此泡茶下棋,還有人擺設卡拉OK在唱歌。


        不過侑侑還是比較喜歡榕樹公旁的小公園,有一些遊樂設施。他對於溜滑梯沒有抵抗力,無論在哪裡看到總要溜上一陣子。


圖:榕樹公  有神則靈
                 Fuji X-M1+ 16-50mm

榕樹公  

,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這趟行程最早的規劃是從北海道進,然後搭東北新幹線進入青森,不想走回頭路。結果發現往青森的新幹線要接近十一點,搭到東北時已經過中午了。網友們最常建議的,第一天飛到東京,再搭三四小時新幹線拉到青森去住(或是另搭國內線飛到東北),第二天再開始玩,甚至還比我這行程多了半天;但我能夠到函館去再看一次夜景,很值得啦!(見前一篇 日本東北(1) — 再別函館 五稜郭、夜景、朝市  )


        忘了拍東北新幹線的列車外貌。從北海道搭到東北要一個半小時,據說明年就能全線通車直到札幌。所以各火車站都擺滿了免費觀光手冊。當我們搭到青森後,小舅子去租車店取車,大夥就近繞到附近一家大賣場去買微波便當吃。原本我很想去弘前城的,因為很嚮往日本的城郭,但弘前城與八甲田山在不同方向,下午要趕到兩邊實在不太可能,於是只好捨掉弘前城,以後春天櫻花季再來吧!


圖:新青森火車站前
                Fuji X-M1+ 16-50mm

青森車站  


八甲田山


        一路開往八甲田山,車輛並不多,蜿蜒的公路上有幾個登山口,我們停下來遠眺遠方的群山,但這跟我印象中的
美景還是有些差距。不過日本車上的GPS很不錯,連羊腸小徑都可以找得到。幸虧這趟是小舅子阿新陪同前來,我不懂日語,要輸入座標或名稱感覺上就困難得多。要自助旅遊,還是得認識一些文字才行。


        八甲田山的範圍很大,一路上看到城之倉大橋的路標(岔路),那裡是賞紅葉的聖地;不過想到還沒紅,就決定放棄掉了。因為晚上要住奧入瀨溪流飯店,決定沿路開過去,有啥景點就看啥。


圖:八甲田山連峰 某登山口  紀念某除雪隊的紀念碑

青森 八甲田山  

圖:這季節來  山上還綠意盎然

青森 八甲田山  


        根據GPS來到八甲田山的纜車停車場。下午快四點多,氣溫有點陰涼,這裡卻沒啥人。我們進去詢問,得到的訊息是仍有纜車上行,但已經是最後兩班了;而根據氣象,山頂的溫度約10度左右而已。抬頭望著厚厚的雲層,思索著要不要上山?怕能見度不好。後來我獨排眾議說「上去吧!」如果看不見東西就認了。

, , , , , ,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自從大半年前帶昊昊去看木柵動物園後,有時他會念著「要帶侑侑與明甫一起去」。雖然我覺得他並不是真的對動物著迷,這點可以從他看電視習慣得知(他都霸占著25 台東森幼幼台,而有時我試圖勸他改看動物星球,他卻興趣不高)。然而我仍是鼓勵他「如果乖一點、或讓老師稱讚可以得到一個『讚』,湊滿十個就可以再帶你去看動物」。


        平心而論,昊昊雖然還有許多規矩要教,比起前半年卻已經好很多了!而現在侑侑住在中部,除了看病之外較少有機會北上,因此如果能有機會讓三兄弟一起玩耍挺不錯的,就算會讓我頭皮發麻也得塑造這樣的機會。當然這時候就得爺爺奶奶一起邀上來北部「協防」,否則光靠我夫婦倆實在難以出門。


        經過同事介紹,我們這趟出遊選擇了六福莊,聽說是和六福村同集團的旅館,然後打開陽台就可以看見動物。另外六福村我應該是很小的時候去的吧?完全沒印象。對於小孩來說,能夠玩玩遊樂設施也不錯。我只想到帶他們坐旋轉木馬、摩天輪之類的;至於雲霄飛車等太刺激的遊戲,離我自己都不太敢搭,應該還是算了吧。


        周六來到六福莊報到,那天下著雨,但我發現準備入住的旅客非常多。儘管台灣國民旅遊很貴,還是不少人為了小孩肯花錢。我們有住宿,可以包兩天任意進出六福村,所以託好行李,就帶兒子們去玩了。


        六福村的園區比我想像的要大。我們入園後沿著馬路走,我才知道原來這裡分成五區,有大西部、熱帶雨林區等等,每一區的遊戲和餐廳等各自不同,生意人真的很有腦筋。但我事前也沒作功課,反正對兒子們來說都是新嚐試,看到甚麼再隨機應變就好。


圖:六福村  大池塘    有時要昊昊拍照時他會故意不配合
                Fuji X-M1+ 16-50mm

六福村 噴水池  

圖:三代同遊

全家福 三兄弟聚首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三十年,佔了人生超過三分之一。從小到大,遇見許多貴人,才有今天的我。


        民國74年,我剛讀國中,忽然罹患了怪病,常常無預期的跌倒,摔得鼻青臉腫;升旗典禮時行舉手禮,國旗歌還沒播完手臂就慢慢垂下來了;那年冬天起床時連棉被都推不開。這對於從小跟隨父母爬山旅遊的我,是難以想像的挫折。


        起初在彰化地區看了幾個醫生,都找不到病因;更別說是嘗試各種民俗療法、宗教儀式了。有位醫生判斷我是「心理因素」造成的,簡單來說就是「裝病、博取同情」,母親因此一度不太諒解我,讓我頗感委屈。這期間還曾因為重心不穩而跌到浴缸裡爬不起來,另一次是在溪頭旅遊不慎掉入溪中,兩次都差點淹死;三個月之內吃足了苦頭。


        親友勸說我們北上求診。那時台大醫院的洪祖培教授在國泰醫院有特別門診,故慕名前往求助。洪教授是台灣神經學界的祖師爺了!傳說中他對門生十分嚴厲,但對患者倒是十分慈祥。聽了我的主訴,洪教授斬釘截鐵地說,這是『肌無力症』(那時叫『重症肌無力』),當天叫我到台大醫院找邱浩彰醫師。


        邱醫師幫我做了神經學檢查,很快就確定診斷,而且開藥給我吃。他很和藹的告訴我:「診斷已經確定,吃藥會改善的,不要害怕。」


        還記得那天從家裡出發,是由其他乘客協助攙扶上客運的;等到看診吃藥後,下車時是跑著下來的!剎時覺得眼前出現了一絲希望。


        此後一年半,母親每個月請假帶我到台北看邱醫師門診,病情穩定。聽說台北榮總高克培醫師同樣是國內治療肌無力症的權威,也曾特地去詢問第二意見。高醫師認同我目前的治療成效,囑我繼續讓邱醫師看診即可。


        民國76年,症狀開始惡化,原本一天吃三顆藥即可維持體力,變成要吃到五六顆;檢查發現胸腺有增生,而這種情況通常與肌無力病情有相關性。兩位醫師都主張應該手術切除,於是我轉到台北榮總,高醫師先幫我安排數次血漿置換,然後請胸腔外科許宏基醫師幫我動手術。


        許醫師在胸腺切除上有十餘年經驗,術後第二天我就下床走路,一週後順利出院。不服輸的我在住院期間自習,總醫師在查房之餘也熱心教導我不懂的地方。出院後四天我還執意回學校參加月考,居然考了全班第二名,較擅長的歷史還是全班唯一考滿分的。老師自嘲說「原來只上過一週課就請假去住院的人,考得還比較好。」讓我不好意思之餘,也覺得自豪。


        很幸運的,術後我就不需再吃任何肌無力症藥物,日常生活無礙,只是比較容易累;但是我已經學會如何跟這個病和平相處,兩位醫生也宣布我「不必再回診了」。罹病的一年半,我對人生有了不同體悟,下決心要行醫,而且要當神經科醫生。當我向兩位醫師報告我的志願,他們都笑一笑樂觀其成。


        現今醫療環境不比從前,有太多爭議與無奈。如果時至今日再聽到年輕人說「因為自己生病而想當醫生」,我應該會跟大多數同行一樣,勸他三思而行吧!然而對當初的抉擇,我毫不後悔。

, , , , , , , , , , , , ,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自從腿部手術撐拐杖之後,整整撐到今年二月才放掉拐杖。在此之前不但難以協助照顧小孩,更是難有長途旅行好好拍拍照。嘀咕了好幾個月,計劃今年重拾相機出國散心。考慮昊昊念幼稚園的緣故(帶他出門搞不清楚狀況、但在暑假團費又貴),最後我夫婦倆考慮在九月初自行出門,跟幼稚園請假一周,晚一周開學,昊昊託父母帶。


        至於地點,本來考慮要去的瑞士、希臘都因天數太多且團費貴而先擱置;四川稻城亞丁則因十月去最美,只能靜待下次;挑來選去,七天還是日本最適合,路線規劃在東北地區。當專職日本導遊的小舅子說,他還沒帶過東北團,因為團數跟其他地區比原本就不多,加上311地震海嘯後觀光人數更少,所以他願意一起去玩,租車自由行。這解決了我的心頭難題,否則跟東北團多是五天行程,難以盡興。


        許多人玩東北的玩法都是從東京進出(每天都有班機),搭新幹線到東北;但我希望頭尾兩天不要花太多時間搭車,於是選擇飛到北海道函館,一路玩下來,從仙台離開。所以,到函館只是過客,因為五年前來過。但,這趟心境完全不同!


圖:函館   我又來了!
                Fuji X-M1+ 16-50mm

飛機上  


函館 五稜郭


        我夫婦、小舅子與他朋友、以及老弟共五人一行,於第一天飛到函館。除了小舅子的朋友Peter外,其餘四人均到過函館,所以並未刻意安排行程。下午到了函館,時間尚早,而我弟未到過五稜郭,就決定前往那裏。


圖: 函館 電車

函館 街頭   

, , , , , , ,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前言:

本文寫於民國95年。是『民生報』停刊前,我在『白袍心聲』專欄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

 

        婆婆在今年初因發燒嗜睡被送來醫院。起初因肺炎住在內科,後來被診斷合併有腦膜炎,才轉到本科繼續照顧。


        婆婆總共有二女一子。在我照顧她的期間,每天查房都可以看到子女們和老先生陪在病榻,所以我的各項治療計畫都能有良好的溝通說明。這在現在醫病關係中是很難能可貴的了。只是婆婆意識不清,偶爾會聽見子女感嘆未能多陪她說些話,讓人不勝唏噓。


        初期婆婆還住在內科時一度宣告病危,家屬早簽了DNR
拒絕心肺復甦術及其他侵入性治療,像是插管、心臟按摩、洗腎等等都不作。憑良心說,這類重症患者雖然治療上較棘手,但醫師在和家屬溝通上卻往往比較不會感到困擾(家屬已大概清楚患者狀況不佳,且雙方已有共識 — 具侵入性的治療都不作);醫生只要在能力所及盡力治療就好。若不幸真到回天乏術之際,家屬也早有心理準備,較不會在事後因治療方式等問題引起爭議。


        在治療後,婆婆的腦膜炎與肺炎改善,但其他併發症卻讓意識未見起色。依我的觀察,婆婆暫時不致有生命危險,較麻煩是腎功能不佳導致水分滯留引起氣喘。我開始思索,當利尿劑效果有限時,要不要建議家屬讓婆婆洗腎脫水幾次看看。當然這樣的想法是有些冒險,要遊說家屬作原本他們已經
「不考慮」的治療;萬一效果不如預期,還可能惹得更多不諒解和責難。然而如果水分滯留不能緩解,應該只會越拖越糟吧?未到完全束手無策之時,我還是認為該給婆婆一次機會看看。


        與家屬懇切溝通後,家屬同意讓婆婆試著洗腎看看。在經由洗腎改善肺水腫後,婆婆意識居然比較清醒了!那段時間,每天都可以看見子女笑著和婆婆說話;而老先生每天看到我查房只是不斷鞠躬道謝,讓我頗感欣慰。


        好景不常,後來肺炎又復發了。這次來得又快又猛,打了幾天抗生素都不見起色,週五時甚至開始血壓下降。我不得不沉重的告訴家屬,這次情況看起來更不樂觀了,或許得有心理準備了。

, , , , , ,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天籟溫泉


        這一年來儘管身體健康好轉,帶小孩出門的機會並不多,甚至因為怕麻煩,許多以前感興趣的臨床醫學研討會都推辭了、或者是獨自前往。直到老闆指定我去參加一場研討會,他說「休息好一段日子了,該出來練練口才了!打打知名度。」本來我已經打算不必再練口才了,而且我也沒要競選,不必太多人認識我;但最後還是接下了這份工作。


        這次的會場在陽明山的『天籟溫泉會館』,我大約在十年前來過吧!我被安排在第二天演講,而聽眾不僅是神經科醫師、還有麻醉科、新陳代謝科等等,要我講『局部癲癇的治療』。這題目我平常查房跟住院醫師查房時討論可謂輕而易舉,真正要演講卻覺得難以準備;最後徵詢學弟們意見,決定要講得廣而不深。畢竟太久沒演講了,會有點惶恐。


        算是趁機會帶老婆與小孩來趟國內旅遊吧!不然其實我可能假日都不會想帶小孩出門,徒增勞累。昊昊得知能出遊,十分高興。我一向不喜歡開車進台北,但還是硬著頭皮靠GPS開上陽明山,然後繞來繞去來到金山。感覺上跟GPS講的不一樣,其實跟走濱海公路時間差應該沒有我想像的快多少。


        放完行李後,老婆跟兒子們就在房間裡休息,而陽台外也有露天的溫泉池可以使用。昊昊和明甫被老婆換上泳褲,下去泡水;但可能是水太深而不太敢泡;至於我則去聽演講。其實既然出來了就應該有自己時間,看看飯店設施,或多陪小孩玩;但我認識太多人,不好意思落跑。


圖:溫泉飯店內裝    床沒靠牆壁,所以必須擔心小孩滾下床
                Fuji X-M1+16-50mm 攝

2015 天籟與八里01  

圖:露天小陽台

2015 天籟與八里02  

圖:陽台外可以看見天籟的建築與戶外游泳池

2015 天籟與八里12  

, , , , , , , , , ,

Posted by timshe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Please input verification code on left:

Cannot understand, change to another image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