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的今周刊(NO. 718 ),刊頭文章寫的是「500萬老年潮來襲」。主要內容是講到台灣陷入人口負債時代,未來你該怎麼辦?


        其實台灣的人口少子化已經不是新聞,相對起來老年人比例的增加,也影響社會各個層面。神經科講到失智症的領域都會強調說老人照護的問題,不僅因為醫學的進步可以延長人的壽命,再者也是像失智症、癌症一類的疾患比例將會越來越多。她們不像中風是急症,但是可能會增加家屬的負擔、或讓看護者喘不過氣來。這類疾病需要政府社會及民眾共同去關心。


        當然文中也提到了一些趨勢。記得幾年前我看到麥當勞除了兒童餐,也開始賣給成人吃的簡餐;奇哥等等童裝店也轉型兼作成人生意;婦產科醫師在2008年被票選為「十大最沒前途行業」第十名(還好不是第一名),凡此種種都已經預告老人化時代來臨。


        而老年照護不像我們所想的只是廣設安養中心或喘息照護而已,那是政府的層次;而且對於患者與家屬來說,是不得已中的辦法。我比較感興趣的是本期文中提到有些中年人藉由團體互助達到共老、分享的模式,例如有相近背景的退休人員成為鄰居,來達到使生活更豐富,這個觀念就頗令人玩味。而有些人「人老心不老」,組成一些團體去健行、騎車環島、參加才藝班等等,更是防止自己退化的好方法。


        就像患者常常問我如何避免失智?我都跟失智患者與家屬講,找到生活的樂趣,銀髮族的生活一樣很亮眼。許多人都是在退休或失去工作後,才開始退化的;相反的有正常生活或常動腦的反而腦筋很清楚,所以我鼓勵人家去找生活重心。一旦年紀大到某個層次,也可以擁有充足的生活。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皇后鎮我要分成兩次寫,實在因為這是一次特別的經驗。除了一對去騎馬的夫婦、以及另一對沒搭蒸氣船去農場的夫婦外,其餘四隊都一起到了農場。再回到鎮上已是午後,由於離搭噴射快艇的時間還有些時候,因此大家又四散去逛。


        噴射快艇是我當年覺得很刺激的活動。經過特殊設計的快艇,在湖中或淺淺的河道上狂飆,還不時會來個急轉彎以致水花四濺,是講求速度感的戶外活動。大太陽下的紐西蘭正適合這樣水上活動。可惜要穿雨衣,而且攝影器材得寄放在船公司的工作室,所以照片只好事後索取團員拍的。不過仍有團圓被快速旋轉的快艇弄得嘔吐不止,讓力勸她嘗試此項活動的我有點愧疚。


圖:乘噴射快艇前合影

皇后鎮   


        上岸之後,還有整個下午的自由行時間;彼此又因為有不同考量而散去。其中某一對行前做飽了功課,要到鎮上去採買蜂蜜、化妝品等等禮物。我倒是沒特別想買什麼,反正雖然是自由行,就是到處看看。不過這小鎮嚴格說起來真的不算大,幾小時的時間內遇到團員們好幾次。有些人已經滿載而歸,但我卻兩手空空。這趟想買的衛生衣已經在第阿諾湖畔先買先穿了,其他都是隨緣。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在開始本文前,我必須重申這不是一篇對Leica歌功頌德的文章。Leica 的光學成就無庸置疑,但對於他的相機不是每個人都用得習慣。我只是敘述我個人選擇這台M7的淵源,以及使用他的喜悅。


        其實從高中開始攝影以來,便曾從父親口中聽過
Leica這個名詞,但連他是圓是扁都不知道。而大學第一台用的是Nikon FM2(見前文),真正第一次看過Leica M機,是一位長得圓圓胖胖、每年固定要花一星期騎機車去環島的同學。我和他一起加入攝影社,大家都叫他的綽號『大蕃薯』。較年輕的讀者,沒看過卡通老夫子的,請自行google一下。


        他本來有三套相機,
Nikon FM2Canon 的型號我記不得了、以及一套Minolta相機,這樣的裝備在大學時代是了不起的成就。而他拍的主題多傾向於社會寫實,或是幾近於報導攝影的題材。照片內容如台中的垃圾場與工人,苗栗某小鎮的理髮店,或是全台寺廟的廟會、甚至中正紀念堂的集會抗議等等。每年他都環島一周,然後將花東地區原住民部落小孩的照片,在隔年帶去送他們。這在循規蹈矩讀大學才開始學騎機車的我,既羨慕他有勇氣去環島,又驚異於他的拍攝題材之廣。


        有一次他的
MinoltaCanon兩台相機放在機車後座,然後連車都被偷走了;於是他一氣之下去買了台Leica M6。我沒摸過這台相機,但是看過他拍的照片。如果配上不錯的沖洗師傅,那效果真是沒話說。他自己說,後來他就少用Nikon拍了。那時聽說Leica的天價,我連想都不敢想,畢竟當時對攝影還沒那樣熱衷。而真正會讓我心癢的是在工作之後,有一次幫他整理黑白照片開始。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這篇是好幾年前就想寫的故事。


        第一次望見小雛菊,沒有像菊花或百合花的大片花瓣,擺在花店裡的位置通常也不是很搶眼,不過就是小巧典雅的很。最重要的是,她迷人且耐看。


        與燕相識,要從一本書說起。她是記者,要收集某些行業人物的故事出書。我很榮幸能成為她的採訪對象之一,直到現在我還是認為自己很幸運。


        我一向不喜歡媒體朋友們沒作功課卻亂問一通,事後又弄不清楚受訪者陳述的重點而斷章取義,反倒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甚至事後造成我的困擾;因此有段時間我不願接受任何採訪。更精確的說,讓我能看得上眼的媒體朋友屈指可數。然而我卻被她一通電話說服了,她的言語流露的誠懇與自信讓我知道,她是有先作功課的。


        記得相約採訪那天下著大雨。我一方面嘀咕著幹嘛自找麻煩,雨天大老遠跑到台北來受訪;另一方面卻又忍不住好奇想見見燕,這樣認真的人會是什麼模樣。當見到燕而稍作寒喧後,我笑開了,有別於她的靦腆 — 她真是個清秀而坦率的女孩!等到真正開始訪談,更令我印象深刻。燕的語調儘管依舊含蓄溫柔,卻流露出對於專業的自信與認真;不過那聽起來一點都不咄咄逼人,反而塑造出一種微妙的氛圍。這讓我得以解除心防,從容且輕鬆的和她暢談自己的人生,甚至不知不覺和她分享了許多童年時候的小故事。


        燕是一位可以讓人盡情傾訴心情的女孩,這點我深信不疑;跟她聊天是非常愉快的經驗。而我也相信她不會扭曲我的原意,得以盡情闡述我的想法與期望。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從米佛峽灣後搭了好長一段車才到皇后鎮。這天晚上我們要到鎮上的包伯峰山頂去用自助餐。對於這裏的自助餐我是印象深刻。還記得十年前的導遊一路上吹噓說「這頓自助餐將會是這趟旅程中,我們吃到最豐盛的,大家要好好享受!」但是對於偏食的我,看來看去實在不知要吃些什麼;好像台灣任何一家飯店的自助餐聽都可以輕易擊敗這裏。不過不吃生魚片的我,當時倒是意外嚐試了「煙燻鮭魚」。儘管只敢少量小口咬,對我而言已經是很大的突破了。


圖:搭纜車上包伯峰
        Canon 5D+ 24-105L攝

皇后鎮 纜車站   


        這次舊地重遊,在山上看到的繁華皇后鎮一樣如此,自助餐的菜色也是那些種類。只是我相較於過去挑食的情形稍稍改善,不至於要在半夜補吃泡麵果腹。 


圖:纜車裡

纜車內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安在實習時就跟過我。她是個清秀而純真的女孩,笑起來總是淺淺的,看了很舒服。剛認識時覺得她很聰明,卻有點傻大姐的特質。後來才慢慢發覺她率直卻細膩的一面。


        安喜愛自助旅行。每次休假前都可以看到她細心收集資料規劃行程,旅遊對她而言是生活上很大的點綴樂趣。每次我總跟她拿照片來看,過過乾癮。她常建議我,喜歡拍照應當多去自助旅行,拍照才能盡興。但我實在沒啥勇氣嘗試,很怕迷失在異鄉回不來。


        另外安很喜歡烹飪,特別是小點心類,像蛋糕、餅乾等等都難不倒她,她也不定時帶親手製作的甜點跟大家分享,十足的賢妻良母命。遺憾的是我後來的辦公室和學弟妹的分開了,以至於常常錯失品嘗安手藝的機會。


        安總會收集報紙中的美食料理版,這是我認識的女孩中很少見的。她還曾經積極到在放連假時到泰國去上當地的烹飪學校。或許因為這個興趣,她對各類餐廳美食也很有心得,常常勇敢去嚐鮮。我常開玩笑說以後如果我要去約會,用餐地點一定要向她請教。當然後來我能順利娶得嬌妻,在技術上怡安是幕後英雄。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這天清晨在第阿諾湖畔起霧,但我們還是得早起趕路,因為要到米佛峽灣去。由於早起,我得以拍攝第阿諾湖的清晨 (見前文  紐西蘭(5) — 第阿諾湖、螢火蟲洞 )。領隊提醒大家,這天的路程是拉車拉比較長的,有些情侶或夫妻檔曾經抱怨過。不過以我去過西藏與新疆的經驗,大概這些拉車都算是小巫見大巫。


鏡湖


        連日的溼氣與涼意,在紐西蘭春天是比較罕見的。我們來到一個寬廣的平原,領隊說這是『魔戒』拍攝的場地;這裡我依稀有印象,但已經模糊了。我們就在這裡拍了合照,然後繼續上車走。來到鏡湖附近,大家必須下車走過一段森林。其實鏡湖並不算大,但因為可以清楚映出對面的山而得名。一路上另可以看見一道瀑布,在這條算是輕鬆的小徑上,我們還遇見來自日本與香港的觀光客。


圖:清晨的平原   全隊在此合影
        Canon 5D + 24-105L

往南阿爾卑斯山脈 合影 

圖:另一個平原

往南阿爾卑斯山脈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這一篇其實是好幾個月前的遊記。我們單位在細分科之後,已經好久沒有一道出去玩,只有主治醫師們不定期會聚餐。趁著過年前,主任提到說大家可以聚一聚,包括平常技術員們都忙著回家顧小孩,也無暇參與科內活動;這次挑的時間是小孩期末考結束後,大多數同仁們終於能夠一起參加。


        幾個地點挑來挑去,最後選的是太平山與福山植物園。太平山我在很多年前去過一次,好像是剛到單位服務那一年吧!記得那次住在山上,清晨很冷,起床後還看見紅葉與結霜,融合秋冬兩季的景象。至於福山植物園,因為要事先申請,我就沒去過了。


        這回因為父母有空,而且父親帶隊爬過數十座百岳,也辦過很多救國團活動,但據他說居然沒機會到太平山去,所以我把他們也邀來了。


太平山


        我們這回不是住在山上,因為人數太多
(特別是小孩子多),選擇了礁溪的飯店。上午才從桃園出發,晃到了太平山已經快中午了。趕著搭小火車,是有些倉促,沒能好好駐足停留或走下瀑布;午後也只能選擇上山的幾條步道行走,因為傍晚就得趕到礁溪去。這是比較可惜的地方。其實如果是自行前來,應該是要住在山上,以便隔天可以好好爬山享受一番。


圖:太平山,步道口可以看見櫻花
        Pentax MZ-3+ 31LE   Afga vista 400 彩色負片

 

櫻花樹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傍晚,終於到達第阿諾湖,那個讓我懷念已久的湖畔。


        對於許多玩遍各國的旅客來講,這個湖實在不能算是特別。她就像是歐洲其他地方的湖一樣幽靜。不同於西藏三大聖湖的空靈之氣、新疆喀納斯湖的碧綠、九寨溝五花海的清澈炫麗,東方的湖與西方的湖在歷史文化甚至景觀色調上總是有著根本的差異。


        但是對我而言,那是第一次出國旅遊,讓我真真正正體會到「寧靜與悠閒」的湖泊,所以我無論如何要再來一次;這也是我渡蜜月希望與老婆分享的地方。(見前文『最初的感動、甜蜜的回憶)


        1999
年到這裡時夕陽尚未西下,比這次到達時還亮些。相同的是我們將在用餐後乘船去看螢火蟲幼蟲,以致於並沒有很多時間到湖邊閒晃。我們首先到了湖畔一家中國人開的餐廳,吃的是來紐西蘭後的第一頓中餐。對我來說,吃中餐還是食慾好些,而且餐桌上有來自湖裡的大蝦,很美味,我共吃了兩碗飯。飯後等待船來的時間,我們在餐廳旁的附設商店買了羊毛衛生衣。這也是我再度來此的目的之一,因為在台灣很怕冷;本來想等旅程後段再買,但是這幾天溫差真的大得超乎預期,所以就先買來穿了。


圖:第阿諾湖畔的小鎮  下午風大透著涼意
        Canon 5D+ 24-105L攝

第阿諾湖畔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在神經內科的加護病房裡,接受的多是來自各地的重症患者。每位患者都有一則故事,每天醫謢人員都在與疾病奮戰。


        羅先生有帕金森氏病與癲癇。原本是因為癲癇復發而入院調藥,卻在用餐時忽然失去意識。經檢查後發現有蜘蛛膜下腔出血 (subarachniod hemorrhage; SAH),在急救後緊急插管送進加護病房,使用升壓劑維生。


        我見到了眼眶泛紅的羅太太。她自我介紹說過去曾讓我看診,然而以我對大多長期患者過目不忘的記性,居然思索不起她的姓名。但那並不重要,現況是她先生陷入危境,而且言詞之間她非常信任我;我會盡力協助治療。


        她是羅先生的第二任妻子,兩人未有小孩,與前妻女兒同住。我們發現羅先生在顱內基底動脈有個動脈瘤,那應是造成突發性腦出血的原因,照經驗來說預後極差。在初次解釋病情時,女兒非常激動的表示無法接受,她說父親多年來除了癲癇之外沒有不適,為何忽然出血而昏迷?我解釋動脈瘤就像是炸彈,難以事先偵測,但一破裂往往造成毀滅性的傷害。我可以理解家屬的震驚與錯愕,所以對於這類氣憤不諒解的言論也已經可以坦然面對;事實上這樣的情境在加護病房時常上演。


        後來羅太太為女兒的率直對我致歉。我說沒關係,本來這種意外大家都難以承受。羅太太希望我坦白跟她說清楚預後,不必怕她受不了。我婉轉的說,羅先生昏迷指數只有最差的三分,血壓又不穩,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就算撐了過去,清醒機會也很低。羅太太又問,動脈瘤是不是可以開刀?我確信第一位神經外科醫師已經跟她說過手術對現況幫助不大,但還是再情商第二位外科醫師來評估解說,才說服她放棄手術念頭。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如果莉不要常皺眉頭,真是個討人喜歡的大美女。


        莉在我印象裡,既害羞又賴皮。她一向不承認這點,特別是總覺得「賴皮」者應該另有其人;但在我心目中,眾學妹間看來看去還是她排第一。


        從以前當總醫師或現在當主治醫師,許多事我總是習慣自己作。但是偶爾拜託莉幫些忙,她總是用非常撒嬌的口吻推辭,或是皺著眉頭嚷著該找別人。說真的,儘管她脾氣並不凶,但我還真怕看到她皺眉頭不愉快呢。


        唉!或許是我這個學長看起來太沒權威了,從過去到現在我老是拿她沒輒。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有些人很羨慕我去一些偏遠地方拍照,例如西藏、新疆等等。事實上要講出國旅遊或開會,卯起來參加應該是這十年來的事。國內很多地方我都還沒玩過,特別是相機摸了二十年,許多地方不是在更小時候去的(像澎湖、太魯閣),就是還沒去過(像金門馬祖等等),以至於總欠缺這部份的照片。不過現在如果有人邀,時間又能配合,我會希望盡量補足國內這一塊記憶。


        會到苗栗就是今年元月的事。難得有連三天的假,之前就一直思索去哪玩較好?麗以前的同事建議我們去苗栗,於是在行程與訂房全委託她的情形下,到苗栗待了兩天;而我也邀了一位在北部的好友全家前往。


綠葉方舟


        會聽說綠葉方舟,事實上是來自於社群網站mobile01的一則負面討論,大意是說發文者去那裡遊玩順便拍照,卻被認為是拍婚紗一般要求繳費用。這種論點當然見仁見智,有網友發動抵制,卻也有人認為發文者做了讓園方誤解的事。現代網路的發達確實造就、卻也可能毀損商家的生意。但我個人對這些評論沒有特定好惡,因為不是當事人;只要沒去過的地方,我都希望見識見識。


        當天從桃園到那裡已經接近中午,園裡有不少人。我們被服務生帶到了山坡上的座位,這裡風比較大,但可以俯瞰主建築與大部份遊客的動態,視野挺不錯。我們放下行李,就到四周去逛。


圖:麗與朋友
        Nikon 28Ti 攝,reala彩色負片

綠葉方舟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中午要去一個古堡用午餐。由但尼丁拉車到此會經過一段美麗的海岸線,然後進入一個森林之中。


        講到古堡,一般都有個大同小異的故事。這古堡擁有者原來是位貴族,後來因落魄而將它賣出,輾轉多年後才遇到現在的主人,將其整理後改為餐廳。這裡算是個私房景點,全團的用餐都預先點好了,雞胸與羊排、牛排等等,以及特製的餅乾與巧克力。


        在準備餐點的同時,一位模樣像是電影裡的管家(服務人員)帶我們參觀主體建築。古堡內的擺設多無更改,有些房間與階梯甚至還因年久失修而拉上繩子禁止進入。那感覺有些像是在參觀淡水紅毛城之類的古蹟一般,可以看到當時年代的各種生活用品、桌椅床鋪、浴缸等等,一個房間甚至還擺滿了貴族般的衣物。經由一個狹小的樓梯上到頂樓,還可以遠眺方才我們經過的海岸線以及整個花園。


        這頓飯想當然爾氣氛絕佳,能在佈滿中古風味的古堡裡用餐本來就是個令人愉悅的事。飯後我們有段時間可以去散步。原來除了方才看得見的古堡、百花齊放的花園外,沿著山坡那面另有一大片花園,可以更近距離看到海面。我們有一整個小時的時間停留在這裡,欣賞初春紐西蘭的百花齊放。這裡比起稍早的但尼丁車站,花種又有所不同;可能是因為面海,有海風吹拂的緣故,看到了許多大型植物。有數位工作人員忙進忙出的除草、澆水,相信整理這裡需要一番功夫,但能夠生活在這裡真是太愜意了!


圖:去古堡之前的海岸
        Canon 5D+ 24-105L 

但尼丁 海邊公路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 Mar 25 Thu 2010 23:40
  • 釣魚

        從小到大,從來沒有想過去釣魚。


        釣魚的人外觀千奇百怪。每每看見有釣客不畏豔陽或寒風的坐在溪流或湖邊,一動也不動的望著魚竿,我總會望著他們的後腦杓,想像她們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而這腦袋裡究竟在想些什麼?偶爾看見釣客釣起了魚,卻把牠從魚鉤取下來,然後再丟回去;這讓我更納悶,難道他們單純是來打發時間的?


        記憶中的釣魚畫面,總是釣客優雅的甩竿將繩拋出,片刻後開始奮力的跟魚兒搏鬥拉扯,然後再把魚拉出水面的一剎那,臉上閃爍著喜悅的表情。那應該是種充滿成就感的休閒或運動吧!而現實狀況卻完全不是那回事,我甚至曾經旁觀釣客枯坐了一下午卻什麼都沒有得到,怎麼看都提不起去嘗試的興趣。釣魚之於我,好像跟跳芭蕾舞一般遙不可及。


圖:淡水河邊
        Pentax ist *Ds+ 18-55mm

釣魚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在奧克蘭停留之後,搭乘國內線來到但尼丁。這裡我以前沒來過,台灣的旅行團也不時尚來到這裡,但卻是南島少數具有英式風格的城市,據說我們參加的旅行社老闆也移民至此。搭了這段國內線,玩起來省了很多工夫。


        但尼丁感覺就是個寧靜的小鎮,到處是杜鵑花和其他不知名的花朵。在南島接待我們的遊覽車司機是一位白髮老先生,路上他就一直講解,然後領隊翻譯給大家聽。
 


包溫街


        我們開到一條街,叫包溫街,號稱是金氏世界紀錄上「全世界最陡的街」。在路旁下車時乍看告示牌還不覺得起眼,等到站在叉路口,親眼見到汽車爬上斜坡,才覺得這條街真的很有挑戰性。更有趣的是一位單車客搖搖晃晃的踩上坡,看他消失在視線之外也費了一番功夫。


        一位團員肌肉結實,平常就有在運動,自告奮勇要挑戰一下。我們目送他慢慢跑上去,幾分鐘後他跑回來了,結論是「很累」。
 


圖:包溫街 

包溫街 全世界最陡的街 

文章標籤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