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趟行程最早的規劃是從北海道進,然後搭東北新幹線進入青森,不想走回頭路。結果發現往青森的新幹線要接近十一點,搭到東北時已經過中午了。網友們最常建議的,第一天飛到東京,再搭三四小時新幹線拉到青森去住(或是另搭國內線飛到東北),第二天再開始玩,甚至還比我這行程多了半天;但我能夠到函館去再看一次夜景,很值得啦!(見前一篇 日本東北(1) — 再別函館 五稜郭、夜景、朝市  )


        忘了拍東北新幹線的列車外貌。從北海道搭到東北要一個半小時,據說明年就能全線通車直到札幌。所以各火車站都擺滿了免費觀光手冊。當我們搭到青森後,小舅子去租車店取車,大夥就近繞到附近一家大賣場去買微波便當吃。原本我很想去弘前城的,因為很嚮往日本的城郭,但弘前城與八甲田山在不同方向,下午要趕到兩邊實在不太可能,於是只好捨掉弘前城,以後春天櫻花季再來吧!


圖:新青森火車站前
                Fuji X-M1+ 16-50mm

青森車站  


八甲田山


        一路開往八甲田山,車輛並不多,蜿蜒的公路上有幾個登山口,我們停下來遠眺遠方的群山,但這跟我印象中的
美景還是有些差距。不過日本車上的GPS很不錯,連羊腸小徑都可以找得到。幸虧這趟是小舅子阿新陪同前來,我不懂日語,要輸入座標或名稱感覺上就困難得多。要自助旅遊,還是得認識一些文字才行。


        八甲田山的範圍很大,一路上看到城之倉大橋的路標(岔路),那裡是賞紅葉的聖地;不過想到還沒紅,就決定放棄掉了。因為晚上要住奧入瀨溪流飯店,決定沿路開過去,有啥景點就看啥。


圖:八甲田山連峰 某登山口  紀念某除雪隊的紀念碑

青森 八甲田山  

圖:這季節來  山上還綠意盎然

青森 八甲田山  


        根據GPS來到八甲田山的纜車停車場。下午快四點多,氣溫有點陰涼,這裡卻沒啥人。我們進去詢問,得到的訊息是仍有纜車上行,但已經是最後兩班了;而根據氣象,山頂的溫度約10度左右而已。抬頭望著厚厚的雲層,思索著要不要上山?怕能見度不好。後來我獨排眾議說「上去吧!」如果看不見東西就認了。

,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大半年前帶昊昊去看木柵動物園後,有時他會念著「要帶侑侑與明甫一起去」。雖然我覺得他並不是真的對動物著迷,這點可以從他看電視習慣得知(他都霸占著25 台東森幼幼台,而有時我試圖勸他改看動物星球,他卻興趣不高)。然而我仍是鼓勵他「如果乖一點、或讓老師稱讚可以得到一個『讚』,湊滿十個就可以再帶你去看動物」。


        平心而論,昊昊雖然還有許多規矩要教,比起前半年卻已經好很多了!而現在侑侑住在中部,除了看病之外較少有機會北上,因此如果能有機會讓三兄弟一起玩耍挺不錯的,就算會讓我頭皮發麻也得塑造這樣的機會。當然這時候就得爺爺奶奶一起邀上來北部「協防」,否則光靠我夫婦倆實在難以出門。


        經過同事介紹,我們這趟出遊選擇了六福莊,聽說是和六福村同集團的旅館,然後打開陽台就可以看見動物。另外六福村我應該是很小的時候去的吧?完全沒印象。對於小孩來說,能夠玩玩遊樂設施也不錯。我只想到帶他們坐旋轉木馬、摩天輪之類的;至於雲霄飛車等太刺激的遊戲,離我自己都不太敢搭,應該還是算了吧。


        周六來到六福莊報到,那天下著雨,但我發現準備入住的旅客非常多。儘管台灣國民旅遊很貴,還是不少人為了小孩肯花錢。我們有住宿,可以包兩天任意進出六福村,所以託好行李,就帶兒子們去玩了。


        六福村的園區比我想像的要大。我們入園後沿著馬路走,我才知道原來這裡分成五區,有大西部、熱帶雨林區等等,每一區的遊戲和餐廳等各自不同,生意人真的很有腦筋。但我事前也沒作功課,反正對兒子們來說都是新嚐試,看到甚麼再隨機應變就好。


圖:六福村  大池塘    有時要昊昊拍照時他會故意不配合
                Fuji X-M1+ 16-50mm

六福村 噴水池  

圖:三代同遊

全家福 三兄弟聚首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三十年,佔了人生超過三分之一。從小到大,遇見許多貴人,才有今天的我。


        民國74年,我剛讀國中,忽然罹患了怪病,常常無預期的跌倒,摔得鼻青臉腫;升旗典禮時行舉手禮,國旗歌還沒播完手臂就慢慢垂下來了;那年冬天起床時連棉被都推不開。這對於從小跟隨父母爬山旅遊的我,是難以想像的挫折。


        起初在彰化地區看了幾個醫生,都找不到病因;更別說是嘗試各種民俗療法、宗教儀式了。有位醫生判斷我是「心理因素」造成的,簡單來說就是「裝病、博取同情」,母親因此一度不太諒解我,讓我頗感委屈。這期間還曾因為重心不穩而跌到浴缸裡爬不起來,另一次是在溪頭旅遊不慎掉入溪中,兩次都差點淹死;三個月之內吃足了苦頭。


        親友勸說我們北上求診。那時台大醫院的洪祖培教授在國泰醫院有特別門診,故慕名前往求助。洪教授是台灣神經學界的祖師爺了!傳說中他對門生十分嚴厲,但對患者倒是十分慈祥。聽了我的主訴,洪教授斬釘截鐵地說,這是『肌無力症』(那時叫『重症肌無力』),當天叫我到台大醫院找邱浩彰醫師。


        邱醫師幫我做了神經學檢查,很快就確定診斷,而且開藥給我吃。他很和藹的告訴我:「診斷已經確定,吃藥會改善的,不要害怕。」


        還記得那天從家裡出發,是由其他乘客協助攙扶上客運的;等到看診吃藥後,下車時是跑著下來的!剎時覺得眼前出現了一絲希望。


        此後一年半,母親每個月請假帶我到台北看邱醫師門診,病情穩定。聽說台北榮總高克培醫師同樣是國內治療肌無力症的權威,也曾特地去詢問第二意見。高醫師認同我目前的治療成效,囑我繼續讓邱醫師看診即可。


        民國76年,症狀開始惡化,原本一天吃三顆藥即可維持體力,變成要吃到五六顆;檢查發現胸腺有增生,而這種情況通常與肌無力病情有相關性。兩位醫師都主張應該手術切除,於是我轉到台北榮總,高醫師先幫我安排數次血漿置換,然後請胸腔外科許宏基醫師幫我動手術。


        許醫師在胸腺切除上有十餘年經驗,術後第二天我就下床走路,一週後順利出院。不服輸的我在住院期間自習,總醫師在查房之餘也熱心教導我不懂的地方。出院後四天我還執意回學校參加月考,居然考了全班第二名,較擅長的歷史還是全班唯一考滿分的。老師自嘲說「原來只上過一週課就請假去住院的人,考得還比較好。」讓我不好意思之餘,也覺得自豪。


        很幸運的,術後我就不需再吃任何肌無力症藥物,日常生活無礙,只是比較容易累;但是我已經學會如何跟這個病和平相處,兩位醫生也宣布我「不必再回診了」。罹病的一年半,我對人生有了不同體悟,下決心要行醫,而且要當神經科醫生。當我向兩位醫師報告我的志願,他們都笑一笑樂觀其成。


        現今醫療環境不比從前,有太多爭議與無奈。如果時至今日再聽到年輕人說「因為自己生病而想當醫生」,我應該會跟大多數同行一樣,勸他三思而行吧!然而對當初的抉擇,我毫不後悔。

, , , , , , , ,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自從腿部手術撐拐杖之後,整整撐到今年二月才放掉拐杖。在此之前不但難以協助照顧小孩,更是難有長途旅行好好拍拍照。嘀咕了好幾個月,計劃今年重拾相機出國散心。考慮昊昊念幼稚園的緣故(帶他出門搞不清楚狀況、但在暑假團費又貴),最後我夫婦倆考慮在九月初自行出門,跟幼稚園請假一周,晚一周開學,昊昊託父母帶。


        至於地點,本來考慮要去的瑞士、希臘都因天數太多且團費貴而先擱置;四川稻城亞丁則因十月去最美,只能靜待下次;挑來選去,七天還是日本最適合,路線規劃在東北地區。當專職日本導遊的小舅子說,他還沒帶過東北團,因為團數跟其他地區比原本就不多,加上311地震海嘯後觀光人數更少,所以他願意一起去玩,租車自由行。這解決了我的心頭難題,否則跟東北團多是五天行程,難以盡興。


        許多人玩東北的玩法都是從東京進出(每天都有班機),搭新幹線到東北;但我希望頭尾兩天不要花太多時間搭車,於是選擇飛到北海道函館,一路玩下來,從仙台離開。所以,到函館只是過客,因為五年前來過。但,這趟心境完全不同!


圖:函館   我又來了!
                Fuji X-M1+ 16-50mm

飛機上  


函館 五稜郭


        我夫婦、小舅子與他朋友、以及老弟共五人一行,於第一天飛到函館。除了小舅子的朋友Peter外,其餘四人均到過函館,所以並未刻意安排行程。下午到了函館,時間尚早,而我弟未到過五稜郭,就決定前往那裏。


圖: 函館 電車

函館 街頭   

, ,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言:

本文寫於民國95年。是『民生報』停刊前,我在『白袍心聲』專欄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

 

        婆婆在今年初因發燒嗜睡被送來醫院。起初因肺炎住在內科,後來被診斷合併有腦膜炎,才轉到本科繼續照顧。


        婆婆總共有二女一子。在我照顧她的期間,每天查房都可以看到子女們和老先生陪在病榻,所以我的各項治療計畫都能有良好的溝通說明。這在現在醫病關係中是很難能可貴的了。只是婆婆意識不清,偶爾會聽見子女感嘆未能多陪她說些話,讓人不勝唏噓。


        初期婆婆還住在內科時一度宣告病危,家屬早簽了DNR
拒絕心肺復甦術及其他侵入性治療,像是插管、心臟按摩、洗腎等等都不作。憑良心說,這類重症患者雖然治療上較棘手,但醫師在和家屬溝通上卻往往比較不會感到困擾(家屬已大概清楚患者狀況不佳,且雙方已有共識 — 具侵入性的治療都不作);醫生只要在能力所及盡力治療就好。若不幸真到回天乏術之際,家屬也早有心理準備,較不會在事後因治療方式等問題引起爭議。


        在治療後,婆婆的腦膜炎與肺炎改善,但其他併發症卻讓意識未見起色。依我的觀察,婆婆暫時不致有生命危險,較麻煩是腎功能不佳導致水分滯留引起氣喘。我開始思索,當利尿劑效果有限時,要不要建議家屬讓婆婆洗腎脫水幾次看看。當然這樣的想法是有些冒險,要遊說家屬作原本他們已經
「不考慮」的治療;萬一效果不如預期,還可能惹得更多不諒解和責難。然而如果水分滯留不能緩解,應該只會越拖越糟吧?未到完全束手無策之時,我還是認為該給婆婆一次機會看看。


        與家屬懇切溝通後,家屬同意讓婆婆試著洗腎看看。在經由洗腎改善肺水腫後,婆婆意識居然比較清醒了!那段時間,每天都可以看見子女笑著和婆婆說話;而老先生每天看到我查房只是不斷鞠躬道謝,讓我頗感欣慰。


        好景不常,後來肺炎又復發了。這次來得又快又猛,打了幾天抗生素都不見起色,週五時甚至開始血壓下降。我不得不沉重的告訴家屬,這次情況看起來更不樂觀了,或許得有心理準備了。

,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天籟溫泉


        這一年來儘管身體健康好轉,帶小孩出門的機會並不多,甚至因為怕麻煩,許多以前感興趣的臨床醫學研討會都推辭了、或者是獨自前往。直到老闆指定我去參加一場研討會,他說「休息好一段日子了,該出來練練口才了!打打知名度。」本來我已經打算不必再練口才了,而且我也沒要競選,不必太多人認識我;但最後還是接下了這份工作。


        這次的會場在陽明山的『天籟溫泉會館』,我大約在十年前來過吧!我被安排在第二天演講,而聽眾不僅是神經科醫師、還有麻醉科、新陳代謝科等等,要我講『局部癲癇的治療』。這題目我平常查房跟住院醫師查房時討論可謂輕而易舉,真正要演講卻覺得難以準備;最後徵詢學弟們意見,決定要講得廣而不深。畢竟太久沒演講了,會有點惶恐。


        算是趁機會帶老婆與小孩來趟國內旅遊吧!不然其實我可能假日都不會想帶小孩出門,徒增勞累。昊昊得知能出遊,十分高興。我一向不喜歡開車進台北,但還是硬著頭皮靠GPS開上陽明山,然後繞來繞去來到金山。感覺上跟GPS講的不一樣,其實跟走濱海公路時間差應該沒有我想像的快多少。


        放完行李後,老婆跟兒子們就在房間裡休息,而陽台外也有露天的溫泉池可以使用。昊昊和明甫被老婆換上泳褲,下去泡水;但可能是水太深而不太敢泡;至於我則去聽演講。其實既然出來了就應該有自己時間,看看飯店設施,或多陪小孩玩;但我認識太多人,不好意思落跑。


圖:溫泉飯店內裝    床沒靠牆壁,所以必須擔心小孩滾下床
                Fuji X-M1+16-50mm 攝

2015 天籟與八里01  

圖:露天小陽台

2015 天籟與八里02  

圖:陽台外可以看見天籟的建築與戶外游泳池

2015 天籟與八里12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小的時候,爺爺的櫥窗裡擺著一台老相機,就是我們會用懷舊眼光去看的「古董相機」。爺爺並不愛攝影,所以我無從得知他的攝影技術;我所真正近距離接觸到的第一部相機,是父親的Pentax spomatic。


        但是我從高中開始接觸相機近二十餘年,手邊的每台相機都有它的故事,這也就是我想要在部落格介紹他們的由來、以及帶給我的回憶。


        講到Rollei(祿萊),是家德國光學相機大廠,知名度比起Leica、Zeiss 毫不遜色。Rollei 這家公司產品線非常的長,但他也經歷過許多次的破產與重組。他作中型相機6x6(用120底片),手動與電子都有;他也作135 相機、甚至有搭配技術相機的中片幅相機、專業測量用相機、幻燈機、數位機背等等。但是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還是創造了經典的雙鏡頭反射式相機(Two-Lens Reflex, 簡稱TLR),也就是讓我著迷,值得為他著文介紹的Rolleiflex。

 

Rollei 的歷史


        這故事從1920年開始,來自德國Voigtlander相機廠的工程師Reinholf Heidecke,與朋友Paul Franke合作,兩人在德國Braunschweig這個地方建立了一個小工廠,工廠名字就取兩人
姓氏
“Franke & Heidecke"。1928年,兩人成功研發出純機械,使用6x6底片的雙鏡頭反射式相機(Two-Lens Reflex, TLR),取名為『Rolleiflex』,並在隔年量產發售。 


        最初Rolleiflex使用的鏡頭是Zeiss tessar 75mm/f4.5,後來加上捲把手與上快門,成為一台頂級的相機。在那個年代但眼相機的技術還不是很成熟的時候,雙眼相機被認為是最能接近「所見即所得」影像。特別是Rolleiflex 堅持採用全世界最棒的Zeiss(蔡司)與 Schneider(信乃達)鏡頭,甚至有些機型還特地用兩個不同鏡頭版本。此外,Rollei也發展了全系列包括廣角、望遠的雙鏡頭反射式相機。


        在1940-1950 年代,是雙鏡頭反射式相機的黃金時代,也是Rollei 如日中天的時代。無論是職業攝影師或業餘玩家,人人都以擁有一台Rolleiflex TLR 為榮。甚至其他歐美品牌、日本相機大廠、甚至中國海鷗公司等等都推出了模仿TLR結構的相機。當然,中國海鷗可能只值台幣幾千元,但機身品質與鏡頭素質最頂尖的,還是非Rolleiflex莫屬了。


        但是,雙鏡頭反射式相機並不是最方便的相機。他的輕便耐用是建構在結構簡單的基礎上,機動性強,畫質完美;他無法更換鏡頭,擴展性也不夠。在1950 年代,瑞典的Hasselblad(哈蘇)首先推出了可換鏡頭、取景器與後背的120 單眼反光相機500系列,結構便是我們所熟知的Single-Lens Reflex( SLR)。隨著素質穩定,可換鏡頭的彈性,且均採用蔡司鏡頭,很快讓許多職業攝影師與中片幅玩家跳槽。雖然Rolleiflex 也推出廣角、望遠的雙鏡頭反射式相機Rolleiflex Wide、Rolleiflex Tele 等等,甚至於1966年也推出可換鏡頭中片幅單眼相機SL66等等,但並沒有撼動哈蘇的地位。如果要用中型相機,大家心目中第一名是選哈蘇,因為純機械功能穩定,機身堅固無比,可耐惡劣環境,連阿波羅都帶它上月球而一戰成名,那張從太空拍地球的照片就是哈蘇拍的,因此哈蘇有瑞典國寶之美稱(另一國寶是Volvo汽車)。


        此外,日本相機大廠Fuji、Pentax、Contax、Mamiya等也推出各式純機械或電子化的中型相機(有SLR或RF可選),且涵蓋各種片幅。來自日本的平價相機的衝擊(相較於德國相機的價位),更讓Rollei 節節敗退。


        1970
年代是德國相機最不景氣的年代。百年大廠福倫達(Voigtlander)瀕臨破產,Rollei 也改到新加坡設廠以降低成本,並跨足生產135 相機。當時推出的Rollei 35是全世界最小的相機,非常經典,撐起當時大片江山。但產品線長、市場認同度不足,讓Rollei不幸仍於1981 年關閉新加坡工廠並宣布破產。


        後來二三十年間,這家公司數度易主,但仍保有強大的光學技術,有趣的是它的員工並不多。1987 年,Rollei放棄了平價相機市場,重新轉向高精密製造的專業相機市場,並重新生產120 相機,特別是Rolleiflex TLR,這款就是代表性的2.8GX。
而生產最久的,最讓Rolleiflex 迷收藏的,是前一代的Rolleiflex 2.8F。


        此外在1980 年代之後因應市場走向,Rollei 也向哈蘇反攻,在1988年起推出了6008系列,把120相機全面電子化,結合可靠的電子技術與135 相機SLR的設計概念,加上仍持續由蔡司與信乃達提供鏡頭,終於在120市場上扳回一城。

, , , , ,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夜在丹東爬了虎山長城之後,這天的行程算是比較悠閒的。我們住的大酒店很豪華,大廳還賣許多丹東的名產。這幾天正好有朝鮮與中國雙方的研討會也在該飯店舉行,感覺很熱鬧。


        其實我一向挺享受在飯店用早餐的,通常任意取用、選擇性多。只是吃來吃去也許是因為口味問題,台灣的食物種類還是最合我胃口。東北的饅頭、麵食類相較起來還是較硬、而且偏辣,適合生長在天寒地凍的人吃。


        中國採用同一時區,但丹東這裡其實蠻早天亮的,清晨就有光線從窗外射入。我睡眼惺忪時起身拍了照片,可以看到鴨綠江與不遠的朝鮮。用完餐後趁著還沒出發,我們走出飯店,過條馬路就是鴨綠江畔。這一段的寬度比起昨天的一步跨真是天壤之別,可以容許商船進入;江畔的步道種滿花花草草,可以見到民眾早起運動,我們也小逛了一下。


圖:丹東酒店  大廳張貼著佈告  歡迎朝鮮代表來開會
                 Fuji X-M1+ 16-50mm

丹東 酒店  

圖:我住的飯店

丹東 我們住的酒店  

, , , ,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個月,原本老婆的公司接了案子,要去西班牙參加PI meeting,她告訴我,我必須和昊昊獨處一個星期。這事讓我很困擾,除了我看門診,每天都無法準時接他下課之外,更主要是他常常惹我生氣,帶他去公共場所吃飯,總讓我忍不住要罵他。如何度過這一星期呢?


        後來與一位朋友小錦閒聊時講到這件事,她說和幾位家庭剛好月底要一道到宜蘭去玩,如果我不介意,可以帶昊昊去,跟她老公與兒子睡一間;然後她再去跟其他家庭睡。


        乍聽之下,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她的朋友們我都不認識啊!不過小錦說有不少小孩,應該可以陪昊昊玩,減輕我的壓力,又讓我非常心動。本來我對去宜蘭是有點感冒的,因為前幾趟去,回程雪隧都是大塞特塞,所以除非有接駁工具(不必自己開車),否則我都沒再去宜蘭了。但是要跟兒子獨處實在讓我很困擾,所以最後我還是答應了小錦的邀約。


        後來老婆說,她的西班牙去不成了;因為台灣找不到可以接手她目前重責大任的人,所以派別人去了。聽到這裡我真是暗自慶幸、、、不過又不好意思向小錦詢問是否有多餘房間?最後老婆拍板,叫我還是如期赴約,帶昊昊去「培養父子感情」。


        這一趟是朋友開車,載她的小孩們,以及我父子倆。先前我曾稍露口風跟昊昊提過說可以玩水(游泳),結果他念了好幾天;其實他也不會游,但我仍是幫他帶了泳褲。昊昊在車上表現尚稱良好,坐在哥哥姐姐旁邊還算乖,算是沒讓我太丟臉。

 

梅花湖


        來到梅花湖,其他幾個家庭仍未到,朋友提議租電動腳踏車環湖。其實我記得數年前曾經來過一次梅花湖,但好像從山上某地方走一小段柏油路遠眺湖面(因為車子開不進去),跟這次下車的地方不同;這裡比較像正式入口,很大的停車場,然後路旁一排商店全部都應景賣冷飲、租腳踏車;吳淡如開的『小熊書屋』就在旁邊。


圖: 我與昊昊  和小錦一家人租電動車
                   Fuji  X-M1+ 16-50mm

  梅花湖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位中年婦女,由朋友(我在台北的患者)陪同前來,主訴是兩年睡不好,而且有時會頭痛。


        我一看她眉頭深鎖,就可以猜到她有憂鬱。果不其然,她逛了很多醫院,前兩位醫師分別是某院的神經科醫師,以及另一家醫院的精神科醫師。上一趟她告訴那位精神科醫師說「藥力不夠」,所以該醫師調整了藥量;但她覺得白天精神不好,暈暈的。


        她目前吃四種藥,包含鎮靜安眠藥、抗憂鬱藥、抗焦慮藥等等,完全符合她目前的臨床表現。


        我反問她說:「是妳先說藥力不夠的,不是嗎?醫生當然就加重劑量了。這些藥的共同副作用就會頭暈想睡,很合理啊!」她點點頭默認,但還是認為藥太重。


        儘管問三句話就知道是甚麼問題,我還是簡單作了理學檢查。基本上都正常,就是肩頸部位緊得很。她朋友(我原本的病人)在一旁幫腔,說要作檢查。


        我懶得再爭辯了。說「作檢查可以,我安排一個睡眠腦波,但是我猜應該看不出異狀。我認為前一位醫生開這幾種藥物完全符合邏輯,我也開不出更好的組合。倒是如果妳會白天疲倦,可以把其中一個藥物吃法調整一下,提早兩小時吃,也許早上起床就不會那麼累。」


        她們急忙說:「我們都不吃其他地方的藥了,吃你開的就好。」我說「可是這些藥量還有一星期啊?」她們連連揮手,意志堅定表示要放棄前一家醫院。本來我試圖勸她們不要逛醫院的,失敗、、、。


        時間有限,我還是試圖解釋了一下。失眠、憂鬱、纖維肌痛症等等問題都是綁在一起的,有時候很難分辨哪個是因、哪個是果了;但光靠藥物是沒用的,還要自己放鬆心情、並且嚐試運動,太極、瑜珈、健走、拉筋、按摩、熱敷等等都無妨,既能調整節奏亦可放鬆筋骨。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很羨慕老婆在專科時代有幾位很好的朋友,常常都會保持聯絡。前兩個月她們說要聚會,其實就是找個地方待著、聊聊天吧!大家說要約時間,結果我們這一家時間最難湊。因為四月每週都有活動,難以抽身。


        後來老婆說,如果我能夠獨自照顧昊昊的話,她也可以自己帶明甫去啊!但我仔細想,單獨帶昊昊的風險實在太大了,可愛的時候是天使,不乖的時候便會讓我抓狂了,還是別嚐試了。所以最後喬了4/17,4/18這兩天,我還是要跟去,就算待在房間裡陪小孩也罷。


        這天早上我還是得去查房,下午再驅車到新竹去。因為表姊也住新竹,但從來沒參觀過她家,又正好離煙波飯店很近,於是繞過去拜訪。


        不巧的是,她前一天帶學生參加課外活動,溯溪跳下來時卻造成骨折,打上石膏待在家。這趟去拜訪卻變成探病,真尷尬。


        新竹的坡地真多,她家後面陽台就是一條溪流,目測落差應該有一樓半高,應該說附近很多社區都是這種地勢。我望了望小溪,很好奇溪水暴漲時會不會淹到她家。但是現在到處缺水,應該不必杞人憂天。


        拜訪完後繞到煙波飯店去,天空霎時降下大雨。麗的幾位閨中密友都已經到齊,還有人是老公在家帶小孩,讓老婆獨自出來放假的;這點我就自嘆不如了!我家兒子們若不黏媽媽,那我真要懷疑他們轉性了。


煙波飯店


        尋到預訂好的港式餐廳聚會。我見到樓下名牌上列的『姊妹幫』忍俊不禁;巧的同一處還有『兄弟會』,趕緊拍照留念。兩桌裡幾乎一半是小孩,所以其實只訂了一桌菜,再分成兩邊,反正好幾位小孩只要白飯就能打發。


圖:晚宴   姊妹幫
                Fuji X-M1+ 16-50mm

2015 麗與同學聚會01  

圖:我最愛拍的小胖子  臉頰聽說是被同學抓傷的(惹到母老虎??)

2015 麗與同學聚會02  

圖:我家明甫

2015 麗與同學聚會06    

圖:朋友與女兒  瞇瞇眼真像

2015 麗與同學聚會10  

圖:大家合照

2015 麗與同學聚會05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家的昊昊很愛玩車,去到哪裡都要帶著車子,可以是便宜的塑膠車,或是耐撞耐摔的金屬車。


        這天到台茂購物中心去。我要他把玩具車放在車上,以免遺失;但是他不要。他在用餐之際又不安份起來,拿著車子在坐位之間的欄杆上推來推去,並發出聲響,干擾到鄰桌客人的用餐。我瞪了他好幾眼,甚至作勢要打他,但那也只能約束他片刻,又故態萌發。


        我其實並不喜歡太愛生氣,或是當壞脾氣的爸爸。但對於「造成他人困擾」這事特別在意,也許某些層面上,不希望兒子被當作沒有教養的小孩吧!在外面用餐時特別容易被激怒。


        用完餐後,我們到四樓客服中心去兌換用品。這時昊昊又開始站在玻璃欄杆旁把玩他的汽車,玩著玩著一不小心,汽車居然掉到欄杆外頭與電動手扶梯(三樓升往四樓)之間的小平台。


        我在旁邊看到這一幕,他當下有點傻眼,向我求救。我雙手一攤說「沒辦法囉!」這也是實情,我總不能爬過去欄杆外頭撿吧?而手邊也沒有稱手工具可用,例如長夾子等等。說實話,當我講出「誰叫你要亂丟?」這句話時,心頭甚至有點幸災樂禍。


        他轉而跑去告訴跟幾步遠的媽媽說,玩具掉了。老婆過來時,我指了指玩具落下的位置給她看。老婆第一時間反應也是說「沒辦法囉!」然後我們揮手叫他往客服中心走。我走在最後頭,看著昊昊低著頭不發一語,像是遭遇很大挫敗,忽然有點心軟。


        換完贈品,我偷偷跟老婆詢問,要不要回停車場找隻雨傘來勾勾看(能不能勾到那部車)?或是請樓管協助?老婆說不要吧!還是讓他知道,不聽話是可能會有損失的。其實我也沒把握說拿雨傘就能勾得起來,但如果讓兒子覺得,無論如何父母都能替他想辦法,似乎就得不到教訓了。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腳傷這一年多,很少出去玩,連學術研討會都很少去。一直覺得對昊昊與侑侑有點虧欠。眼看同事們常常帶小孩出遊,其實還是會有點羨慕的。


        只是昊昊上幼稚園之後,更加皮了。可愛的時間少,把我氣得想大聲斥責他的機會倒是不少。對於帶他出去玩這件事,除非是科系活動、或是有機會把爺爺奶奶一起拉出門,否則我是敬謝不敏的。原因無他,光是有時出去吃頓晚餐他就不安份了 — 脫鞋子到處跑、或是一直跑去倒開水或飲料喝、甚至一直跑廁所玩耍。總覺得上學不知規矩學到甚麼?


        前些日子麗和昊昊約法三章,只要他能不被同學或老師抱怨,老師便會給他一個讚;累積十個讚就可以去動物園。昊昊聽到這個誘因 顯得非常高興!我夫婦倆原本也樂觀看待這個措施,然而事與願違,他很不容易記得要「收集讚」這件事,以至於目前只有四個讚。


        這一個多月我腿力有明顯的進步,連帶著也想出門透透氣了。假日老是悶在家,不出去拍照也過意不去。上網找了些鄰近的親子餐廳或觀光工廠,但每回思索後老覺得不合適而作罷。最後夫婦倆打定主意,就提前帶他去動物園吧!這周3月20日正好是他滿四足歲生日(虛歲五歲),就算是慶祝吧。


        我以前去木柵都是搭捷運去的,大眾運輸真是方便,從沒想過自己開車去,因為台北市的交通實在讓我不敢領教;姑且不論橫衝直撞的車輛,光一堆快速道路或上上下下的交流道,就時時讓我擔心走錯路。但還是硬著頭皮上路了。靠著手機GPS (車上的壞了)居然還是讓我找到目的地了。


        運氣不錯,我抵達的方向正好是捷運木柵站的機房附近,停車場例假日有開放,省了找車位時間。帶著昊昊與明甫走到動物園門口,人潮不少,我想最主要是天氣好的關係。今天氣象預報近三十度!我還穿一件毛上衣;相對於有些遊客都穿短袖來,我讓老婆笑了好久。


        昊昊對於門口售票口擺的一個蛋糕造型就很感興趣,要我幫他照相。我只好一直遊說他說「裡面還有更好玩的。」其實她認識的動物應該不多,但出門前我問過他想看甚麼?他說長頸鹿、大象和斑馬線(應該是指斑馬、、、搞不清楚)。他在幼稚園是讀無尾熊班,但對上述動物似乎比無尾熊更感興趣,也許是班上有教吧?


圖:動物園門口的造型
                Fuji X-M1+ 16-50mm

動物園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這趟決定到東北之前,我詢問過領隊,有哪些地方路線比較坎坷,需要耗力去爬?因為還是擔心屆時如果腿力惡化而無法成行。不過另一處想去的雲南中甸地勢也是稍高,而我更想拍紅葉些。最後領隊回覆我,只有虎山長城後段,以及五乙女山城較難爬;其他都還好。所以最後我還是選擇東北,當作是我徹查病因前的最後一段旅程。


一步跨


        『一步跨』位於遼寧的丹東市,虎山長城腳下,鑽過城門幾十公尺就可以到達。這裡是中國與北韓(在那裏要叫『朝鮮』才不會翻臉)水路最近的地方,隔著鴨綠江的支流,肉眼目測或許只有十公尺左右間隔。聽說在秋冬雨少之際,因為水位乾枯,兩岸的距離更近。


        中國這邊還有小片農田種著青菜玉米,但對面則是圍著鐵絲網,看過去禿禿的,只有鐵網附近有些雜草。同樣是共產國家,兩國的農作貧富程度卻有明顯差異。不過領隊提醒我們,雖然距離近,旅客或當地人卻不要企圖游泳跨過對岸;因為在看不見的地方隱藏著北韓的士兵,隨時可能危及人身安全。


圖:團員們在虎山景區大門口合影
               Fuji X-M1+ 16-50mm

虎山長城入口  

   圖:從中國看北韓

鴨綠江  

, ,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和弟弟自從大學之後,見面的機會就不多。在他到台南工作後更是少有機會連絡。我成家後,如果有連續假日就會盡可能回北斗,一年大約也有四五次吧!但忙碌的弟弟就不行了。獨身的他連過年都常常無法每年回來,反倒是父母找機會去台南看他,幫忙打掃;至於我兄弟倆聯繫的機會就更少了。雖然把他的手機號碼設為熱線(互打免費),但常常一年撥不到五次。可能是各忙各的,不曉得該說啥吧。


        昊昊和侑侑與他上一次見面,應該是前年九月我們全家去台南參訪他的住所了。那趟去了安平古堡,吃了周氏蝦捲。侑侑當時才剛開始想爬樓梯呢!至於我在林口的家,他從未造訪過。而明甫出生後,他甚至只看過照片而已。


        這次他要出國,我鼓吹他提早到林口來住一晚,總比半夜搭車北上來得輕鬆。早上我就告訴昊昊說「今天乖乖去上學,爸爸下班後再帶你去接叔叔」;哪知他搞不清狀況,一直哭著「我不要去上學,我要去接叔叔!」騙了許久才到幼稚園去。我想小孩子的邏輯還是不太清楚,很多時候他們不了解你的話意,只想「馬上作」,以後這種事還是不要太早講吧。


        傍晚太太先載昊昊下課再繞道來載我,據她描述,昊昊一直說要「先去載叔叔再來載我」;平常可是會吵著要接我下班的耶!一年半沒見過叔叔了,四歲小孩記憶有這麼深刻嗎?讓我小吃醋了一下。


        我從高鐵站接到弟弟後,先繞去奶媽家。明甫本來已經昏昏欲睡,但奶媽趕緊將他吵起來。七個多月大的明甫正是愛玩的年紀,但不是每個人逗他都會笑。說也奇怪,當我家老弟初次抱著他時,光是正眼相望就逗得他咯咯笑。也許真的是所謂的血緣吧?不需任何言語。


圖:明甫第一次看到叔叔就很開心   手機攝

明甫與叔叔  


        用餐後回到我家,昊昊拿著叔叔送的玩具汽車(保時捷的喔),愛不釋手。本來他床頭已經擺了好幾部汽車,睡前要把這台再帶進去;我告訴他說,要拿兩台汽車出來才能換帶叔叔這台進去。結果昊昊居然分批把所有汽車拿出來客廳收好,才迎接這台新車進去,也讓我嘖嘖稱奇。

, , , , , , , , ,

兼善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